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網絡億元票房導演張濤:“2018是網絡電影跳板年,想用《降妖術》開啟新時代”

2018-07-13 07:32:52 和訊名家 
  “我是最早一波入局網絡電影的人,非常了解題材紅利;但如果不去做新題材突破,那我之於市場是沒有意義的。為了賺錢而賺錢的方式有很多種,不需要入局這行。我們有一種使命感和責任感,就是市場需要什麽我就去做什麽,而不是我想賺錢去做什麽?”

  說完這句話,並不排斥商人標簽的張濤沈默了數秒,最後大笑著問道,“是不是就應該多說這種話,大家都愛聽?” 話雖如此,“開啟網絡電影新的模式和時代”仍然是他口中新作《降妖術》之於市場的要義。

見到張濤,是在東四環的華膳文化產業園,年輕的造夢師影業中已然一片忙碌,彼時距離《降妖術》開機尚有十余天;而特效制作已經在行動著,張濤也開心的向娛樂獨角獸展示了剛剛拿到的妖怪模型。
  見到張濤,是在東四環的華膳文化產業園,年輕的造夢師影業中已然一片忙碌,彼時距離《降妖術》開機尚有十余天;而特效制作已經在行動著,張濤也開心的向娛樂獨角獸展示了剛剛拿到的妖怪模型。

  聚焦最擅長的魔幻題材,大手筆雙項升級制作和演員,采用院線、網絡和電影頻道三頻聯動的播出方式,張濤希冀通過《降妖術》引領市場新發展的“野心”不言而喻。而這次這個充滿使命感和責任感的商人導演又將帶給業內怎樣的驚喜呢?

  張濤和奇幻的不解之緣:

  是興趣也是市場

  提起張濤,他有一個響亮的名號:網絡電影第一導演。以《道士出山》和《陰陽先生》系列打開網絡電影市場,嘗試新題材《超自然事件之墜龍事件》和《金三角大營救》,他是媒體筆下“100%盈利”的網生導演。

這個數據的行業背景是怎樣的呢?截止2017年7月,網絡電影市場盈利影片占9%,持平影片占8%,賠錢率在83%左右。這個巨大的“修羅場”中,張濤所代表的是頭部矩陣以及潮流風向。
  這個數據的行業背景是怎樣的呢?截止2017年7月,網絡電影市場盈利影片占9%,持平影片占8%,賠錢率在83%左右。這個巨大的“修羅場”中,張濤所代表的是頭部矩陣以及潮流風向。

  “電影是娛樂大眾的產物,要根據觀眾的走向來決定。”這句話是張濤采訪中提及最多的話之一,而這正是他多年來深耕奇幻題材的重要原因:奇幻題材具有極強的商業性和龐大的觀眾基礎。

  “奇幻、武俠和喜劇,這三種元素本身就有很大的受眾群體,市場上兩種元素結合的作品很多,但是很少有人把三種元素結合在一起,我覺得這個角度考慮它是比較成熟的商業題材。”一如當初以《道士出山》打通網絡電影市場,《降妖術》上的元素聯動一如既往的大膽。

  在張濤看來,喜劇元素是任何時候觀眾都需要的元素,“喜歡喜劇的人永遠多過悲劇”;奇幻元素在市場上呈現井噴之態勢,但往往在拍攝過程偏離本心;武俠元素更是在近幾年迎來“至暗時刻”,跌倒的大導演不計其數,武俠如何和新生代觀眾產生共鳴是當下首要問題。

  言談間,透露了張濤對於市場、受眾、互聯網屬性了然於心;而市場紅利下,奇幻題材之於張濤,亦是興趣所在。“我做事情,熱愛和興趣比較重要;如果很機械的完成一個任務和工作,這件事做不好。” “老祖宗傳承下來的古文明不能丟”,正是他操盤《道士出山》以及《降妖術》等眾多影片的初衷。

  顯然,導演加商人的雙重加持讓他打破了藝術創作者遠離市場、資本加持導致內容變質的枷鎖,而這或許正是他的作品總能夠迅速在市場上受到大量觀眾喜愛的重要支撐。除此之外,在他的自我認知中,奇幻亦是他最擅長的題材,另一個是寫實動作戲。

  元華元秋14年後再合體,

  張濤和《降妖術》憑什麽?

