我已授權

註冊

“舌尖”之後, 陳曉卿美食IP大爆發

2018-11-09 07:04:50 第一財經日報  陳漢辭

  [近期熱播的美食紀錄片《風味人間》是陳曉卿團隊離開央視創業後的第一個作品。目前,“風味”品牌除了核心產品《風味人間》外,還有美食清談節目《風味實驗室》。一檔《風味原產地》即將在明年春節播出]

  淩晨六點,加班一夜的《風味人間》總導演陳曉卿回家,換上制片人朱樂賢上班,在五六十個“風味”群裏協調諸多事宜。

  “這已是一種常態。”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陳曉卿與朱樂賢疲憊不已,但在紀錄片領域淫浸20多年的兩人樂在其中。《舌尖上的中國》之後,重新打造一個爆款IP,刺激著這些中年人士的神經:一個沒有流量明星的文化產品,如何讓80後、90後,甚至00後喜愛?

  拂去“舌尖”系列的烙印,離開央視創業的陳曉卿團隊耗時兩年制作的八集美食紀錄片《風味人間》,於10月28日起在騰訊視頻和浙江衛視同步周播。節目從多角度勾勒恢弘的中華美食地圖,並從全球視角觀察舶來食品對中國美食的影響,從中西烹飪對食物的認知、塑造與對比中,折射中國人的個性側面。

  開播兩集“山海之間”、“落地生根”後,節目的豆瓣評分高達9.3,讓主創團隊吃了顆定心丸。朱樂賢告訴第一財經,他們會不斷摸索,總結國際化拍攝經驗。“爭取每年出新的作品,可能與美食節目不同的紀錄片。”

  不靠明星靠故事

  互聯網平臺自制紀錄片如何贏得80後、90後芳心,是陳曉卿團隊首先要研究的。

  “我們也有其他很多東西想拍,像一些國際題材的紀錄片,但紀錄片想要被更多的觀眾認可並接受,美食紀錄片顯然是一條現成的通道。”陳曉卿表示。

  從1999年央視推出的《天天飲食》,到2012年串聯各地美食的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美食類綜藝經久不衰。“舌尖”系列火爆後,各大平臺不斷推出“美食+”綜藝。據藝恩數據統計,2012年各大平臺的美食綜藝不過五檔,到2016年已經超過17檔,增幅高達240%。

  創業後的第一個產品《風味人間》能否復制“舌尖”系列的成功,對陳曉卿團隊至關重要。“(我們)沒有明星加持,更多的是靠講故事吸引觀眾,靠的是對生活細節的真實捕捉和對戲劇性因素的呈現。”朱樂賢舉了一個例子,第一集“山海之間”中讓網友最驚喜的“臺灣小哥哥”捕捉旗魚。

  在臺東,美味的旗魚是冬季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捕捉旗魚用的是流傳百年的古老漁法“鏢槍射魚”。《風味人間》中,“小哥哥”不用現代雷達聲吶或GPS衛星偵測定位,光憑銳利眼力與多年經驗,就能判定風向潮流與漁場。瘦高的他站在窄小的頭架上,僅靠雙腳扣住頂端的腳籠,隨著浪高起伏,手持鏢槍,與短距離遊泳速度最快的旗魚周旋,並選擇最佳時機出鏢。

  一位網友這樣描述觀後感,“看看這驚濤駭浪間,鏢手失手又得手,劇情緊張刺激得不像紀錄片,直到2米長的旗魚被艱難拖到船上,當旗魚藍綠色的背脊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我也跟著長長舒出一口氣。”

  短短幾分鐘的故事,拍攝卻花了好些天。那個冬天,因為黑潮外移200公裏,洄遊到臺東的旗魚特別少,攝制組制定了幾套方案,第一是先在冬天拍白肉旗魚,拍不到就等開春再來拍紅肉旗魚,第三是等夏天拍雨傘旗魚。“三種旗魚種類不同,采用的都是相同的鏢漁法。”“山海之間”導演張平表示。

  真正開拍時,第一天,攝制組在海上漂了一天,也沒有看到旗魚的影子。接下來四天,他們已精疲力竭,決定最後一次出海碰運氣。沒想到,一條旗魚逆浪而上,鏢魚手兩次出手,終於鏢中。“要知道,逆浪魚極其罕見,幾乎一年只有一兩次,所以這條旗魚也是來之不易了。”張平感慨。

  這樣的艱辛拍攝團隊幾乎天天遇到,陳曉卿希望《風味人間》是一個全新的美食探索節目,能夠通過知識分享和體驗分享,讓觀眾體會美食及背後的復雜世界。

  將視聽做到極致

  《中國紀錄片發展研究報告(2018)》顯示,中國紀錄片主要投資者依次是電視臺、民營公司、新媒體機構和國家機構,其中,新媒體增長幅度最快,投資規模較2017年增長了50%。

