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80%影視劇聲音出自它!擬音師告訴你: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 | 鋅人 薛媛

2018-09-14 21:24:20 和訊名家 
達達馬蹄聲是敲打椰子殼的聲音;血濺三尺的血腥畫面僅僅是捏碎了一個番茄;主角吃下一記重拳,肋骨應聲折斷三根,其實這只是折斷了一把芹菜。。。
  達達馬蹄聲是敲打椰子殼的聲音;血濺三尺的血腥畫面僅僅是捏碎了一個番茄;主角吃下一記重拳,肋骨應聲折斷三根,其實這只是折斷了一把芹菜。。。

  “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影視劇裏80%的聲音都是假的。”在杭州西湖邊的大資福廟裏,鋅財經記者見到了星合尚世的創始人薛媛。

  影視劇裏,除了人物配音以外的所有情境音都來自於擬音師。小到風聲雨聲、大到轟鳴的炮火聲,只要道具充足,擬音師幾乎能創造出所有的聲音。

薛媛配音的工作室
薛媛配音的工作室

  薛媛也是擬音師中的一員,只不過,現在的她又多了一個創業者的角色——北京星合尚世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創始人。從北京到杭州,從地北到天南,薛媛帶領著星合尚世,一起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作為一個差幾個月就是90後的創業者,薛媛說,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創業者。采訪臨近尾聲,薛媛一再囑咐,不要在文章中出現星合尚世的“估值”一說。

80%影視劇聲音出自它!擬音師告訴你: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 | 鋅人 薛媛
薛媛

  7年前,帶著家裏給的兩萬元,從兩個人的錄音棚,發展到現在幾十人的團隊,薛媛說她一直以來都慎重地選擇資本,希望星合尚世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

  她眼裏的創業,最重要的是靠自己的力量做好現金流,先活下去。而這樣“落後”的思想,在現在的創業圈已經罕見,更不用說是在燒錢如燒紙的影視圈。

  1

  只是一個技術工種

  從2008年拜師到現在,薛媛進入擬音行業已經十個年頭。

  “十年前的自己和現在有什麽區別嗎?”鋅財經問。

  “區別在於,時間長短不同,對聲音的理解是不同的,在聲音的創造力上也不一樣。時間越長,經驗越豐富,越能更好地整理出聲音的一套體系。”在薛媛看來,擬音師是一門熟能生巧的職業。

  那麽十年前的擬音行業和現在相比呢?答案是幾乎沒有區別。

  據統計,目前我國有2000多家廣播電視播出機構、5000家影視制作公司以及規模各異的近萬家網絡媒體公司,影視後期長期存在巨大的人才缺口。

劇中腳步聲的由來
劇中腳步聲的由來

  然而擬音行業的體量在整個影視行業中占比很小,從業者群體最不為大眾所知。現在的擬音行業依然沿襲著傳統行業的師徒制,傳幫帶的人才培養模式,反過來也導致了人才的稀少。

  人才奇缺,也是因為這個兼具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行業太過辛苦。

  擬音,需要三年才可以入門。即便是大學畢業的薛媛,也要從拜師學藝開始,一天都不能少。

  剛學藝的時候,她每天到師傅的工作室,把機房從內到外打掃一遍。然後等師傅來了倒杯茶,在旁邊坐上12-15個小時,僅僅為了看師兄師姐都在做哪些事。

好萊塢環球影城擬音棚
好萊塢環球影城擬音棚

  2009年,薛媛到香港拜師學藝。打坐三個月,倒水五個月,薛媛和七八個十兄弟在一個工作室裏,重復著枯燥無聊的生活,一學就是三年。

  重復簡單的事,也是最困難的事。

  學藝的時候如此,創業過程亦是如此。

  比如為《那年花開月正圓》孫儷腳步配音,一個簡單的動作,薛媛需要表現出人物內心喜怒哀樂的所有信息。

《那年花開月正圓》劇照
《那年花開月正圓》劇照

  給腳步配音,學徒就可以做到。但當擬音師要通過腳步聲去表現人物的內在情緒時,經驗的作用就顯得至關重要。

  在薛媛從業的十多年中,擬音行業幾乎從沒有發生過變化。

  工作辛苦、入門門檻高、收入低導致幾乎沒人願意踏足這個行業,國內的擬音從業者基本上以工作室的形式生存,以師徒制來傳承這個行業。到現在為止幾乎沒有院校開設擬音課程。

  2014年,薛媛最初的工作室還只有兩個人,就已經可以完成擬音音頻的全流程。

  2

  不怕low,活下去最重要

  薛媛接的第一部劇是翻拍自瓊瑤的經典電視劇《新還珠格格》。當時,沒有人會把這麽大的項目交給一個新公司去做。作為一個新人,薛媛當時厚著臉皮去自薦:“我們不要錢免費試做,覺得好了你再用,不好就算了。”

《新還珠格格》劇照
《新還珠格格》劇照

  按照薛媛的話就是,只要有活兒就接,接的活兒多公司才能賺錢,對新公司而言,靠數量活下去才是根本。

  有人問:“薛媛你能做擬音嗎?”

