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摩拜“賣身”,創業公司只有這個命?

2018-06-12 15:45:37 中外管理  水中玉

   規則就是規則。當夢的起點是由資本主導時,夢的終點也就註定是由資本決定的

  “人生就像騎單車,想要不跌倒,就不能停下來。”

  胡瑋煒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裏,從一名女記者到女總裁,拼盡全力,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創立摩拜單車。她的初心很純粹,只為了更美好地改變生活方式。

  她說,“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義,非常有價值就可以。就算創業失敗了,就當做公益了。”

  “不幸”的是,如今她的這項“公益”事業變成了一項“生意”——“被賣”了!

  2018年4月4日,美團以27億美元的作價全資收購摩拜。這個結局,看起來似乎比那些經歷廝殺過後的“合並”要好些。

  但是,在被“野心家”王興收購以後,身為摩拜創始人的胡瑋煒,是繼續在美團構建的出行版圖裏奮鬥,還是像諸多創業公司的創始人一樣套現走人?

  收購落定後,美團點評CEO王興宣稱將保持摩拜的品牌和獨立運營,創始團隊不會“出局”。按照那些俗套的資本邏輯,這可能嗎?

  有人說,就算胡瑋煒不做摩拜(停下來)了,也至少實現了創業夢想和財富自由,值了!但是,這也許對這個80後女孩不那麽公平。

  彩虹般的創業夢

  1982年出生於浙江東陽,2004年畢業於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新聞系的胡瑋煒,在創立摩拜單車之前,其擁有超過10年的汽車科技媒體工作經歷,曾經在《新京報》、騰訊、極客公園等機構做過記者,在汽車領域積累了一定的資源、人脈和經驗。

  重要的是,這些從業經歷,讓她格外關註科技對生活帶來的改變。

  2013年年初,胡瑋煒去了一趟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她看到了很多汽車公司展示的汽車,非常激動,立馬產生一種非常強烈的感受:未來汽車可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拉斯維加斯之行回來後,她試圖說服當時的老板,做一個關於汽車科技的欄目。但很遺憾!老板沒同意,於是她幹脆辭職,自己做了一個汽車科技新媒體:叫GeekCar極客汽車。

  很多人有一個認知,就是媒體人不適合創業,成功案例也不多。但對於胡瑋煒,卻剛好相反。她不僅有美好的創業夢想,重要的是,她想到了什麽就一定要去做。

  就像後來做摩拜單車一樣,她說:“如果我不去做的話,我會很難受。”

  “其實我不是一個特別有野心和企圖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種——如果我心裏有一個想法,它就像種下了一顆種子,然後它就會不斷地發芽。”對於創業,胡瑋煒表現得非常從容。

  而創業的奇想,來自於她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看到公共自行車停在路邊,但不知道怎麽騎上它。“其實在城市裏面騎車去遊蕩還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勁地想知道我該怎麽來租這個車。但我不知道去哪裏辦卡,也不知道去哪裏交押金……”

  事實上,移動支付在中國已經鋪天蓋地流行了,為什麽不用先進的技術手段解決這個騎行問題呢?

  就這樣,“做一輛隨騎隨停的自行車”,開始在胡瑋煒心裏萌生。

  夢想被現實收割

  直到有一天,胡瑋煒和一幫投資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時候,機會悄然而至。

  當時,蔚來汽車創始人,也是後來她的天使投資人李斌突然說了一句話:“哎,你有沒有想過做共享單車呢?用手機掃描開鎖那種……”

  就像立刻被雷電擊中了一樣,胡瑋煒立馬反應過來,很激動地說:“我可以做這個。”

  當時在場的很多人都不看好這個項目,也不知道該怎麽做。但是只有胡瑋煒大方接受,並且願意試試。

  後來,胡瑋煒變成了這個項目的牽頭人,也成了摩拜單車的創始人。

  摩拜2015年1月成立之後,經過一番運作,2016年4月單車正式上線,並在上海投入運營,“讓騎行改變城市”的共享單車一下子如潮水湧來,也確實改變了城市中人們的出行方式。而資本也嗅到了巨大的商機。

  隨後,一輪一輪的投資加速了這個新生種子的超常生長。投資方包括馬化騰、王興、李開復、熊貓資本、愉悅資本、紅杉資本、高瓴資本等創投界大佬及機構的身影,他們成了摩拜在日後發展中的強勢推手。

  當摩拜在全國遍地風行,尤其是從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上半年掀起各個城市的“彩虹大戰”之時,共享單車這個新興的行業進行著瘋狂的燒錢與擴張,勢不可當。這樣的情形,此時已經不由胡瑋煒這個小女子掌控。

  在摩拜擴張的那段時間,負面問題開始頻頻暴露——車子被偷,滿大街亂停亂放,甚至車子被人扔到河裏,讓胡瑋煒一度很是“心疼”。“我感覺就好像兇殺案現場一樣。”她自嘲。

  與之伴隨的,還有摩拜的盈利問題一直沒有找到突破點,“燒錢、炒作、騙風投”等眾多質疑聲,都考驗著胡瑋煒的創業團隊。

  但她深知,奮鬥的路上,自行車和自己都不能“掉鏈子”。就在今年3月5日她發的微博上,她還一直給自己加油、打氣:

