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ofo“賣身”羅生門背後:共享單車價值待重估

2018-10-11 06:17:04 21世紀經濟報道  陶力

  本報記者 陶力 上海報道

  天氣漸涼,共享單車行業面臨揮之不去的寒意。

  上海街頭,已經很難找到正常可用的ofo小黃車。10月9日,業界爆出滴滴出行將收購ofo小黃車的消息。持續半年多的ofo去向之謎,似乎終將有了答案。結果,當日晚間,滴滴官方便發出了措辭堅決的否認說明,“滴滴從未有過收購ofo的意向,也承諾未來將繼續支持其獨立發展。2016年對ofo的C輪至E輪融資中,滴滴每輪均有參與,累計共投資3.5億美元。但作為投資人,滴滴從未、並承諾未來也不會行使一票否決權。”

  這一態度可謂十分明確。在摩拜被美團收購以後,共享單車行業的泡沫被刺破。拖欠供應商款項、融資困難、估值下降、收購意見無法統一等,ofo面臨著一道又一道的坎。ofo公司相關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對於上述問題三緘其口,並沒有透露更多信息。

  在結束了芝麻信用免押金的合作後,騎ofo小黃車獲得螞蟻森林能量的合作也終止。接近螞蟻金服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是ofo方面主動中斷合作,可能是為了減少支出。“畢竟螞蟻森林是一個大IP,無論是對於提升用戶黏度,還是提高品牌影響力都是正向作用。”

  但是,在加大商業化變現的路上,ofo的收益還遠不能填補成本支出。一名不願具名的投資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燒錢做大規模後被收購,是過去共享單車的套路。雖然ofo過去有規模優勢,但是資產太重,在盤活資源、創造額外收益、帶動服務轉型上,商業價值還沒有得到驗證,也是整個共享單車行業難以突破的困局。

  對於ofo的出路,融資後再尋求被收購,或許是最好的結局。只是作為背後兩家最重要的股東,阿裏巴巴和滴滴似乎都表現出了理性的決策。

  阿裏和滴滴的盤算

  從被曝光的投資意向書來看,滴滴在8月份曾提出以20億美元的估值收購ofo,新董事會將由5名成員組成,其中2名成員由滴滴任命,1名成員由所有創始人共同任命,2名成員由滴滴以外的其他投資者任命。包括CEO等在內的所有關鍵崗位必須由滴滴提名、任命、替換或解雇。這意味著,滴滴要求對收購後的ofo擁有絕對控制權。

  與之前對待類似傳聞的態度不一樣的是,滴滴方面立刻進行了否認。對此,一名接近滴滴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總的來說共享單車已經不是資本關註的熱點。無論是滴滴還是美團、阿裏,對共享單車的需求都是作為流量的入口和交易場景,很難作為單獨的模式存活。

  此外,對於行業後來者說,小藍、ofo們的存在價值就是一線城市的運營許可和資質。不過,這也面臨著政策風險。上海市交通委數據顯示,現階段,上海日常活躍單車為65萬輛,但各企業接入平臺的單車數量超過百萬,總體仍處於飽和狀態。因此,短期內絕不可能給任何一家企業開口子新增投放。

  前述投資人認為,盡管滴滴的表態很堅決,也有可能只是一種姿態。“ofo背後的投資人從去年年底就一直在推動新的融資,他們也需要退出。此前流傳出的各種版本,只是各方沒有達成統一的方案而已。不管怎麽說,戴威作為90後,創業到今天很不容易,選好了賽道,但是沒有做好。”

  或許,只是並購方案沒有達到滴滴想要的條件。而阿裏巴巴的態度,則更加曖昧,無論是在投資還是合作上,都更加傾向於阿裏系創業的哈啰出行。目前,哈啰出行與首汽約車、嘀嗒出行、高德地圖、餓了麽都已經展開了合作。

  “只要能對用戶帶來價值,對用戶體驗帶來改善,我們願意和更多合作方在業務上深度結合,比如開放數據、產品的打通。”哈啰出行CEO楊磊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坦言,阿裏生態裏面的企業,談起來相對更容易一些,所以先從這些合作夥伴著手。

  在ofo和哈啰之間,阿裏是否只需要一個?這一問題的答案,或許只能交給時間。阿裏巴巴內部的態度也不明確。今年3月,ofo宣布完成8.66億美元E2-1輪融資,阿裏領投,螞蟻金服等機構跟投。ofo這輪融資采用了股權加債權的方式;此前的2月份,ofo先後兩次將其共享單車作為抵押物,向阿裏借款17.66億元。據《中國企業家》報道,2017年金沙江創投總經理朱嘯虎清空ofo股份時,阿裏接盤了大部分額度,在ofo的持股比例達10%左右,並獲得一個董事會席位,擁有一票否決權。