  “能。”

  “你能把聲音都做了嗎?”

  “能。”

  “那把剪輯也包了吧?”

  “也行。”

只要有活兒,薛媛就會接下來。自己每天做5集,一個月大概做
只要有活兒,薛媛就會接下來。自己每天做5集,一個月大概做
120—150集戲,其它員工看薛媛這麽拼命,自然也更加努力,整個公司幾乎365天待命,沒有休息。

  2015—2016年的數據顯示,中國電視劇生產的集數大概是15000集,其中1500集的擬音都是由星合尚世完成的。五年時間,星合尚世從一個兩人的工作室發展成一家30人的公司。

  星合尚世涵蓋了剪輯、特效、調色、聲音,一直到整個後期制作的全產業鏈。2015年下半年開始,拓展到前期內容開發、IP采買和拍攝制作。

  一方面以內容制作為主在專註創作,另一方面以合夥人的形式讓每個部門的負責人加入進來,星合尚世因此得以穩健快速成長。

據《杭州日報》報道,星合尚世的估值已經過億,但對於薛媛來說,“估值過億”四個字,是自己最害怕的字。
  據《杭州日報》報道,星合尚世的估值已經過億,但對於薛媛來說,“估值過億”四個字,是自己最害怕的字。

  對於星合尚世這樣剛剛起步的公司,一直以來都是一步一步累積,才做到覆蓋影視全產業鏈,公司整體來說還是相對保守。

  薛媛說自己參加各種綜藝節目,像TED X、奇葩大會,其實和公司踏實做事的風格相悖,已經造成了不良影響。她還是想先做好本職工作,“讓我的合夥人和員工每個月都能多掙點錢” 。

薛媛參加奇葩大會
薛媛參加奇葩大會

  從擬音開始到後期制作,再到影視行業,每一步的過程其實都存在一個天花板。為了尋找到能夠和聲音產生化學反應的東西,為公司的未來增加一些新的血液,薛媛來到了杭州進行二次創業。

  星合尚世穩健地發展著,處在中規中矩的良性循環中。薛媛告訴鋅財經,杭州的公司成立才半年多,幾乎已經達到收支平衡。

  這一次,她把重心回歸到了聲音的初心。

  3

  再次聚焦聲音

  一個海浪的聲音能夠讓人聯想到山川、河流、大海;一聲鳥鳴,可以讓人腦海中浮現出小鳥、森林或者動物園。

  在人的五種感官內,最依賴的是視覺,最富有想象力的卻是聽覺。以聲音為核心的轉化,通過和科技結合達到一種質變的效果,通過互聯網裂變出無限可能,這是星合尚世想要達成的願望。

  薛媛說,星合尚世以後不僅僅是一家影視公司,更是一家聲音科技公司。

“為什麽又把重心放回了聲音?”鋅財經對重回聲音的星合尚世表示了疑問。
  “為什麽又把重心放回了聲音?”鋅財經對重回聲音的星合尚世表示了疑問。

  “聲音內容的潛力還有很大,而星合尚世就是做聲音起家的。”薛媛認為聲音內容在未來會是一門長久的生意。

  “我們公司最核心的競爭力是聲音。包括收錄的和制作的,我們多年來積累下了豐富的聲音庫資料。通過自己的聲音庫跟新的科技融合,我們希望達到視頻化,通過聲音傳遞去還原畫面。”

而這本身就是星合尚世的優勢。
  而這本身就是星合尚世的優勢。

  AI時代,小朋友可以通過跟智能音箱互動,用聲音去認知世界;疲勞了一天的白領可以通過高品質的音樂舒緩疲勞……對聲音場景的應用,更多的商業價值正在被開發。

  “未來希望能打造像HBO這樣的全產業鏈公司。”對於薛媛而言,星合尚世就像是一架飛機,整個後期制作是飛機的機身,影視版塊的全產業鏈是左翼,聲音科技就是右翼。

  “從業的十年間,擬音行業的人數其實並沒有增加。”雖然大環境並不樂觀,薛媛對於公司的現狀還是充滿信心。

  在幾年的摸爬滾打中,星合尚世在影視行業內存活得還不錯,但如何發展自己的核心,利用聲音增強競爭力,對薛媛來說才是接下來要考慮的最重要的事。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鋅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