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鬥魚直播APP遭遇下架 IPO之路一波三折

2018-10-12 06:30:48 21世紀經濟報道  陶力 秦元舜

  本報記者 陶力 實 習 生 秦元舜 上海報道

  10月10日晚,2018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小組賽在韓國釜山打響。中國電競戰隊皇族電子競技俱樂部(RNG)首戰旗開得勝。在虎牙直播App上,高達532萬人次在線觀看了這場直播。

  在遊戲和電競領域,直播依然是吸引流量的利器。然而,另一遊戲直播平臺鬥魚直播,正身陷風波中。國慶節期間,鬥魚直播App陸續在安卓系統應用商店、Apple store、三星應用市場、百度手機助手等應用商店下架。安卓系統應用商店上顯示:“鬥魚直播因內部優化調整,停止提供下載服務。”

  截至目前,在安卓市場上僅有鬥魚極速版App可以下載,但它並沒有直播、發布視頻等功能,僅僅能夠觀看視頻。10月11日,鬥魚直播內部人士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證實,該公司APP確實被應用商店下架。“具體原因我們也不清楚,應該很快會恢復上架。”

  值得註意的是,此次下架正值鬥魚衝擊IPO的關鍵時間點。今年3月8日,鬥魚CEO陳少傑宣布,鬥魚完成了新一輪6.3億美元融資,由騰訊獨家完成。在完成5輪融資後,有消息稱,鬥魚計劃今年在香港完成IPO,擬公開募集3億-4億美元。

  其在直播行業的兩大競爭對手虎牙、映客均已登陸資本市場。在群雄逐鹿的直播行業,App的下架,或將使鬥魚直播在上市前的頭部位置受到衝擊。

  監管利劍

  鬥魚的下架其實早有預兆。1月13日,鬥魚在2018年魚樂盛典上提出, 2018年加大投入重金打造“主播星計劃”,對有潛力的主播進行系統職業技能培養和道德教育,給予站內資金傾斜和幫扶。

  隨後的8月,鬥魚直播與知名主流媒體合作策劃“鬥魚主播變形記”直播。主播馮提莫做臨時“交警”,在高溫下和交警一起查酒駕。然而,道德教育的速度,沒有跟上監管的節奏。

  “前兩天,主播‘陳一發兒’被封禁的直播間裏,有很多人依舊贈送火箭等大額禮物、發送祝福彈幕。”長期觀看鬥魚直播的網友小程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認為,鬥魚平臺的監管依舊有不足之處。

  事實上,早在8月初,監管的紅線就已經劃下。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工信部等六大部門聯合下發了《關於加強網絡直播服務管理工作的通知》。按照“通知”要求,各大直播平臺重點需要擁有ICP經營許可證、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件。此通知要求,網絡接入服務提供者、應用商店提供ICP備案手續或者相關業務許可材料的補充相關材料。對無法提供相關材料的,要立即停止服務。

  “虎牙擁有YY平臺治理的經驗與教訓,懂得規避內容上的風險,進行更好的直播管理。在這一點上直播行業的後來者鬥魚,則顯得有些滯後。”艾媒咨詢CEO張毅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直播平臺應該更好的管理自身的內容,並且向遊戲、教育等垂直領域方向發展,比如患者之於醫生,學生之於老師,都有很大的內容付費的市場需求。如果把直播僅僅當成傳媒,無異於畫地為牢。

  直播困境

  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8年3月直播app行業研究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月,直播app整體市場滲透率高達21.4%,用戶規模超過2.2億人,意味著每100個中國移動網民中就有接近22個人是移動直播app的用戶。市場滲透率最高的分別是鬥魚直播、虎牙直播和YY,市場滲透率依次為4.25%、3.61%和3.33%。

  雖然在行業占據頭部位置,但鬥魚面臨的是進入下半場的直播行業。對遊戲的高度依賴,使得它們也面臨業績下降的風險。遊戲工委發布的《2018年1月-6月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數據顯示,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1050億元,同比增長5.2%。端遊收入315.5億元,首次下滑。

  易觀國際的報告則指出,2017年,我國遊戲直播市場的增速持續放緩,市場規模達到58.8億元。易觀預計2020年,遊戲直播市場規模僅達到65億元,增幅停滯。遊戲直播行業天花板逐漸浮現,資本熱情開始減退。

  對於仍然處於燒錢中的直播平臺來說,上市融資是必然的選擇。“虎牙原本是從YY平臺起步,而YY是遊戲相關的媒體,在遊戲領域積累的資源,為虎牙的垂直專業的發展打好了基礎。相比之下,鬥魚的內容更自由,更多時候僅僅將直播作為一種媒介。”艾媒咨詢集團CEO張毅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相比鬥魚,他更看好虎牙專註於遊戲的專業化模式。

  公開數據顯示,虎牙直播2017年營收達20億元,鬥魚公布的2018第二季度財務報告顯示,其2017年營收為10.383億元人民幣。虎牙在用戶滲透率方面不及鬥魚,但是盈利卻更勝一籌。“如果鬥魚IPO失敗,已上市的競爭對手擁有資金優勢。很可能轉手把你收購了,優酷收購土豆網就是一個例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行業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另一方面,鬥魚的內容也多次面臨監管部門的整頓。張毅認為,直播未來的發展一定是作為一種工具,向專業化方向發展。那些單純刺激荷爾蒙的直播內容,不僅不利於盈利,更容易踩上監管的紅線。“鬥魚的下架有可能是短期整改,很可能源於內容產品方面的違規。”

  不過,情況並不容樂觀。對於國內的科技公司來說,一級市場融資困難,二級市場也面臨著股價下跌估值折損的巨大風險。今年8月,虎牙發布第二季度財報,財報顯示,歸屬虎牙的凈虧損為21.25億元,上年同期的凈虧損為1500萬元。財報發布後,虎牙盤後股價大跌16%,目前市值已跌至42.45億美元,距離6月份百億市值大打折扣。對標虎牙的鬥魚,IPO之路已註定不會平坦。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