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賈躍亭的新計劃:仲裁兩周定生死 已經接洽新投資

2018-10-10 09:30:25 騰訊財經 

  劃重點:

  2018年7月某日,恒大提出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三方協議),並同意在原合約約定日期之前,進一步向FF提供資金保障,提前支付剩余12億美元中的5億。Smart King對恒大提起系緊急濟助申請和緊急仲裁程序,緊急仲裁程序平均用時14天。一位接近FF的人士則對騰訊《棱鏡》表示,不管仲裁結果如何,FF似乎都有辦法繼續融資。不過,一旦賈躍亭在香港敗訴,FF若想繼續股權融資,必須得到恒大同意。

  作者|王丹薇 張慶寧

  2018年8月1日是恒大向FF(Faraday Future,下稱“FF”)提前支付5億美元融資款的最後截止日,這是它們在補充修訂協議中的約定內容。

  恒大以FF未達到合約條件為由拒絕付款。10月3日,FF創始人賈躍亭則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利,以Smart King的名義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逐出Smart King的大股東恒大。

  至此,這場貌合神離的造車聯姻宣布破裂。

  騰訊《棱鏡》獲悉,Smart King此次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起的是緊急濟助申請和緊急仲裁程序,平均用時14天即給出裁決。裁決經法院許可,可按執行法院判決的方式強制執行。

  這是一場賈躍亭的賭局——贏了得償所願,一旦輸掉仲裁,FF大概率面臨全面清盤的風險。

  8月1日前後發生了什麽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時穎有限公司與以賈躍亭為代表的FF原股東以合資模式在香港設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時穎擬出資20億美元獲取合資公司45%股權,FF原股東以FF擁有的技術資產及業務入股,獲取合資公司33%股權,剩余22%股權將作為股權激勵預留給公司員工。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稱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100%股份,承繼了時穎在Smart King中的所有權利。

  2018年5月底前,恒大已經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付的8億美元,剩余12億美元依照最早的投資協議將在2019年支付6億、2020年支付6億。

  2018年7月某日,恒大提出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三方協議),並同意在原合約約定日期之前,進一步向FF提供資金保障,提前支付剩余12億美元中的5億。

  恒大提前付款的條件包括FF同意讓渡部分權利,比如FF中國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交由恒大派人擔任等,“補充修改協議屬於簽字即生效的條款類型,FF已經全部同意並且簽字。恒大在表示FF未達到要求同時,卻沒有給出進一步的修改意見,反而試圖獲得對FF中國和FF所有IP的控制權及所有權。”一位接近FF的人士對騰訊《棱鏡》透露。

  這份補充修改協議的付款截止日期是2018年8月1日。由於仲裁期間的保密協定,恒大和FF官方均未對騰訊《棱鏡》透露協議具體內容。

  此前的7月24日,恒大將FF旗下的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更名成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廣東)有限公司,對外宣稱實施FF雙總部制度,FF中國由恒大運營,FF美國仍歸賈躍亭。

  8月1日付款截止日過後,騰訊科技報道表示,恒大進一步要求將FF位於北京和上海的研發團隊收入囊中,“賈躍亭對此極其失望。”一位FF員工則對騰訊《棱鏡》說,之前許家印到洛杉磯考察時,對FF員工表示不會插手業務,只提供資金,讓大家不要為錢發愁,“當時聽得大家很振奮,如今這樣很多員工大為吃驚。”

  時間又過去兩個多月,恒大依舊沒有付款。10月3日,Smart King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Smart King融資的同意權,並且要求解除包括投資協議在內的所有協議,剝奪恒大在相關協議下的全部權利。

  恒大健康對此回應,FF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利操控Smart King,在沒達到合約付款的條件下,要求其提前支付融資款。但FF未達成哪些條件,該公告並未透露。

  仲裁最快14天見勝負

  賈躍亭訴請恒大出局會否得到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支持?

  “補充修改協議顯然是附條件的,在提前付款相關的條件未得到滿足的條件下,補充協議沒有生效。FF與恒大還有一份此前簽署的投資協議,尚在正常履行。在補充修改協議未能生效的情況下,雙方的合作可以回到這一框架當中。”一位不願具名的跨境仲裁專家對騰訊《棱鏡》表示,“這意味著,恒大並未根本性違約,賈躍亭要求’解除所有協議、剝奪恒大全部權利’的仲裁請求有一些勉強,不一定得到仲裁機關支持。”

  FF的命運,不僅要看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仲裁決定,更在於未來的融資可能性。

  一位接近FF的人士則對騰訊《棱鏡》表示,不管仲裁結果如何,FF似乎都有辦法繼續融資。

  “可能性有很多,比如說,如果仲裁結果認定原來的投資協議無效,那麽FF可以保留恒大8億美元應占股比18%,並將恒大剩余的27%股份拿去融資。就像2017年底雙方協商的那樣,恒大僅作為財務投資人;如果仲裁結果認定投資協議有效,那麽FF可以用同樣的價錢增發新股融資。”這位接近FF人士分析。