  在奇幻題材外殼下,《降妖術》的故事很簡單,講的是天火降臨鎮妖石被砸毀,百妖肆出和全民捉妖下,開始了人族和妖族的對抗。張濤用三句話向記者講述影片內容,在他看來,“好故事就是三句話要能講清楚。”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卻出乎意料的撬動了包租公包租婆14年後的再度合體。“一開始找元華元秋老師的時候,知道其實很多人找過他們但是都沒成功,心就涼了一半”,張濤回應當時的情景。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卻出乎意料的撬動了包租公包租婆14年後的再度合體。“一開始找元華元秋老師的時候,知道其實很多人找過他們但是都沒成功,心就涼了一半”,張濤回應當時的情景。

  有了這樣的心理準備後,張濤仍然通過朋友將劇本遞到了二人手裏,之後便是一連串的驚喜。“看完劇本後聯系我們談了合作意向,說劇本很有深度”,張濤的喜悅溢於言表。

  事實上,寄藏在奇幻背後的“深度”正是當下市場稀缺的,”嘻嘻哈哈、哐哐當當“的熱鬧之後就結束了是奇幻題材的影片留給觀眾的認知,《降妖術》顯然打破了這一桎梏。

  “影片了一條人性和大愛的線索。無論什麽電影,向觀眾傳達的一定是向善的價值觀,這是電影的本質”。在他看來,《降妖術》隱喻的正是人類作為情商智商雙高的高級動物,卻常年沈溺於殺戮等可怕的事,折射的是人類無休止蔓延的占有欲和貪念,以及“非我族者其心必異”的被迫害妄想癥等病態價值觀。

  “元華元秋的合體是給觀眾的小驚喜,對我個人來講,他們不是情懷使然,而是特別符合角色。”談及此,入行十余年的張濤十分理智,“演員再好內容不好沒用,沒有哪個演員可以憑借一張臉決定一部電影的最終結果。”

專訪 | 網絡億元票房導演張濤:“2018是網絡電影跳板年,想用《降妖術》開啟新時代”
  選擇好了“人類”主演,《降妖術》中另外一個群體“妖族”帶給張濤的挑戰只增不減。“觀眾想看什麽?”以這個問題為線索,張濤給出了他的答案:直觀感受當然是妖長什麽樣子?

  如此,張濤找來了《天將雄獅》中曾有過精彩表現的王若心,出演劇中“最大的妖族反派”,但龐大的特效制作才是真正的考驗。這次,張濤瞄準的是國內第一家掛牌上市的影視全流程後期制作公司非凡傳媒和Cgfish vfx特效公司,服務過的影片包括《戰狼》、《美人魚》、《捉妖記》等多部一線大片。

  “生物特效是最難的,它有感情有血有肉。”張濤知識普及到,據了解,在《降妖術》中,將有七八種妖怪形象,天上飛的水裏遊的地上跑的,千奇百怪無一不有。“全部需要三維建模去雕刻,貼毛發、調整表情,綁定骨骼動作。”

出品人和制作人出身的張濤,坦誠自己對預算把控很敏感,但是在特效部分他卻大手筆花費1200萬左右。“要保證給觀眾一種新奇感,因為這樣的題材已經很多了,如果片名沒有給觀眾新奇感的話,那內容和視覺衝擊一定要滿足預期,這才是這部影片最起碼的及格分數點。”
  出品人和制作人出身的張濤,坦誠自己對預算把控很敏感,但是在特效部分他卻大手筆花費1200萬左右。“要保證給觀眾一種新奇感,因為這樣的題材已經很多了,如果片名沒有給觀眾新奇感的話,那內容和視覺衝擊一定要滿足預期,這才是這部影片最起碼的及格分數點。”

  千萬投資撬動院線大門,三頻聯動開啟網絡電影新時代?

  “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整個規格和標準提高了。因為網絡電影的後期可能是最普通的標準,但是大特效院線電影對調色和音樂很有講究,調色好可以給特效和影片加分,反之亦然。”這段話或許是張濤願意赤巨資做特效的註解。

院線、網絡和電影頻道,三頻聯動正是《降妖術》不同於其之前作品的地方。其實,張濤並不是第一人。近日,電影《九門提督》嘗試院網聯動,卻慘遭雙線慘敗,為噱頭正盛的院網聯動澆上了一盆冷水,院線和網絡之間互相分流互相“拖累”成為這一模式的最大質疑,可行性再次打上了問號。
  院線、網絡和電影頻道,三頻聯動正是《降妖術》不同於其之前作品的地方。其實,張濤並不是第一人。近日,電影《九門提督》嘗試院網聯動,卻慘遭雙線慘敗,為噱頭正盛的院網聯動澆上了一盆冷水,院線和網絡之間互相分流互相“拖累”成為這一模式的最大質疑,可行性再次打上了問號。

