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柳傳誌“喊冤”,誰在操縱聯想5G投票門?

2018-05-17 07:37:13 和訊名家 
  

  昨天,退休多年的柳傳誌罕見發聲,聯合楊元慶朱立南發布了一封內部信——《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

  柳傳誌說:近期突然有人指責聯想,致使聯想的聲譽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他已經跟任正非先生通了電話,確認聯想的投票沒有問題。還表示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當天,柳傳誌再度發聲,稱這是一起動機極為惡劣的陰謀,並呼籲聯想員工與邪惡勢力戰鬥到底。

  最近的聯想,確實有點難過。幾天前,有網友翻出兩年前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表決會議上,聯想沒有給華為投票的舊聞,炮轟聯想不支持華為的方案,甚至為其扣上“不愛國”的帽子。

  雖然聯想和華為都進行了辟謠,但輿論並未偃旗息鼓。

  再加上,5月初,聯想集團因為股價低被移出恒生指數成分股,聯想仿佛被卷入一場風波,頻頻被討論,還有人指出聯想這是到了中年危機。

  那麽,聯想的投票到底是怎麽回事?5G專業領域2年前的投票被翻出,到底是巧合還是有預謀?聯想有沒有遭遇中年危機?小巴采訪了幾位大頭,來聽聽他們的分析。

徐勇中國通信業知名觀察家
徐勇中國通信業知名觀察家

  聯想“5G投票”風波有蹊蹺

  5G需要大合作

  簡要回顧一下故事的大致情節,就能得出聯想對華為兩次提出的關於數據信道短碼的提議都給予了支持的結論。

網上所謂的聯想棄權和反對,均是謠言。

  眾所周知,5G是未來10年全球信息通信技術的戰略制高點。世界各國都在傾力搶占5G技術標準的制高點,希望以此在未來的市場大蛋糕中多分一杯羹。

  眼下,正是相關參與方積極完善技術,團結盟友,爭取自己的最大份額的關鍵時刻。再加上還有中美貿易談判的大背景,這個關鍵節點上忽然爆出中國陣營內部不和的大新聞,實在是有點蹊蹺。

  事情並不像網上所說的那樣簡單,而是有人在5G標準制定的關鍵時刻,故意出來散布一些不利於中國陣營團結的言論。

  此前,去年以來一直在5G推進步伐上十分積極、被譽為“5G先鋒”的中興通訊(000063,股吧)忽然受到了美國禁運,公司運營陷入休克狀態,美國在禁運中興、制裁華為之後,也把聯想納入間諜嫌疑名單。在人們還在猜想美國要如何對中國陣營下手時,“5G投票”風波對於美國來說來得恰到好處。這次風波令人不寒而栗。

國家高層對於5G的發展態度是積極的、開放的,形成一個全球統一的5G標準不僅是全球移動通信界的願景,也是中國各方的共識。
  國家高層對於5G的發展態度是積極的、開放的,形成一個全球統一的5G標準不僅是全球移動通信界的願景,也是中國各方的共識。

  全球5G標準的統一需要合力,在全球一盤棋的大背景下,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公司想要“碾壓”對手,形成“一家獨大”都是不可能的。

  要形成一個統一5G標準,既需要有關各方貢獻最新研發成果,又要盡可能團結大多數,甚至必要時尋求適當合作妥協。需要提醒的是,在信息通信業最核心的技術領域,中國企業的原始創新能力還需進一步提高。在5G全球標準的推進中,中國公司能盡量多貢獻自己的創新成果,在一些關鍵技術領域盡可能多擁有一些話語權,就是最大的勝利。

  最後,作為從事通信行業新聞工作近20年的我說幾句心裏話:華為和聯想都是中國企業的傑出代表,都為中國信息通信業的發展做出了了不起的貢獻。尤其是在全球化的道路上,幾乎沒有其他企業可以與它們比肩。

  我們不能因為眼下華為業務發展快一些,聯想處於調整期,就任憑一些網絡噴子肆意往聯想身上潑臟水。在聯想受到謠言困擾的時刻,華為發聲支援,已經說明聯想與華為並無芥蒂。因此,聯想肯定不會在投票中故意不去支持華為。

  5G大考在即,未來的道路還長著呢,我們需要攜手並進,關鍵時刻千萬不可自亂陣腳。

丁道師資深互聯網觀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長
丁道師資深互聯網觀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長

  挑撥聯想和華為矛盾只是開始

  我們要警惕“親者痛,仇者快”

