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對話映客創始人奉佑生:沒算過身家,短期不會套現

2018-07-12 08:42:35 騰訊財經 

  騰訊《一線》作者耿荷 發自香港

  他說,人註定一生孤獨,但技術手段可以緩解某些場景下的孤獨。

  抱著這個想法,奉佑生在2015年創辦了直播平臺映客,他希望用戶在這裏可以找到同類,緩解情感的孤獨,並為此付費。

  2018年7月12日,映客登錄港交所,成為在香港上市的首家內地視頻直播公司。

  在敲鐘之前,騰訊獨家對話映客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奉佑生,了解他的創業之路。

一線|獨家對話映客創始人奉佑生:沒算過身家,短期不會套現

  從東莞開始的旅程

  “在機關裏面工作的時候,那時候年齡小,很多時候覺得不甘於一輩子的都能看得非常清楚,從20歲走到50歲退休的感覺,還是覺得想出來去見識一下外面精彩的世界。”奉佑生對騰訊說。

  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在這個樸素的想法驅動下,2002年,24歲的奉佑生,辭掉家鄉湖南永州鄉共青團的工作,只身南下東莞,投奔那裏的親友。

  或許誰也不曾想到,日後參與創辦多米音樂、映客的奉佑生的編程能力,全靠自學。讀書期間,讀化學專業的他,對實驗室並無興趣,自學寫代碼卻成了他獲得成就感的來源。

  正是憑借自學而來的編程基礎,奉佑生在東莞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大地通訊的信息管理員。在當時的東莞,大地通訊是當地一家較為出名的手機連鎖賣場。

  雖然奉佑生當時的工作是管理支持所有賣場的信息系統,但今天回望,那時手機移動端的產品,已現萌芽,而大地通訊的這份工作對奉佑生日後兩次創業,已經產生一些潛在的影響。

  奉佑生回憶起初到東莞的那段時間,內心似乎仍隱約著自豪。當時的他並不知道,接下來等待著他的是萬丈深淵,還是星辰大海。

  “就是很混沌的選擇,人生的前二十多年大多都是混沌的選擇,你並不能夠清楚每一步選擇都能規劃得很好。”他說。

  十年音樂夢 受困商業模式

  2005年10月,奉佑生帶著華動飛天(多米音樂的主體)的七八名員工,從深圳搬到北京,那時的深圳欠缺互聯網人才,因此華動飛天將整個互聯網音樂的團隊移到北京。

  “當時搬去北京的感覺其實很不好,北京看起來漫天黃沙,當時心裏的想法是幹幾個月就回深圳,結果在北京就沒回來,在北京一待就是13年。”奉佑生說。

  搬去北京時,奉佑生已經加入華動飛天1年3個月,這時他職務是工程師——華動飛天音樂戰略的執行者。

  華動飛天對奉佑生日後事業的發展軌跡至關重要,在這裏,他由手機賣場的信息管理員,成為了一名軟件工程師,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他的伯樂、導師,也是日後創辦映客的投資人——華動飛天創辦人、青松基金創始合夥人劉曉松。劉曉松早年曾投資騰訊,獲利頗豐。

  從2004年7月加入,到2015年離開,對奉佑生來說,加班到天亮寫代碼,或許是最深刻的記憶。10年間,他由工程師,成長到總監,再到多米音樂首席運營官。不過投身互聯網音樂的10年間,奉佑生並未因開發了家喻戶曉的產品,而獲得財富。

  “我們在做音樂10年的時間,一直有一個痛苦的點困擾著我們,就是商業模式,突然發現版權成本持續上漲,而對應的商業模式不清晰的時候,這個事情就變得很痛苦了。”奉佑生說。

  音頻直播意外引爆支付 順勢轉戰視頻直播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2014年底,多米音樂推出了一個在線音頻多人交流的功能“蜜Live”,功能一上線,卻意外引爆了用戶的付費熱情。這些用戶多是在國外讀書的學生們。當時,內地的在線音樂app逐漸停止向海外用戶提供服務,多米音樂是為數不多仍可以在海外使用的app之一。

  “在這裏面我發現,同類型人群的情感需求是非常強烈的,特別是留學生群體有很強的共鳴,他們大多數都是離開父母在海外留學,其實需要一個共同的群體,尋找共同的話題和情感共鳴點。”奉佑生分析。