  在完成E2-1輪融資後,阿裏巴巴對ofo的話語權進一步提高。一名接近阿裏巴巴的投資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阿裏巴巴的整體態度與兩年前相比,已經發生了變化,畢竟市場也在變。“它之所以扶持哈啰出行,還是由公司整體實力決定的,畢竟前者現在運營正常,基本能依靠自己輸血。ofo前期巨量的虧損,這個大洞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填補的,要做到盈利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另外,哈啰在二三線城市的布局,比ofo要深,這與螞蟻金服的方向也一致。”

  上述投資人認為,無論是阿裏巴巴還是滴滴,都只是在等待一個足夠對自己有利的方案。

  ofo如何過冬

  進入深秋,共享單車的淡季很快就要來臨。這可能是ofo最艱難的一個冬天。

  除了在App內加大廣告投放,以獲得商業變現外,眾多供應商及合作夥伴已經因其拖欠貨款,向法院提起訴訟。

  今年8月,上海鳳凰向北京市法院提起訴訟,稱ofo方面仍拖欠其貨款6815.11萬元,要求後者償還共計約7000萬元的貨款及違約金。9月,快遞公司百世物流因為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同樣向法院提起訴訟。同時,ofo還拖欠了雲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數億元欠款。

  上海鳳凰相關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訴訟一事由上市公司統一對外,請關註股份公司公告,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楊磊則直言自己對於同行融資20億美元後,仍然處於虧損表示驚訝。“騎行本身就是一種商業化,你騎行就得付錢,還是要盡全力做到主營業務能轉起來。不能說主營業務沒有做好,就天天想著賣廣告。一年虧幾十億,靠廣告哪裏賣得出來?”

  據他透露,哈羅單車在大部分城市已經實現盈利。事實上,對於創業者來說,自身輸血能活下去至關重要。

  記者在微博等社區上看到,ofo團隊因為租約到期,已在9月份搬離出原辦公場所,節流或許是眼下唯一的選擇。無論外界流言如何演繹,ofo高層以及相關人士均未直面回應。外界的不解在於,此時不賣還待何時?去年12月,戴威在一個公開活動上演講稱,“非常感謝資本,但資本也要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創業者應該與投資人良性互動”。

  直到今年5月,他還堅稱ofo正處於“至暗時刻”。“如果不願意戰鬥到最後,現在就可以退出。”他還強調,公司未來將保持獨立發展。但是,現實可能並不願意為戴威的夢想妥協。美團點評公布的2018年中期財報顯示,2018年4月至6月底,摩拜單車整體營收4.7億元,虧損15.1億元。2018年上半年,摩拜營收26.6億元,虧損30.6億元。

  更為糟糕的是,共享單車還面臨損耗問題,對於用戶而言,如今要在街頭找到一輛能正常騎行的車輛很不容易。而想要提升用戶體驗,勢必要加大新車投入或者加大運維力度。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企查查平臺查詢發現,ofo小黃車涉及的法律訴訟中,有數可查的金額累計超過1.04億元,除了貨款、物流運輸費、租賃費用之外,甚至還包括合作夥伴的宣傳費用。如何擺脫財務危機,戴威仍在尋找答案。

  今年上半年以來,20億美元、15億美元、14億美元、10美元……隔三差五便會冒出“ofo被收購”的新聞,除了辟謠之外,ofo再無其他的動作。這其中,也不排除投資各方通過制造輿論效應,試探對方的底線或變相施壓,以達到自己的目的。記者聯系了多名ofo投資人,均未有所回應。

  前述投資人士分析,ofo的合理估值應該在10-15億美元之間。但是,如果持續僵持下去,ofo的收購價格還會繼續降低。“這對於戴威並不利,它不像其他的互聯網標的,只有線上運營部分,大不了靠裁員也能支撐下去。共享單車的成本大頭在線下的自行車投放,還有運維人員的成本。這個模式太重了。”

  寒冬將至,利益交織的各方還沒有達成一致。去年年底,朱嘯虎在退出後,曾說過“燒錢起來的都是偽需求,以後不會再投這樣的項目”。這句金句幾乎推翻了自己過去所投的明星案例。不得不承認的是,投資人都是離場之後才會說真話。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