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馬雲接班人張勇:在杭州住了11年五星級酒店,睡覺都要睜著眼睛

2018-09-14 21:25:35 和訊名家 
馬雲接班人張勇:在杭州住了11年五星級酒店,睡覺都要睜著眼睛
  自從做了逍遙子,他便是非凡人,幹的就是非凡事。

  華商韜略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系客服微信:hstlkf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作者丨孔令娟

來阿裏11年,張勇一直住在杭州一個五星級酒店裏,周末返回上海家中。
  來阿裏11年,張勇一直住在杭州一個五星級酒店裏,周末返回上海家中。

  有人替他惋惜,杭州房價這些年漲了好多,他卻沒買房投資。張勇的回答是:

  “最好的投資不是房子,而是投資自己。”所以,他把全部時間和心血都投在了阿裏上。

  由此換來的是幾套房子遠遠不能比的回報:2015年5月,馬雲將阿裏CEO的“帥印”交給了他;而就在幾天前,他又被“欽定”為馬雲的接班人,將於明年走馬上任。

  接受“阿裏之道”入夥

  馬雲的班可能是天底下最難接的班之一,因為也不光是“術”更是“道”的傳承。

  阿裏是擁有強大價值觀的公司:始終如一地關註和滿足客戶的需求,尊崇企業家精神和創新精神,講求客戶第一、團隊合作、擁抱變化、誠信、激情、敬業。

  這是阿裏的“道”,此後各種“術”皆出於這個本心。從衛哲引咎辭職到月餅事件開除四名員工,都可以看到阿裏在維護企業價值觀上從不姑息。

  “風清揚”馬雲是阿裏的精神領袖。但人生不過百年,要發展102年的基業,要想把企業的價值觀和文化傳承下去,就不能不提前考慮接班人。

  2009年,馬雲45歲,正值人生壯年就未雨綢繆,開始準備交接班。

  當時,在阿裏十周年慶典上,馬雲突然宣布“十八羅漢”集體辭去創始人職位,改用合夥人制度。

  阿裏合夥人團隊是開放的,無論是創始人還是空降兵都可以加入。前提是,你要成為真正的“阿裏人”。

  合夥人必須在阿裏工作滿5年,必須持有公司股份且有限售要求,要對公司發展有積極貢獻,還要高度認同公司文化,願意為公司使命、願景和價值觀竭盡全力。

  這就從物質和精神兩個方面將阿裏與合夥人捆綁在一起。“公司的文化價值觀是用來彌補制度的不足,而文化價值觀本身也需要制度的保障。”馬雲說。

  張勇既不是阿裏的創始人,也不是阿裏自己培養起來的管理人才,而是阿裏從外部引進的職業經理人。此前他是盛大副總裁和CFO,2007年加入阿裏,任淘寶網CFO,花名“逍遙子”。

  2010年,合夥人制度在管理團隊內部試運行時,張勇還不具備資格。但是到了2013年,經過多年磨煉,他終於被認可為“阿裏人”,成為28名合夥人之一。

馬雲接班人張勇:在杭州住了11年五星級酒店,睡覺都要睜著眼睛
  馬雲和張勇行事風格完全不同,一個天馬行空,一個腳踏實地;一個激情四射,一個冷靜理性……但是,他們擁有一樣的阿裏價值觀,並願意為之鞠躬盡瘁。

  道相同,就好為謀。馬雲說:“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張勇說:“在數字經濟時代,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馬雲講過一個故事:一個人上山打野豬,一槍打出去沒打中,反而激怒了野豬。把槍一扔,撒腿就跑的,是職業經理人;從腰間拔出柴刀,衝上去拼命的,則是創業者。

  馬雲是與野豬拼命的人,張勇雖然職業經理人出身,但也是敢於擔當、衝上去拼命的人。

  他連老板都不願做,而是要做“老大”,因為前者是一個職位,後者才是一種認可。而只有敢做別人不敢做的決定、敢承擔別人不敢承擔的責任、能搞定別人搞不定的資源的人才是老大。

  所以,骨子裏,張勇和馬雲是一種人:雄心誌四海、萬裏望風塵。

  他早在盛大就實現了財務自由,但內心對開創事業充滿了向往。所以馬雲當初問他為什麽來阿裏時,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已經做過一家30億美元的公司,想做一個300億美元的。”

  友盟被阿裏收購後,創始人蔣凡原本想待一段時間就走,但張勇的肺腑之言打動了他:

  “想不想一起折騰點事情,在阿裏這個舞臺上來表演一下,留下一點記憶?”