  聯想和華為的投票事件,在我看來是一起蓄謀已久的挑撥巨頭生亂的行為,背後的“大贏家”思路很清晰。

  步驟一:拋出“技工貿”和“貿工技”之爭,從理論高度分裂兩家。

  有人指出,聯想代表的是“貿”,華為代表的是“技”,以此批評聯想。這就是把十年來中國研發實力不夠的鍋甩給了柳傳誌的聯想。其實,這是中國企業在不同階段的不同選擇,沒有早期經濟發展的基礎,中國就沒有今天重視科研的條件,這是經濟學的基本邏輯。

  步驟二:捏造或者移花接木具體的兩家不和論據,投票只是之前的事情,還會有其他事件做補充。

  步驟三:從企業領導人“問題”入手,調動公眾情緒。(這一步很可能正在醞釀)

  挑撥聯想和華為矛盾只是開始,同時進行的還有阿裏和騰訊。金庸老先生的《天龍八部》,幾十年前就把這一切寫透了。我們要警惕“親者痛,仇者快”。

關於聯想的中年危機,80年代創立的那些大民營企業都遇到過,如海爾開創了新模式去應對,任正非還說過“華為隨時可能會倒閉”。
  關於聯想的中年危機,80年代創立的那些大民營企業都遇到過,如海爾開創了新模式去應對,任正非還說過“華為隨時可能會倒閉”。

  聯想沒有很多人說得那麽不堪,這些年開發了不少智能硬件產品,也通過收購完善其對服務市場的布局,聯想集團年銷售額近3000億人民幣,聯想從2000年以來投資了上百家企業等等,我們不能對聯想的探索視而不見,而僅僅通過市值去判斷其價值。

  當然,聯想也有不足,面對機遇節奏過慢,但“聯想不行了”這種話絕對言過其實。

我們要客觀地看待聯想,不能因為華為太強而去襯托聯想不夠強。

  柳傳誌的罕見發聲,足以證明這個事件對聯想的聲譽造成了很大傷害,也相信聯想會轉變思路,拿出相應的解決方案,更快地運轉企業和貼近市場。

盤和林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
盤和林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

  聯想最大的危機是失去了“聯想”

  需擺脫硬件發展,轉型信息化領域

  聯想“投票門”時隔兩年被挖出來絕非偶然,原因是復雜的,一方面與做空聯想的勢力有關,另外也是“破窗效應”使然。

  不過,“投票門”事件聯想確實值得反思。柳傳誌在聯名信中表示,聯想代表遵循兩個選擇,一是基本的,要維護企業的利益;還有一個更高的原則是要註重大局。

  大局就是國家和行業發展的整體利益。但在柳傳誌接下來的回復中,顯然沒有遵循“更高”的利益在先,而是在“長碼”投票中基於自身利益。我認為,技術無國界,但從美國近期一系列針對華為、中興等行為來看,企業是有“國別”標簽的。

在“更高”利益的大局面前,企業利益必須讓步於國家利益。

  從目前來看,聯想最大的危機不是恒指危機,而是失去“聯想”(敢想敢闖的創新精神和機制)的危機。

  從業務結構來看,PC當前仍占據聯想利潤來源及營業額的重要比重,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占據著聯想有限的人力物力資源。

  其實,像聯想這類巨頭,不在於企業利潤最大化,也不在於技術研發,而在於是否把握住未來趨勢。在資本市場中,互聯網趨勢中的企業總是能獲得很高的估值,例如小米還是虧損的,但估值或達1000億美元。

實際上,聯想業績是穩健復蘇的,聯想2017/2018財年第三財季的營業額約130億美元,創下了過去三年來單季新高並直逼歷史最高水平;稅前利潤達到了1.5億美元,其中同比大增48%,環比更是暴漲329%。
  實際上,聯想業績是穩健復蘇的,聯想2017/2018財年第三財季的營業額約130億美元,創下了過去三年來單季新高並直逼歷史最高水平;稅前利潤達到了1.5億美元,其中同比大增48%,環比更是暴漲329%。

但對不起,資本市場就是這麽殘酷,不僅要看當前的業績,更要看未來。

  這也是聯想臥薪嘗膽的方向,PC業務即便壟斷全球、賺得盆滿缽滿,也會缺乏想象空間。小米宣布硬件利潤不超過5%,可見當前已經不是靠硬件賺錢的年代了。

  聯想必須重拾“想象”,加快人工智能、大數據中心等領域的投入,而不是PC業務的研發投入。

  聯想盡快從硬件制造商向信息服務商轉型並非沒有基礎,這兩年聯想在數據中心業務、“設備+雲”及“基礎設施+雲”業務等“智能化”領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並成為利潤重要增長點。

  聯想繼續衰落還是打漂亮的反擊戰,完全取決於自身。作為記憶中抹不去的“聯想”,讓我們給予聯想一些寬容與等待,期待它臥薪嘗膽給我們以驚喜。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柳傳誌“喊冤”,誰在操縱聯想5G投票門?》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