   “創業是一種奮鬥的方式,每一個人努力做出的小小改變,最後都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為美好的改變拼盡全力,這就是我們回答世界的聲音。”

  但是,夢想終被現實所摧毀。

  4月3日晚9點,由董事長李斌召集的摩拜股東大會在北京東三環的嘉裏中心舉行。摩拜的大小股東悉數到場,糾結等待摩拜最後的命運。

  不出所料,2小時後,投票落定——摩拜被美團以27億美元拿下。

  這27億的交易細則是:美團出16億美元的現金,加上11億美元的股票。摩拜的股東退出,換成一部分的現金及一部分美團的股票。

  從傳言到蓋棺定論,一共經歷了96小時。這裏面的“劇情”也被業界給予種種解讀。

  創業公司的命運似乎始終是資本家手中的籌碼,哪管什麽美好與夢想!就在美團拿下摩拜之前,餓了麽被阿裏以95億美元全資收購,餓了麽創始人張旭豪曾經豪言要上市的決心以及由來已久的創業夢想,也由此終結。

  互聯網江湖血雨腥風,大魚吃小魚的遊戲規則一直在不斷上演。為什麽創業公司不是累死在路上,就是被大魚吞噬?

  創始人套現,也許只是必然結果,但同創業者的“夢想”相比,數億現金只是換來了財富自由,並不意味著人生價值的完美實現。

  創業者的結局是註定的

  “規則就是規則,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這個決定,希望大家不要後悔。”摩拜CEO王曉峰,在摩拜被收購落定時無奈地說。

  從王曉峰的話語中,摩拜的創始團隊在這場博弈中,幾乎無反駁之力已盡顯。

  根據規則,當所有優先股股東的股權中超過50%,重大事項即可生效。不難想象,在這場創業者與資本的博弈中,摩拜團隊的話語權不大。因為隨著一輪一輪的融資,摩拜創始團隊的股份被大大稀釋。而身為創始人的胡瑋煒,也僅有接近9%的股份。

  在摩拜的身後,站著一堆強大的資本勢力。此次收購的主導者,傳言是馬化騰。

  小馬哥在摩拜的壯大過程中“助力”不小,且騰訊在摩拜占有20%的股份。對於摩拜而言,資本就是資本,資本投了你,就是拿來掙錢的,他們最後是要套現的。

  眾所周知的是,共享單車自誕生到現在,一直在進行著無底洞一般的燒錢大戰,沒錢的早已死掉,有錢的繼續燒著,表面風光,但內心焦灼。

  摩拜單車的財報顯示,其2017年12月的收入僅有1.1億元,除去5.65億銷售成本、1.46億管理支出以及0.8億減值損失,當月虧損高達6.81億元。持續虧損,能虧多久?

  這個,投資人心中是有定數的。到了一定時限,他們就迫不及待了。對於快進快出的投資人而言,只想套現離場,所以早早結束戰事為上策。

  而事實上,摩拜在過去一段時期內,一直在尋求獨立融資。相傳最先開始接觸的是滴滴,但滴滴只想入股,不想吞掉。於是,滴滴給出了投資6億美元、估值45億美元的方案,並且要拉上軟銀一起投資。

  但顯然,這不符合馬化騰的目的——他不想讓摩拜身後站立的是阿裏系。而騰訊是美團的投資者,讓美團接手摩拜,才是騰訊實現收割且對抗阿裏的最好對策。

  所以,摩拜CEO王曉峰在投票結果出來以後,表達了最切實的無奈:“自己的態度一直都是堅持公司獨立發展,但胳膊擰不過大腿,在中國創業公司永遠繞不開各種巨頭。”

  創業血拼過後,到頭來都還是巨頭的囊中物。從開始扶植創業者的夢想(種子),到最後收割利益(果實),似乎其中起主導因素的只有錢。這樣的現實,澆滅了創業者的激情,也扼殺了獨角獸們發展壯大的雄心。

  而那些體量更為龐大的巨頭們,在進行著它們自己勢力版圖的擴張,暗流湧動。

  4月4日淩晨,王興在飯否上發文回應收購事件稱:摩拜是少有的中國原創,是難得的有設計感的品牌,有著巨大的社會價值,將和美團一起開創更輝煌的未來。

  在這筆“買賣”落定後,雖然胡瑋煒深信王興對摩拜的看重與信任,也堅信在王興的手中,摩拜有辦法獲得新的發展空間,“大家都喜歡戲劇性,然而我更願意積極看待一切。謝謝所有人把我們捧到改變世界的高度,也謝謝大家對摩拜的重新審視。”但是,胡瑋煒的內心同樣糾結:資本是助推你的,到最後其實你都得還回去……

 

  

(責任編輯: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摩拜“賣身”,創業公司只有這個命?》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