  從“十月圍城”走向不惑

  張勇在阿裏的工號是12000+,是一路聽著“十八羅漢”的傳奇創業故事走過來的。2011年衛哲引咎辭職後,他這樣空降阿裏的職業經理人一度不被外界看好。

  那一年,是阿裏的風雨之年,也是張勇最艱難的日子。

  當時,阿裏將淘寶分拆成三家獨立的公司:C2C的淘寶網、B2C的淘寶商城(後改名天貓)和電商搜索引擎一淘。張勇出任淘寶商城的總裁。

  事後看來,無論對張勇還是對阿裏,這都是一個分水嶺。

  於張勇,意味著他真正跳出了CFO的身份;於阿裏,則代表著迎來B2C時代——一個張勇的時代。

  2009年,張勇曾臨時代管過淘寶商城。當時負責人離職,商城業務混亂,加入阿裏不足兩年的張勇主動提出過來幫忙。

  他已經看到B2C是未來的大趨勢,不能眼看著它死掉,讓阿裏錯過這個風口。

  阿裏員工評價張勇:擁有敏銳的商業嗅覺,往往能一眼看出產品的痛點。他這個“臨時工”不僅很快帶領淘寶商城走上正軌,還發明了以後深刻改變中國和世界購物習慣的“雙11”購物節。

  2011年重回淘寶商城,對張勇來說本是一件欣喜之事,可沒想到上任之初就遭遇了“十月圍城”。起因是他將原來商家的技術服務費和違約保證金提高數倍。

  雖然在張勇看來,淘寶商城定位於做名品商城,自然要提高準入門檻,不想交錢的小商家可以去淘寶網做生意,但後者不甘心接受這樣的未來,於是組織起來攻擊商城大商家,惡意拍賣。

  衝突中,張勇展現出性格中執拗的一面,不肯對小商家讓步。對方則開始電話恐嚇客服“小二”,有人跑到香港鬧事,在街頭為馬雲設靈堂。

  事發一周後,馬雲出面提出了一套妥協方案,並請求商務部介入調查和調解,終於把事件平息了下去。

  這是張勇人生中“艱難的一周”。事件是由他引發的,局面卻是馬雲穩定的。後者沒有一句責備的話,這更讓他感到愧疚。

  對於這次事件,馬雲認為張勇的理念是對的,但處理方式欠妥。不過他很欣賞張勇那時候表現出的孤勇——那是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英雄氣概。

  經一事,長一智。

  “十月圍城”讓張勇意識到阿裏做的不僅是生意,這個平臺是有社會公共屬性的。

  時至今日,阿裏已經身系千萬家中小企業和數億消費者,社會屬性變得越來越強。但逍遙子不會再犯過去的錯誤,他的視野和可調動的資源讓他有更多方法、更人性化的方式來處理事情。

  雖然遭遇“十月圍城”,但B2C的消費大爆發是不可阻擋的。

  接下來的“雙11”,張勇正式把“光棍節”變成“網購狂歡節”,最終淘寶銷售額從前一年的9.36億躥漲至52億元,其中淘寶商城貢獻了33.6億。2017年,這個數字已經升至1682億。

  2012年1月11日,張勇40歲,進入不惑之年的他將“淘寶商城”改名為“天貓”,英文名“Tmall”。他希望將天貓打造成網購領域的“第五大道”或“香榭麗舍大道”,引領中國乃至全球的B2C行業。

  淘寶是馬雲創業的碩果,天貓則是張勇在此基礎上二次創業的戰果。2013年,歷練後成熟的他成為阿裏合夥人,職務也從B2C事業群總裁變成了阿裏集團的COO。

  不過那個時候,創業初期即加入阿裏的陸兆禧才是馬雲的“第一接班人”。

  2013年5月,馬老師第一次“辭職”,宣布不再擔任集團CEO,由陸兆禧接棒。接下來是外界看好的“十八羅漢”之一、小微金融服務集團(螞蟻金服前身)CEO彭蕾。剛成為合夥人又低調的張勇還沒有進入大眾視野裏。

  不過,陸兆禧敗走“來往”,退居二線。

  選擇“All in無線”的張勇,則使手機淘寶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電商平臺,幫助阿裏完成了從PC時代向移動時代的驚險一躍。

  2015年5月7日,馬雲通過“內部郵件”宣布,由張勇取代陸兆禧出任阿裏集團CEO,阿裏由此誕生了第三位CEO。

  “重新定義”逆勢飛揚

  再寬的護城河,也抵不過創新,而創新一直是大型公司的難題。不過對張勇來說,重新定義事物已經是他的習慣。

  他經常以iPhone重新定義了手機為例,“我們現在需要的不是通過分析人過去的行為預測未來,而是像iPhone一樣殺出一條誰都沒見過的路,重新定義未來的新事物。好的東西即便沒有過去,也有未來。”

  從淘寶到天貓,再到阿裏雲,2016年10月,阿裏又提出“新零售”:讓消費者在線上線下,在任何時間以任何方式獲得自己所需要的產品和服務。

  其實張勇早在2014年就開始布局了,先是入股銀泰,後又與蘇寧牽手。提出“新零售”概念後更是加速落子,打造盒馬、入股高鑫零售、收購餓了麽、和星巴克等一系列國際品牌達成全面戰略合作……

  除了新零售,阿裏去年還提出了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資源,“五新”加上“2H”(文娛和健康)統籌阿裏生態體系內的所有力量。