  央視紀錄片頻道為適應互聯網需求,開通了一個面向網友的短視頻平臺,每天一集,一年360集。但陳曉卿認為,時長並不是決定一部片子成功的前提。“故事的外觀是最重要的,反倒有很多故事以前是以局部或者特寫來構建的,你會發現觀眾很快就疲勞,哪怕是在小屏上。”

  傳播生態的變化使得紀錄片的發展呈現兩極,一是向大屏趨近,向紀錄電影、向影院發展;另一極向移動端、手機端發展。屏幕變大或變小,都對紀錄片的畫質和聲音提出了新的挑戰。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風味人間》中新技術的運用不多,但需要花心思,比如,攝制團隊采用了更先進的拍攝技術“顯微攝影”。

  顯微攝影可以表現運動的影像,持續數小時、數天乃至一周時間,以及拍攝短時間內發生的各種過程。“這種拍攝技術能讓細節更加細膩完整地呈現在觀眾面前,但它失敗率特別高,我們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可能就只完成了一個鏡頭。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顯微攝影’下看到的世界的確非常奇妙。”陳曉卿認為。

  比如,民間習慣吃螃蟹蘸醋汁,在微觀攝影下,這種做法得到了科學的解釋——當酸性物質接近蟹肉時,肉質纖維會瞬間展開。

  “我們試驗了很多小朋友和成年人,看到這裏都要打一個寒戰。這實際上就是在剖開真相,讓你看到最根本的東西是什麽,讓人感同身受。從用戶的角度出發,照顧觀眾的感受,最大程度地展現美食的美學價值和中國人的細膩情感,也是《風味人間》一以貫之的法則。”陳曉卿表示。

  為了在小屏幕上享受視聽體驗,《風味人間》制作更為精細。比如切饅頭片,上面是軟的,下面是焦的,一刀下去那一瞬間的聲音要讓觀眾聽出來。“當下科技可以帶給我們非常多的視聽感受,如果能夠有人喜歡這種感覺,我們就盡可能地把它做到極致。”朱樂賢表示。

  網友“隨手記下春天”認為,《風味人間》中每一種美食都是生命的個體,它們會呼吸、會說話,會在與主人手指和其他事物的溫潤裏享受著物理及化學變化的成長樂趣。

  廣告授權已收回成本

  《風味人間》全程4K拍攝,運用艾美拉攝影機,以空中、水下、紅外、微觀、超微觀等多種拍攝設備。顯微攝影、全景聲等技術的運用,也增加了節目的設備成本。據悉,一套艾美拉基礎套裝2014年的售價就高達25萬元。參照《舌尖1》和《舌尖2》的成本構成,《風味人間》的技術設備投資應在千萬元。

  21個國家和地區的海外拍攝,也使得基礎成本劇增。最終,《風味人間》的總投資看齊一部高成本電影。“主要國外的內容占到三分之一,國外的拍攝周期比較長,再加之我們經驗不足,繞了一些彎路,這也是成本增加的一個原因。”朱樂賢認為。

  不過,《風味人間》首集“山海之間”就獲得4.5萬條彈幕、1.7億次播放量以及豆瓣高分,這些足以支撐一個爆款的基礎,也讓投資方、廣告商、授權方安心。

  作為騰訊視頻投資並深耕的IP,《風味人間》一開始就集結了騰訊平臺的強大班底,意圖打造一個新的IP“風味”品牌。

  目前,“風味”品牌除了核心產品紀錄片《風味人間》外,還有美食清談節目《風味實驗室》,總導演陳曉卿、美食家蔡瀾、主持人白巖松、脫口秀演員李誕等30多位美食愛好者齊聚一堂,暢聊世界各地有趣的飲食文化,講述與美食相關的“冷知識”。明年春節期間,還有一檔《風味原產地》播出。

  與以往紀錄片的版權銷售略有不同,《風味人間》類似於“迪士尼”品牌的授權模式,也就是授權開發層面,主要包括IP的內容授權、產品授權和場景授權三大類型;在品牌營銷層面,以IP價值挖掘為核心,聯動創意內容合作、平臺矩陣曝光、市場宣推三個方面。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目前,單是傳統媒體、海外媒體以及六大廣告商的授權已讓《風味人間》收回成本。

  “每天在五六十個工作群中輾轉,就是多方資源通力合作的一種方式,大家努力的結果就是使《風味人間》成為新的IP。”但陳曉卿與朱樂賢不能停歇,關於“風味”的微信群在增加,《風味人間》授權也在增加,“風味”IP將不斷變現。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