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高斯貝爾上市當年業績“變臉” “希典”品牌主體公司遭註銷

2018-07-12 01:07:10 每日經濟新聞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陳鵬麗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張海妮“不是我不明白,這個世界變化快。”崔健的這句歌詞用來形容高斯貝爾(002848,SZ)的處境再合適不過。

  2009年我國逐漸在各地實行廣播電視“村村通”、“戶戶通”工程,乘著政策“東風”,湖南的高斯貝爾走上發展快車道,並於2017年初在A股上市。不過,上市也就一年,高斯貝爾就因為收購標的存在問題,被湖南證監局責令公開說明相關事項。此外,2018年一季度公司交出一份虧損的成績單。

  今年5月、6月,高斯貝爾相繼註銷郴州希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郴州希典)及郴州希典迪拜子公司。記者了解到,郴州希典是生產“希典”(XIPOINT)品牌產品的主體公司。7月10日,高斯貝爾董秘王春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註銷合並郴州希典是為了優化內部生產管理流程,希典的原業務不會變動,只是由上市公司承接。

  記者了解到,除郴州希典被註銷外,高斯貝爾2015年的兩大個體大客戶郴州市宏發電子原件器材商行(以下簡稱宏發電子商行)、鄭州市管城區慧鑫家用電器商行(以下簡稱慧鑫家電商行)也相繼註銷。宏發電子商行的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坦言:“"希典"和"高斯貝爾"我們都已經不做了,直播星設備這塊沒什麽市場了。”同樣地,慧鑫家電商行的相關人士也告訴記者,在網絡衝擊下,高斯貝爾的產品已經“不好賣”。

  希典業務合並到上市公司

  歷經幾年的籌備與等待,高斯貝爾2017年2月成功上市。上市時,高斯貝爾渾身散發著一種“王者”的霸氣。上市首日頂格上漲後,高斯貝爾股價迎來連續15個漲停板,股價也從發行價6.31元/股,一路飆漲到最高的39.52元/股(前復權,下同)。隨後,公司股價一路下行,2017年底僅剩15.49元/股,直接被腰斬。

  部分投資者可能還沒回過神來,高斯貝爾新的“故事”又開始了。

  2017年9月,高斯貝爾宣布收購深圳市高斯貝爾家居智能電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家居智能)100%股權。隨後,因為深圳家居智能確認收入不符合規定、少計費用等問題,湖南證監局對高斯貝爾采取責令公開說明的措施。

  今年5月下旬,高斯貝爾宣布郴州希典完成工商資料註銷。往前追溯,實際上今年1月,高斯貝爾就宣布了這項吸收合並全資子公司的決定。公司稱,為優化管理結構、提高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公司擬整合郴州希典,由公司為主體吸收合並,吸收合並完成後,郴州希典依法註銷,其全部業務、資產、債權、債務由公司依法承繼,公司將作為經營主體對吸收的資產和業務進行管理。

  公開資料顯示,高斯貝爾旗下數碼電視終端產品有“高斯貝爾(GOSPELL)”及“希典(XIPOINT)”兩個品牌,郴州希典負責“希典”品牌產品的生產。郴州希典成立於2008年,是高斯貝爾的主要生產主體公司之一,郴州希典的深圳分公司也是上市公司的營銷中心之一。

  高斯貝爾2017年年報顯示,郴州希典去年營業利潤虧損1373.4萬元,凈利潤虧損756.4萬元。對此,公司稱主要是匯率變動,導致匯兌損失同比增加所致。

  宣布註銷郴州希典後,今年6月,高斯貝爾再度宣布註銷郴州希典迪拜子公司。對於上述註銷動作,7月10日,原郴州希典總經理、高斯貝爾副總經理趙木林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郴州希典與上市公司高斯貝爾同在一個地址,生產管理也是同一批人負責。但是由於在法律上是兩家公司,在系列產品認證、企業環評等事情上,都要做兩遍。整體系統都需要兩套人馬。上市之後決定還是合並到一起,對外就是一家公司,(這樣就)省去很多沒必要的重復工作。”

  趙木林告訴記者,郴州希典主要做出口市場,以OEM為主。“從收入結構來看,郴州希典出口收入占比在95%左右,而國內銷售收入占比只有5%左右。"希典"這個品牌的產品在國內很少,海外主要是貼牌形式。”

