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學霸1對1”關門停業 在線教育滿場仍是“冰與火”

2018-10-11 00:04:40 每日經濟新聞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張韻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陳俊傑

  10月9日,在線教育機構“學霸1對1”被曝陷入財務危機。而在10月8日,公司所處大樓物業已在其門口張貼公告,“因經營不善,即日起已停止經營活動。”

  9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探訪“學霸1對1”辦公地點,現場員工表示,目前公司創始人手機已停機,員工正陸續辦理離職手續。此外,人事部門已同員工向上海市閘北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提請仲裁,並對拖欠的工資進行核算。

  

  辦公室人去樓空“學霸1對1”辦公室位於上海市靜安區市北高新(600604,股吧)技術服務園區18棟7層。10月9日下午5點,物業工作人員正式清離了還在辦公區核算拖欠工資數額的員工,隨後關閉大門。

  “物業服務只截至9日,公司還拖欠部分物業費和管理費。”“學霸1對1”員工告訴記者。

  物業工作人員在交談中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10月8日,“學霸1對1”租賃的電腦、耳機、攝像等設備供應商到過現場,前臺接待人員將租賃合同和人員信息都做了記錄,因此物業沒有幹涉。但是10月9日新來的供應商發現自己出租的設備不見後,出現了爭搶設備的情況。

  幾乎與記者同時抵達現場的某電腦租賃單位工作人員,在欲搬離殘留設備被攔下後表示:“200臺電腦都被其他人搬走了,暫時是看不見了,總計價值大概四五十萬元。”

  記者到達公司辦公所在地時,還遇上大批從勞動仲裁院返回的員工,當時人事部門負責人正在召集大家按要求計算自己的薪資和績效並依次審核。

  “我6月中旬入職,合同說好8月10日會發7月份的工資,卻以各種理由延期,最終7月份的工資是發下來了,但我覺得苗頭不對就在8月離職,到現在我8月的課時費還沒有拿到。”“學霸1對1”原學科老師小林告訴記者。

  “對於老師來說,課時費是大頭,一些工資高的老師底薪與課時費可以達到2:8。”陳靜負責十幾個學生的在線1對1英語督導工作,她說:“到10月份還在職的老師,是在沒有拿到8月份工資的情況下9月還上了一整個月。”

  當被問到是否提前知曉公司出現困局時,原市場部員工陸成表示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麽公司發不出工資,之前發薪延期時部門內只是在分析是不是出問題了,但不知道會出現這樣嚴重的情況。

  據悉,“學霸1對1”隸屬的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10月9日,令人唏噓的是,“學霸1對1”停止營業之日,恰逢叉子公司成立3周年之際。

  

  員工正在申請勞動仲裁“10月3日,公司開會通知說不行了的前兩個小時,我還在給學生上課。”鄒老師表示。大多數老師入職僅兩個月,來自於暑假期間的集中招聘。

  記者在一疊放置於辦公桌上的招聘啟事上看到,教務助理、學科老師、招聘專員、管理培訓生的任職要求只需要大專及以上學歷,課程顧問和班主任沒有學歷要求。有員工向記者表示,班主任實際上隸屬於銷售部門管轄。

  據了解,目前在10月8日辦理離職的員工尚未拿到8月、9月及10月中5天的工資,部分老師領取過8月份的底薪。按少數老師與市場部基層員工的表述,大約每人損失1.5萬元~3萬元。

  陸成表示,目前公司員工正走仲裁途徑維權,如果公司不執行,會向法院提起訴訟。

  “我社保斷交兩個月,孩子讀書都成問題。”一位在上海已經工作七八年的職工表示,對非本地人的影響更大,明年孩子可能不能在上海讀書要回老家。

  剛從南通來上海打拼的王璐,來到“學霸1對1”當英語老師,她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就遇到這種事,因為發不出工資,國慶時候只好偷偷把兒時的一筆保險金取出來用。”

  針對家長對師資的質疑,王璐表示,全職老師的資格證都是齊全的,自己就是已經工作了幾年的培訓機構老師,“忙的時候一天工作14個小時。”因此,兼職老師多是因為暑期排課太滿才聘請在校大學生。據粗略估計,原在職員工和兼職老師約有1000人。

