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騰訊音樂盈利背後:社交娛樂貢獻七成,付費音樂仍低迷

2018-10-10 10:53:41 藍鯨TMT網 
藍鯨TMT記者 陳蓉
藍鯨TMT記者 陳蓉

  10月2日,騰訊音樂集團(下稱“騰訊音樂”)在美國遞交招股書,股票代碼TME,並將於10月18日正式上市,外界估計騰訊音樂估值達到300億美元左右。此次公開招股書中暫時只披露10億美元的留位費(placeholder),最高融資金額尚未披露。

  根據招股書顯示,截止2018年第二季度,騰訊音樂旗下四大應用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和全民K歌合計月活已達8億左右,用戶平均使用時長為70分鐘。

  在營收方面,騰訊音樂2018年上半年營收為86.19億人民幣,而2017年同期為44.85億人民幣,同比增長92%。2018年上半年調整後利潤為21.12億人民幣,而2017年上半年調整後利潤為7.3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88.5%。

  在線上音樂平臺普遍虧損的背景下,騰訊音樂大幅盈利的成績十分搶眼。但與外界想象不同,作為起家業務,在線音樂並未成為其主要現金流,包括虛擬禮物和增值會員的社交娛樂業務,占到騰訊音樂收入的七成以上,隨之而來的用戶黏性低、直播業務監管風險也隨之顯現。

  音樂付費低迷,收入多元化解局

  Spotify作為流媒體音樂巨頭,常被用來和國內在線音樂平臺對標。但Spotify主要依靠用戶付費訂閱和廣告收入,而即將上市的騰訊音樂則表現出區別。

  根據招股書顯示,騰訊音樂主要的兩大營收來自在線音樂和社交娛樂,前者主要包括付費訂閱和銷售數字音樂,而後者則包括在“全民K歌”在內的在線K歌,酷狗、酷我兩大音樂App的音樂直播中購買虛擬禮物和高級會員資格。

  截止2018年6月30日,騰訊在線音樂月活躍用戶(MAU)達到6.44億,但付費訂閱用戶僅為2330萬,同比2017年的1660萬僅為28%,環比增長4.4%;該季度付費訂閱率僅為3.6%。

  而根據Spotify此前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Spotify截至第二季度末的月活躍用戶(MAU)數量為1.80億人,同比增長30%;高級付費用戶數量為8300萬人,同比增長40%,環比增長7%。

  與之形成對照的是,騰訊音樂的社交娛樂板塊發展盈利迅猛,其用戶群從2017年第二季度的約710萬增長到2018年同期的950萬,2018年第二季度的支付率為4.2%,略高於在線音樂的付費水平。

  雖然兩項業務用戶的付費率並沒有太高差別,但從MAU、付費用戶增長趨勢,ARPU (付費用戶平均貢獻收入 )等分類指標中,可以看出兩者的巨大差距。
可以看到,從2016年第三季度至2018年年中,在線音樂每月ARPU貢獻水平始終維持在8.6~9.5元的低位水平,而社交娛樂服務ARPU則維持在74.5~111.8元之間,遠遠高於在線音樂貢獻,其中在線K歌略低於音樂直播。

  可以看到,從2016年第三季度至2018年年中,在線音樂每月ARPU貢獻水平始終維持在8.6~9.5元的低位水平,而社交娛樂服務ARPU則維持在74.5~111.8元之間,遠遠高於在線音樂貢獻,其中在線K歌略低於音樂直播。
從招股書中可以看出,如果在2016年年底雙方還平分秋色,但在2017年開始,社交娛樂服務營收開始呈現壓倒性優勢,到該年年底,該項營收對總收入貢獻占比達到了71.3%,而在2018年上半年,社交娛樂收入對總營收貢獻占到了70.4%,其絕對數字也從31.21億人民幣翻番,高達60.33億人民幣。