  由情感共鳴,延伸至為情感付費,這成了奉佑生日後創辦映客的底層邏輯之一。

  2015年的一天,奉佑生告訴老板劉曉松,他要去開創一個音樂之外新的東西,不想再困在音樂裏了。劉曉松給了奉佑生500萬元,這筆錢就是奉佑生創辦映客的種子基金。

  奉佑生說,創辦映客時之所以要由音頻拓展至視頻的在線互動,是因為他發現光有聲音會限制用戶的留存率,而在人類接受的信息中,聲音只占30%,70%靠視覺。除此之外,那個時候,伴隨4G的崛起,視頻已經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且90後的用戶,娛樂方式已經集中在手機上。

  2015年3月15日是奉佑生轉戰視頻直播行業的開端,他從多米音樂帶出來的小團隊正式啟動這款視頻直播開發工作,那時他還不知道該叫這個產品什麽。

  “當時我定了幾個原則,一是要成為直播行業的代名詞,就像想起汽車就想到寶馬奔馳,第二個是這個名字要有點逼格,還要有點潮,當時我們的定位是讓年輕女性喜歡的時尚直播平臺,最後我讓我們公司四五個九零後待在會議室裏一天,從數千個名字中選了映客。”奉佑生對這個名字非常滿意。

  但是問題來了,選了這個名字,他才發現,作為南方人的他很難把“映“的音拼準,輸入法裏打出來的都是”印客“。不過創業這三年多下來,他已經可以準確發出映客的音。

  兩個多月後,就是2015年5月27日,映客的iOS版正式上線,映客將這天定為司慶。接下來奉佑生帶領團隊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從創業的500萬元資金裏面,拿出200萬元,從一家海外公司購買了實時美顏技術,這個決定開啟了日後直播平臺引入美顏功能的先河。

  “這是決定是來自於對人性的了解,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千古恒定不變,視頻直播產品是挑戰顏值的,必須對顏值有自信才敢開直播,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願意把自己最真實的東西暴露在人面前。”奉佑生說。

  他並不在意當下各類直播平臺上的美女主播“見光死”的問題。在奉佑生看來,美顏技術相當於化妝,但比化妝更簡單,而同類之間的吸引在於心靈連接帶來的衝擊感,突然覺得有個人特別懂你、了解你,跟你特別有默契,並不僅僅只看顏值。

  創業三年多香港上市 短期內不套現

  在創辦映客3年多後,2018年7月12日,映客登錄港交所,成為在香港上市的公司。

  映客IPO定價為每股3.85港元,按此計算,上市後,持有17.8%映客股份的奉佑生,所持股份價值約13.8億港元。當年投資他的劉小松旗下的多米音樂是映客的第二大股東,持股量12.4%,當年的投資的500萬人民幣,如今價值約9.6億港元。

  奉佑生說,自己並沒算過上市後,身家幾何,因為這不重要。“短期內,肯定不會套現。”

  這樣做背後的原因,是因為他仍堅定看好直播行業未來的發展前景。不過在市場來看,視頻直播的風口似乎已過,過去幾個季度無論是付費用戶數量、付費用戶充值金額等相關數據,均呈現下滑趨勢。

  在奉佑生看來,直播僅僅是一個基礎的技術形態,當下市場將泛娛樂直播狹義地等同了直播,僅僅是泛娛樂直播的需求仍遠遠沒有滿足,這個演變需要一個過程。

  “我們近來的數據已經回升了,未來5G來了之後,視頻將有更多的技術展現形式,技術場景的變革也將帶來大量的產品、玩法的變革,以及人們對內容消費方式的變革。”這是他的期待。

  從24歲離開家鄉到東莞,今年40歲的奉佑生用了16年的時間,完成了由一個小鎮公務員到互聯網創業者的轉型。

  7月11日,映客上市前日,奉佑生在發給全體映客員工的內部信中寫道:“我們沒有BAT的加持和站隊,是憑借自己不斷進步的產品和技術創新能力,在最慘烈的千播大戰中笑到了最後。但比起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們前方的夢想。”

  【一線】為騰訊新聞旗下產品,第一時間為你提供獨家、一手資訊。

(責任編輯:婁在霞 HN15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對話映客創始人奉佑生:沒算過身家,短期不會套現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