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CEO發了一條微信長文暴風集團又身陷“暴風”

2018-07-12 08:40:16 金融投資報 

  深交所發函要求公司和馮鑫就一些預測性敏感問題進行解釋說明

  曾經風光無限、一度被冠以“妖股”之名的暴風集團(300431),最近又處於暴風之中了。從7月6日晚間公司公告CEO馮鑫所持暴風集團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凍結,9日晚間公司微信公眾號發布《三年大考,暴風雨中的暴風——馮鑫的內部兩小時長談》,到9日公司股票跌停,再到10日深交所發函要求公司和馮鑫就一些預測性敏感問題進行解釋說明,暴風集團迅速陷入“暴風”。

  記者 蘇啟桃

  對於當前“暴風”中的暴風集團,馮鑫認為要做好兩件事:一是把暴風TV做好,這是暴風集團的未來;二是把原來膨脹心態下的業務進行梳理,動手減負。

  風暴源頭:馮鑫部分股權被凍結

  暴風集團這一次面臨的風暴,還得從7月6日晚間的公告說起。

  公告披露,公司CEO馮鑫持有的暴風集團3271296股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凍結,持股占馮鑫持股的4.65%,占公司總股本的0.99%。凍結原因是中信資本(深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信資本)以股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凍結開始日期為2018年6月26日,凍結到期日期為2021年6月25日。

  就在凍結公告發布兩天後,7月9日晚間公司微信公眾號發布了一條9000字長文,在與暴風市場部負責人Richard的對話下,馮鑫復盤了公司上市三年來的路程。

  根據馮鑫在文中的解釋,中信資本是暴風魔鏡的一個股東,其在2017年提出提前退出,雖然這個提前退出不符合以前的協議(協議約定2020年暴風魔鏡不能上市或者被並購才能退出),為了避免打官司對上市公司形象造成影響,馮鑫本人拿股票質押融資,還了這筆錢,但是只還了5000萬,還有4000萬沒還(3000萬本金+1000萬利息),一時還拿不出那麽多的現金,因此導致了目前司法凍結股票的狀況。

  盡管暴風集團在公告中表示,本次司法凍結事項目前不存在被凍結股份被強制過戶的風險,不會導致公司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也不會對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產生直接影響,但是7月9日,暴風集團還是跌停了,當日報收12.75元,此後的10日股價跟隨大盤有所反彈,但11日再度下挫,報收12.62元,創出歷史新低。

  值得註意的是,就在暴風集團2015年上市之後,公司一度風光無兩,連續29個“一”字漲停板加十多天的持續上漲,令公司股價一度最高飆升至327.01元。然而,三年過去後,復權來看,目前股價已經只有33.41元,僅有當初最高點的十分之一。

  CEO反省:有點膨脹 布局太冒進

  所謂9000字真情復盤,馮鑫在微信文章中也坦言了暴風集團上市三年來的3個問題,主要包括上市以來沒有完成一次融資和並購,對債券融資和股權融資的認識不夠,以及自己有點膨脹,布局太冒進。

  但更多的還是給投資者“畫餅”,給出未來的希望。對於當前“暴風”中的暴風集團,馮鑫認為要做好兩件事:一是把暴風TV做好,這是暴風集團的未來;二是把原來膨脹心態下的業務進行梳理,動手減負。

  對於暴風集團而言,減負並不輕松。比如,其表示未來會縮減團隊人數,將上市公司人數縮減到200人以內,這意味著其裁員規模將達到近50%。同時,將在不借助任何外部援助的前提下,把暴風影音現金流和利潤恢復至“健康”,將魔鏡、體育業務分別進行重組。

  對於暴風TV,馮鑫表示在2019年可以進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應該至少有一二十億利潤的期望值,而且還會保持很高的增長速度。在他的觀點裏,客廳互聯網的價值很大,電視的生命周期長,以及互聯網電視的價值一旦釋放是擋不住的。

  但就2017年年報看來,暴風集團TV業務表現並不好看。2017年暴風電視銷量為84萬臺,低於200萬臺的銷售目標,且僅比2016年增加了4萬臺。主營TV業務的子公司暴風統帥2017年營收13.45億元,虧損3.2億元。

  事實上,馮鑫寄予厚望的暴風統帥,只是暴風集團的控股子公司。暴風統帥成立於2015年6月15日,到2015年年底,暴風集團持有暴風統帥31.97%股權,雖然低於50%,但由於公司為該公司的最大股東,實際控制其經營活動,故納入合並範圍。但2017年12月,暴風統帥進行增資擴股,引進東山精密(002384,股吧)和如東鑫濠,兩者合計出資8億元入股,增資完成後,暴風集團持股下降至21.58%。

  需要註意的是,暴風統帥並表後一直拖累暴風集團,公司此前還收到深交所對公司2017年年報的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現金流為負的原因和改進措施。

  深交所六問聚焦暴風TV

  針對馮鑫微信長文,深交所又一次發函了,六問關鍵問題,聚焦的重點依然還是暴風TV。

  對於馮鑫對暴風TV銷售額的預測,深交所要求公司按年度統計暴風TV業務開展至今的銷售量、銷售額及毛利率等數據,暴風統帥近三年及一期的資產總額、負債總額、營業收入、營業成本、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等主要財務數據。詳細說明前述業績預測的依據、過程,前述業績預測實現所需要的資金投入及來源,相關測算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可實現性,並充分提示風險。

  與此同時,僅持股21.58%的控制權,怎麽看都搖搖欲墜。深交所明確要求公司說明是否可能喪失對暴風統帥的控制權,還要求公司就TV業務經營模式等進行說明。

  另外,馮鑫持股部分被凍結也被深交所關註。深交所要求公司說明馮鑫個人是否還存在類似的債務、擔保或訴訟情況,以及其股權質押情況。

  有意思的是,暴風集團上市後董秘幾度易換,如今是馮鑫親自代理。但很顯然,就其微博長文而言,其並不能勝任董秘一職,不然也不會引來深交所問詢,“公司信息披露制度是否存在缺陷,執行是否存在問題以及擬采取的整改措施。”

  深交所要求公司在7月12日之前做出回復,但截至《金融投資報》記者發稿,公司仍未做出回復。

(責任編輯: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CEO發了一條微信長文暴風集團又身陷“暴風”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