  但是在張濤看來,每個觀眾的觀影習慣和模式不同,多頻聯動利大於弊,它可以滿足各種觀影習慣的需求。一方面,其選定嘗試的奇幻題材也被業內人士視為可以率先嘗試的題材之一。

  “院線與網絡平臺共同發掘適合於雙平臺播出的電影題材,如驚悚、動作、魔幻等。這類題材在院網都有相對固定的目標受眾,尤其是院線受眾通常比較註重觀影體驗,不會隨著便捷渠道的開通而過度流失。”在分析《九門提督》雙頻失利的原因時,媒體指出。

另一方面,在張濤看來,“網絡電影可以補充院線電影的題材和觀眾空缺,院線電影可以給網絡電影指引方向提高規格,同時現在很多院線電影拍的不如網絡電影,《戰狼》、《紅海行動》只是鳳毛麟角。”去年他執導的《超自然事件之墜龍事件》在暑期檔和國慶檔大片夾擊下,分賬趕超83.5%的國產院線,今年這一數字更是突破了87%。
  另一方面,在張濤看來,“網絡電影可以補充院線電影的題材和觀眾空缺,院線電影可以給網絡電影指引方向提高規格,同時現在很多院線電影拍的不如網絡電影,《戰狼》、《紅海行動》只是鳳毛麟角。”去年他執導的《超自然事件之墜龍事件》在暑期檔和國慶檔大片夾擊下,分賬趕超83.5%的國產院線,今年這一數字更是突破了87%。

  “2018年是網絡電影的宣傳期和跳板年,質量、票房都上去了,現在是視頻網站和業內人士都需要向外界公布、吸引更多業內人士和資本進入這個市場的最好契機”,張濤表示。

  《降妖術》正是他作為第一批入局網絡電影的“老人”交出的答卷:當網絡電影以優質劇本、演員以及特效制作撬動院線大門,以視頻網站、院線和電影頻道三頻聯動播出時,也就宣告網絡電影的黃金時代已然到來。據了解,影片於7月12日開機,預計拍攝月余,在明年登陸市場,張濤能否一如四年前,撬動網絡電影市場新紀元?或許一年之後將有答案。

  對話張濤

  娛樂獨角獸:從2014年至今網絡電影投資情況是怎樣的?《降妖術》呢?

  張濤:2015年在30-50萬左右,2016年是100-200萬,2017年基本到了400~800萬,2018年才真正出現了千萬級別。《降妖術》是3000萬左右的投資規模,特效近1200萬。

  娛樂獨角獸:優愛騰紛紛布局網絡電影,您有何看法?

  張濤:視頻網站和電影院是一樣的,如果北京只有一家電影院,肯定容納不下那麽多觀眾。中國的視頻用戶不是一個平臺可以容納的人數和市場,任何一個市場百花齊放好過一枝獨秀。

  娛樂獨角獸:對於電影產業的看法?

  張濤:很多得了大獎的影片分賬才幾百萬,他們是站在什麽角度去評獎的?票房不好就是觀眾不喜歡看。電影是娛樂觀眾的產物,而不是非要去強加一個莫須有的身份,就是電影是老師,要給觀眾上課?電影的使命是娛樂大眾,但前提是健康的思想導向。

  娛樂獨角獸:張導在2015年和2016年維持了5部和3部作品的產出,但是在2017年之後速度放慢,一年一部作品,是什麽原因呢?

  張濤:因為市場在變,個人心態也在變。當時做這行的時候,不論是視頻平臺還是個人,都需要用一些作品量來充斥市場空缺,這兩年制作量上升,到了量產到質變的時候,到質變的話耗時和耗工就加長了,現在這個速度應該是正常的,一年能拍一兩部,甚至一部。

  娛樂獨角獸:現階段在作品創作上有哪些和標簽,為什麽?

  張濤:突破創新,與眾不同。近三年對自己的發展規劃就是,別人都在拍什麽的時候我去選擇什麽題材,當別人不拍什麽的時候我去選擇什麽題材,或者大家都拍什麽的時候我要怎麽拍,這對於一個導演來講是很重要的。每年一兩千部作品,要怎麽保證部部都是爆款?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馬金露 HF12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網絡億元票房導演張濤:“2018是網絡電影跳板年,想用《降妖...》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