  不過,一旦賈躍亭在香港敗訴,FF若想繼續股權融資,必須得到恒大同意。

  FF與恒大在投資協議中存在關於再融資的約定。恒大為避免自身在SmartKing中的股份被稀釋,有權利同意或否決FF尋求恒大之外的其他融資。

  “融資同意權寫入投資協議是雙方協商同意的條款。換言之,這是恒大在吸取融創投資樂視的教訓後,給自己爭取到的權利。”接近糾紛的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FF指控“恒大阻止FF接受任何來自其他來源的直接融資”的說法很難成立。

  恒大表示,已經聘請國際律師團隊,將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動,捍衛自己在相關協議下持續享有的權利,以保障本公司及其股東的利益。

  一位傳統汽車行業高管對騰訊《棱鏡》表示,許家印絕不滿足僅做FF的財務投資人,“包括對FF和新疆廣匯的兩筆投資,恒大在新能源汽車轉型上已經花費超過200億元,他怎麽可能善罷甘休呢?”

  騰訊《棱鏡》獲悉,Smart King對恒大提起系緊急濟助申請和緊急仲裁程序。

  緊急濟助類似於法院的訴前保全令,該申請在獲得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緊急仲裁員批準之後,可得Smart King在爭議得到裁定前維持現狀,且可采取相應措施“防止目前或即將對仲裁程序造成的危害或損害”等。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官網顯示,緊急仲裁程序平均用時14天。根據香港法例第609章《仲裁條例》中的規定,除特定情形之外,仲裁裁決通常是終局的,經法院許可,可按執行法院判決的方式強制執行。

  “賈躍亭采取簡易仲裁程序的話,需要8個月左右時間,還能給自己爭取一些迂回空間。看起來,他希望通過緊急仲裁速戰速決。假如他輸掉仲裁,恒大又不放開融資同意權,FF的資金現狀又無法堅持到2019年的話,FF將面臨全面清盤的風險。”前述不願具名的跨境仲裁專家猜測,或者是FF的律師篤定能贏,或者是賈躍亭賭性太強,“或者他們還有不為人知的後手”。

  截止2018年7月,FF基本用完恒大第一筆8億美元的投資。FF洛杉磯總部目前有員工約1400人,近FF人士對騰訊《棱鏡》稱,FF美國一個月工資成本就高達800萬美元。另據加州某電動車企業高管對騰訊《棱鏡》表示,相似規模的電動車企業一個月的工資成本至少1500萬美元。

  騰訊《棱鏡》自接近FF人士處獲悉,若賈躍亭等人無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兌現首批電動車量產交付之承諾,即視為對恒大這位大股東的違約情形,將失去對Smart King等的實際控制。

  “再也不想和地產商合作了”

  騰訊《棱鏡》獲悉,FF內部對仲裁結果頗為自信,也已經開始和新投資人接洽。

  接近糾紛的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稱,恒大對FF非常不滿,“賈躍亭拿著恒大的投資,操縱Smart King董事會,反過來要趕走恒大。

  反對聲音卻稱,“恒大的投資進入Smart King之後,即屬於公司資產,賈躍亭有權在公司利益受損時,驅逐恒大這一‘危害’公司的股東。”

  下定決心與恒大分道揚鑣的FF,其眼下的境況和一年前大有不同。

  一位熟悉FF財務人士對騰訊《棱鏡》稱,一年前,FF賬面有1.5億美元的運營債務,以及5千萬美元的財務債務,“該公司在洛杉磯地區因辦公需求的地產相關貸款超過千萬美元,賈躍亭個人也背負數億美元的可轉債。”

  隨著恒大投資到賬,FF首先需要償還這些債務,而為了和供應商恢復聯系,大概率還需提前支付部分貨款,8億美元在短短 11個月時間消耗殆盡。

  而今,FF官方宣布下線首款預量產車。一位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透露,FF算盤也許是,再融個5到7億美元,推出量產車,公司估值翻番,然後再去上市融資。

  實現這種美好的假設並不容易。

  首先,FF距離完成量產車的下線還有多遠,這對外界一直是個謎。

  一則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的報道稱,作為FF首款試生產汽車,FF91在2018年9月末發生起火事件。此事件是在該公司面向員工以及家人舉行的“FuturistDay”結束幾小時後發生的。

  某加州電動車公司員工則向騰訊《棱鏡》確認,FF的預量產車在該公司的漢德福工廠起火。

  FF官方對騰訊《棱鏡》回應,The Verge的報道不實,但拒絕做進一步的澄清。

  其次,電動車公司的估值目前並不被資本市場看好,往往在二級市場上的估值和一級市場的預期相差甚遠。

  一位知名傳統車企數字化部門負責人對騰訊《棱鏡》表示,即使量產車下線,一般電動車公司的估值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因為此前的估值是將量產車下線的成功預期算在其中,如果量產車不能下線,電動車公司幾乎不值錢。

  面對謾罵聲聲,而今的FF義憤填膺。

  一位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稱,FF並不習慣恒大“給了錢就要管天管地管一切的做法”,“就像個土皇帝,FF恐怕以後再也不想和地產商合作了。”

  騰訊《棱鏡》作者李思誼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婁在霞 HN151)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