  創始人一場不準失敗的戰役

  時間回到3年前,記者翻閱“學霸1對1”創始人曲斐煊的個人微博時發現,在創業期間她時時告訴自己要堅持、不忘初心,常熬夜加班、多地出差。她曾寫道:“一場只準成功不準失敗的戰役,因為肩負了太多人的無條件信任。”曲斐煊的微博已於2017年的7月8日停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嘗試以各種方式與曲斐煊取得聯絡,但她似乎切斷了一切與外界的聯系。

  公開資料顯示,“學霸1對1”的前身名叫“學霸來了”。2015年夏天,曲斐煊獲得來自上海雋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雋泰投資)的啟動資金,10月,“學霸來了”正式成立。2017年4月,“學霸來了”更名為“學霸1對1”專註推行1對1在線教育。2017年7月18日,其獲得由深圳國金縱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國金投資)提供的A輪融資。

  第三方數據平臺“啟信寶”顯示,截至目前,曲斐煊個人持有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57.4%的股權,是該機構的實際控制人,雋泰投資、深圳國金投資分別占比6.88%和19.94%,截至目前註冊資本變更為123.43萬元。

  10月10日,記者試圖聯系天使輪及A輪的兩方投資人,但截至發稿,曾向“學霸1對1”屢次伸出援手的雋泰投資吳群輝未做回復,深圳國金投資工作人員表示公司不願意接受采訪。

  不過,記者註意到,吳群輝9月時將“學霸1對1”的案例帶到了雋泰學院的講臺上。創始人曲斐煊在吳群輝眼裏有一股執著勁兒:“學霸來了”在開始的6個月裏就花光了種子輪投資的幾十萬元,當她為後續的資金發愁時,吳群輝幫助引入了一位投資人,但是一年後這筆資金又花光了,隨著地推的效果初步顯現又加入了一位投資人,“目前"學霸1對1"的單月收入達到了1000萬元”。

  記者對收入的數據進行了求證,陸成表示,7月與8月公司的營收達到了1600萬元左右。因此員工們實在不明白,為什麽已有成績的公司會突然間出現資金問題,事實怎樣,恐怕只有曲斐煊知道。

  

  在線教育賽道上的“冰與火”

  事實上,“學霸1對1”的境況只是在線教育行業現狀的一個縮影。

  一方面表現為融資上市全面開花。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在線教育融資數量已完成了182起,披露的融資總額達152.73億元。今年以來,在線少兒英語品牌VIPKID、海風教育、作業幫都宣布完成新一輪融資。此外,新東方在線、滬江教育前後腳計劃赴港上市。在線教育行業資本熱潮湧動。

  另一方面是獲客成本急劇增高帶來持續虧損。“燒錢”是在線教育行業的普遍特征,這從“學霸1對1”的融資歷程裏不難看出。而據已披露的在線教育企業財報數據,滬江教育、尚德機構、51talk等多數在線教育企業仍處在虧損階段。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共享經濟助理分析師陳禮騰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線教育機構在經營過程中存在的問題主要有教學效果認定難、獲客門檻高、推廣費用高、回報周期長、線上線下競爭激烈等。

  隨著熱潮退去,資本將會從那些盈利能力弱的企業中退出,重新調整和布局。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的研究顯示,目前在線教育產業可分類為OCWC、C2C、O2O、B2C和工具類五大商業模式。而在K12在線1對1賽道中,企業健康發展的關鍵在於提升服務門檻,而非業務擴張。

  陳禮騰評價稱,線上教育的靈活性使學習者更加自由,但也正因為如此使得在線教育缺乏有效的監督。教育的目的不僅僅是知識的傳授,更重要的是教育學生如何做人。

  “教育是非常註重效果和用戶體驗的行業。”陳禮騰進一步表示,教學註重因材施教,服務強調個性化、高效。除了系統化、流程化教育服務體系,更多的需求是偏向個性化。這是線上線下都存在的一個問題。

  (文中涉及“學霸1對1”員工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