  為了全面落實“五新”戰略,阿裏成立了“五新執行委員會”,張勇擔任執行委員會主席。

  大規模作戰已經取得戰績,阿裏集團已經連續6個季度收入保持超過55%的高速增長,其中最主要的貢獻就是來自新零售,上個財季更是逆天增長超過340%。

  這使得阿裏在今年全球互聯網企業業績普遍下滑的情況下,成為其中的一股清流。

阿裏早已超越張勇當初應聘時的300億美元目標,今年上半年市值甚至數次突破5000億美元。“這很奇妙,像做夢一樣。”張勇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感慨地說。
  阿裏早已超越張勇當初應聘時的300億美元目標,今年上半年市值甚至數次突破5000億美元。“這很奇妙,像做夢一樣。”張勇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感慨地說。

  他從來沒有想過做阿裏的CEO,但既然在這個位置上了就要承擔起責任,“CEO不是一個manager,一定要因為你而讓這個企業有所不同,最終要讓它發生本質變化。”

  如今的阿裏已經從一個大家熟悉的電商公司,徹底蛻變為一個以大數據為驅動,以電商、金融、物流、雲計算、文娛為場景的數字經濟體,正在深刻影響和塑造著中國乃至全球的商業格局。

  按照阿裏內部的說法,張勇是“在高速路上換引擎的人,而且是把拖拉機換成了波音747”。

  在9月10日的公開信裏,馬雲稱張勇為“傑出商業領袖”,“他具有超級計算機般的邏輯和思考能力,堅信使命願景,勇於擔當,全情投入,敢於站在未來創新設計新型商業模式和業態。”

  未來,逍遙子給阿裏規劃的藍圖是:中期目標是到2020年成交總額達1萬億美元,遠景目標是到2036年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1000萬盈利小企業、創造1億個就業機會。

  馬雲曾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但在張勇展現的卓越商業才華和堅定沈著的領導力面前,馬雲說:

  “阿裏的接力火炬交給他和他領導的團隊,我認為這是我現在最應該做的最正確決定。”

  You Raise Me Up

  馬雲退休的消息傳出後,阿裏的股價一度下跌,反映出市場的焦慮,但這顯然有點多慮。

  首先,馬雲要到明年9月10日才會卸任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之後仍將繼續擔任董事會成員,直至2020年阿裏年度股東大會。

  其次,即使不是董事會成員,馬雲還有一個身份:永久合夥人。

  合夥人制度是阿裏運作的核心。它擁有對董事會半數以上人選的提名權和任免權,由此控制了董事會,進而控制了整個公司。

  馬雲和蔡崇信是唯二的永久合夥人,其余合夥人的地位則與其任職有關,一旦離職則退出合夥人關系。大股東軟銀、雅虎還將表決權授予了馬雲和蔡崇信。

  所以即使馬雲退休了,也是“太上皇”,仍然牢牢控制著阿裏。

  而且阿裏的人才庫也不僅只有張勇。

  合夥人每年選舉,人數不設上限,這既打通了重要員工的上升通道,也使得阿裏管理層能夠不斷輸入新鮮血液,形成了“良將如潮的人才梯隊和叠代發展的接班人體系”。

  如今阿裏36名合夥人中,最初的18名創始人只剩下6名,年齡層覆蓋60後、70後、80後,淘寶總裁蔣凡甚至是一名85後。

  馬雲在公開信中說:“我們創建的合夥人機制創造性地解決了規模公司的創新力問題、領導人傳承問題、未來擔當力問題和文化傳承問題。”

  隨著阿裏經濟體越來越龐大,張勇身上的擔子也越來越重。

  雖然帶領阿裏成功轉型,他仍然擔心會錯失下一個機會。因為越大越難轉身,許多輝煌至極的巨頭都曾因為創新叠代而轟然倒下。

  如履薄冰的他對《中國企業家》說:

  “你必須時刻醒著,睡覺也得睜著眼睛,必須不斷創新。靠扼殺是殺死不了創新的,這個世界還是多元化的。”

  不過,作為與馬雲和陳天橋都一起工作過的人,他學到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只要你投入了,就會有回報,只是在什麽時間、以什麽方式的問題。”

  張勇絕對是最勤奮最投入的人之一,他每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甚至經常超過18個小時。從前臺一直幹到集團CFO、菜鳥網絡董事長董文紅說:

  “我覺得自己夠努力了,但我發現老逍比我還努力。”

  敬業、努力一直是張勇的標誌,從第一天工作開始就是如此。似乎苦慣了,還鍛煉出他異於常人的忍耐力和思考力。

  彭蕾說,阿裏開高管會,從早開到晚,到最後所有人都暈頭轉向,只有逍遙子頭腦清楚且精神飽滿。

  今年阿裏年會Party,張勇上臺演唱了一首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坐在前排的人發現,他眼中竟然泛著淚光。

  以前過著循規蹈矩生活的張勇,認為自己本質上是個不太安分的人,“是阿裏讓我找到了真我,和一群有情有義的人,一起做一件有價值有意義的事。”

  正是這種惺惺相惜,讓他動了情。

  雖然他還是凡人心,但自從做了逍遙子,他便是非凡人,幹的就是非凡事。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