  王春表示,公司在國內市場主要以“高斯貝爾”品牌為主。上市之前,公司就一直有合並註銷郴州希典的想法,但是上市之前,公司要進行重大內部調整會比較麻煩,需要跟各方解釋,別人也會覺得公司是不是有什麽企圖,所以這個調整一直放到上市之後才進行。王春告訴記者,註銷郴州希典後,希典原本的業務沒有變動,合並到上市公司進行運營。

  “直播星設備已不好賣”

  對高斯貝爾來說,上市後的日子並不好過。上市第一年,公司就遭遇了業績“變臉”。2017年高斯貝爾實現營業收入10.78億元,同比下滑2.04%;凈利潤為1498.46萬元,同比下滑76.58%。刨除2017年收購並表的深圳家居智能貢獻的1445.13萬元凈利潤,公司原本的主業已經處於虧損邊緣。

  根據高斯貝爾的招股書,衛星接收機、直播星接收設備、有線數字機頂盒三類數字電視終端設備是公司收入的主要來源。以2016年為例,公司數字電視終端設備的銷售收入占公司總收入的比重超過80%。不過,目前這塊業務的市場狀況正在發生變化。2017年,高斯貝爾的數字電視產品收入同比下滑8.78%。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高斯貝爾昔日大客戶口中也獲悉,高斯貝爾的數字電視終端產品如今確實“不好賣”。

  高斯貝爾招股書顯示,2015年公司突然湧出兩大個體戶客戶——宏發電子商行及慧鑫家電商行。根據工商資料,宏發電子商行成立於2014年10月,次年一舉成為高斯貝爾第三大客戶,高斯貝爾當年向其銷售了1115.34萬元的終端設備;慧鑫家電商行2015年9月成立,短短3個多月的時間,一躍成為高斯貝爾第五大客戶,2015年累計向高斯貝爾采購了1052.23萬元的終端設備。根據公司披露,宏發電子商行和慧鑫家電商行向公司采購的產品主要是直播星接收設備。

  “2015年上半年,直播星設備市場爆發,當時全國處於缺貨狀態,誰(能)拿到貨,誰就能賺錢。”對於個體大客戶的湧現,趙木林如是表示。

  不過記者也註意到,目前上述兩家大客戶已經陸續被註銷:宏發電子商行是2016年6月註銷的,註銷原因為“決議解散”;慧鑫家電商行則在2018年2月註銷。

  對於昔日兩大客戶的註銷,7月10日趙木林給出的解釋是:可能是出於各自公司的經營考慮。

  今年6月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湖南郴州、河南鄭州實地走訪了上述兩家客戶。記者了解到,雖然上述兩家公司註銷,但實體店面仍然存在,而且店鋪內均到處可見“希典”的產品。

  宏發電子商行的註冊地址是郴州市北湖區國慶北路馬家坪市場3棟2樓41號和42號。記者在宏發電子商行看到,三十來平方米的鋪位上仍擺放著不少“希典”和“高斯貝爾”的產品,店內兩名負責銷售的員工均向記者透露,店裏的“希典”產品現在已經不好賣了。

  記者隨後以高斯貝爾經銷商身份與宏發電子商行的相關負責人取得聯系。其向記者證實,2015年、2016年,高斯貝爾的產品確實賣得很好,宏發電子商行主要走批發渠道銷售“希典”產品。“2015年、2016年做得都挺好,2016年以前做得都還可以。賣得最好的時候,那沒統計呢,應該(一年)有一千萬幾千萬元吧。以前我們都是打款排隊拿貨,早幾年還是可以的,2017年之前絕對可以。”

  “衛星(接收設備)現在這塊沒什麽市場了。”上述宏發電子商行的負責人表示,“現在我們公司,"希典"和"高斯貝爾"的產品也已經不做了。現在直播星這塊市場也不怎麽樣了,我們做得少了,公司在改行做其他產品,正在往大家電經銷轉型。”

  在河南鄭州,位於鄭州市管城區鄭汴路89號中博家具市場家電三期B:226號的慧鑫家電商行的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前幾年公司每年銷售高斯貝爾直播星等產品,確實可以做到一年一千多萬元的規模,但現在高斯貝爾的產品銷售情況已經不如以前,主要是“網絡衝擊很大”。

(責任編輯:馬金露 HF12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高斯貝爾上市當年業績“變臉” “希典”品牌主體公司遭註銷》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