  從招股書中可以看出,如果在2016年年底雙方還平分秋色,但在2017年開始,社交娛樂服務營收開始呈現壓倒性優勢,到該年年底,該項營收對總收入貢獻占比達到了71.3%,而在2018年上半年,社交娛樂收入對總營收貢獻占到了70.4%,其絕對數字也從31.21億人民幣翻番,高達60.33億人民幣。

  騰訊音樂在招股書中也坦承,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是,與較發達的市場相比,中國用戶的音樂支付意願相對較低,用戶消費習慣仍待培養。

  根據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7年用戶使用在線音樂的時間為53.8分鐘,和其他諸如視頻、遊戲等在線娛樂形式花費的時間一致,但收入上,在線音樂付費用戶ARPU僅為人民幣110元,大大低於在線視頻的182元和網絡遊戲的926元;另一方面2017年在線音樂服務的人均支出( per capita spending) 為人民幣2.9元,相對於視頻14.8元、遊戲164.9元和34元的電影而言相對較低。

  另一方面,和在線音樂服務相比,用戶通常每月僅為訂閱包支付一次,而社交娛樂讓用戶有更多交互機會、更多的付費消費場景允許用戶無限制地支付。

  顯然,騰訊音樂對於在線K歌、音樂直播等社交娛樂業務依賴程度不低,而直播業務帶來的用戶對平臺黏性低、KOL流失和監管風險也隨之增加。

  培育自有版權、互娛版圖仍需擴張

  騰訊早在2003年便成立了QQ音樂布局音樂產業,2016年7月,透過一系列交易,騰訊成為CMC(中國音樂集團)的控股股東,持有約61.6%的股權,2016年12月,CMC更名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本次上市後,騰訊繼續為騰訊音樂控股股東,持股占比58.1%,

  騰訊作為社交帝國,憑借其構建起的龐大社交和娛樂版圖,音樂板塊在自家生態圈內得到良好發展,與其協同效應明顯。例如,騰訊QQ用戶可以無縫訪問QQ音樂,而擁有10億月活的微信也也嵌入全民K歌,與騰訊視頻進行音樂節目合作等等。

  與此前在線視頻平臺面臨的內容采購困境類似,諸如Spotify、騰訊音樂等在線音樂平臺作為產業鏈下遊需要花費大量成本購置版權,東方證券針對Spotify的研報指出,在目前的音樂產業鏈中,唱片公司仍處核心地位,市場集中度高、議價能力強,流媒體音樂平臺采購的內容成本並不具備規模效應。

  根據招股書顯示,目前騰訊音樂國內外版權合作方超200家,包括索尼音樂娛樂公司、環球音樂集團、華納音樂集團全球三大唱片公司,還包括英皇娛樂集團、中國唱片集團公司等,曲庫規模已經超2000萬首。與這些音樂版權方簽署的主分銷和許可協議通常從一年到三年不等。

  而在今年年初,國家版權局要求對網絡音樂作品應全面授權、避免獨家授權,騰訊音樂曾先後和阿裏音樂、網易雲音樂達成版權互授,高價獲取的版權帶來的競爭優勢亦同時稀釋。

  在激烈的版權爭奪市場中,流媒體音樂平臺需要花極大成本維護與唱片公司的版權合作。

  2018年10月1日,也即提交上市申請前一天,騰訊音樂和華納音樂集團附屬公司WMG China LLC及索尼音樂娛樂訂立股份認購協議,騰訊音樂向兩家公司發行共計68,131,015股,現金代價約2億美元,有意見認為,通過股權綁定和鎖定期限制,騰訊音樂和這兩家公司的版權合作有一定保障,但唱片公司在公司上市後,出售股票進行套現是大概率事件。

  東方證券在針對Spotify的研報中指出,在線音樂平臺若想改變這一被動局面,拓展海外付費和向產業鏈上遊延伸,培育獨立音樂人,降低版權成本,並通過承擔版權維護和確認職能,形成新的收入來源,強化產業鏈地位。

  2017年7月,騰訊音樂宣布全面升級對原創音樂的扶持,並在今年參與投資了原創網綜《創造101》《明日之子》第二季,但此項布局對收入貢獻影響還未能充分體現。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