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還沒上車就知道長相?交通部對順風車社交說“不”

2018-05-16 07:57:19 新京報  陳維城 江波

  最近91年的小羽(化名)把自己主頁個人信息的年齡一欄改成70後,美顏頭像換成了一只貓。

  “這是女乘客的自我保護方式之一,希望關閉社交功能,不想被隨便評論,讓出行更純粹一些”。小羽說。

  5月15日,交通運輸部有關負責人表示,與網約車不同,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拼車、順風車,是一種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但目前一些平臺公司推出的順風車業務增加了過多的社交功能,偏離了提供出行服務的本意。

  在此之前, 5月11日,滴滴宣布自5月12日0點起,順風車業務在全國範圍內下線,停業自查整改一周。

  5月13日,主營順風車的叫車平臺嘀嗒出行暫停了用於社交的“結伴”頻道。嘀嗒在APP內發布消息稱,“正在對結伴頻道進行優化調整。調整期間,發帖和回復功能暫時無法訪問。”。

  在新一輪審查之下,順風車這個主打社交+O2O模式的出行服務將何去何從?

  交通部:有平臺順風車非法營運存隱患

  嘀嗒下線社交應用“結伴”

  “你我同行,遇見美好”。2015年6月1日,滴滴正式上線“順風車”,按照當時的宣傳介紹,其最大的亮點是增加了“社交元素”。

  按照柳青的描述,滴滴順風車會建立乘客和車主的雙向評價體系。即拼車結束後乘客和車主可以通過貼“標簽”互評,而順風車平臺後期也會根據標簽進一步為用戶匹配相似的同路人,乘客和車主都將有機會結識更多誌趣相投的朋友。

受到爭議的順風車社交屬性
受到爭議的順風車社交屬性

  2016年6月,另一家出行平臺嘀嗒出行新增“結伴”頻道,具有很強的社交屬性。

  據了解,用戶進入結伴頻道之後,會發現“周邊郊遊”、“同城活動”、“一起看世界”、“曬圖求脫單”、“結伴跑步健身”、“尋找上下班拼友”六個主題,為用戶構建多個出行場景。用戶可以選擇不同的主題,發布或找到適合自己的出行意向,然後尋找與自己誌趣相投的人,一起完成一次誌趣相投的出行。

  目前,順風車領域以滴滴出行與嘀嗒出行為主,近期高德也宣布入局順風車。據嘀嗒方面的數據顯示,其已擁有超過8000萬用戶,1250萬車主。滴滴順風車數據顯示,其已覆蓋國內近400座城市,匯集了2300萬車主分享自己的座位。

  然而,被滴滴稱之為“亮點”的社交功能因近期一起兇殺案件而備受詬病,整個順風車行業也面臨整頓。

  順風車司機可以評價乘客,尤其是女乘客被貼上“美女”、“顏值高”等特征,增加了女乘客的風險。

  滴滴方面已經自5月12日0點起,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停業自查整改一周;13日,嘀嗒也對順風車平臺進行優化,“結伴頻道調整期間,發帖和回復等功能暫無法訪問。”
13日,嘀嗒也對順風車平臺發帖和回復等功能無法訪問
13日,嘀嗒也對順風車平臺發帖和回復等功能無法訪問

  截至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發稿時,嘀嗒方面未對暫停“結伴”的原因和整頓進展進行回復。

  5月15日,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副司長蔡團結接受央視采訪時也表示,目前一些平臺公司推出的順風車業務增加了過多的社交功能,偏離了提供出行服務的本意,甚至有的平臺公司以順風車名義行非法營運之實存在巨大安全隱患。

  乘客曾要求滴滴取消順風車評價未果

  滴滴:標簽添加後無法刪除

  車主劉峰認為,這些信息可以幫助自己選擇乘客。由於經常深夜下班時接單,劉峰對於乘客有自己的一些選擇“標準”,會優先選擇評價分比較高的乘客,“上車前也會打電話聯系對方,喝醉酒的,多位男性乘客的就不會接單。”

  不過,有受訪的女乘客對順風車的這種社交功能設計不滿。家住河北燕郊的王燕(化名)14日對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回憶,早前有一次她叫了一輛順風車去首都機場附近,當天晚上便收到司機的騷擾信息,“大概內容就是,你晚上一定很寂寞吧?我可以去陪你”,她回憶,“早晨坐車的時候,那個司機還算有禮貌,稍微寒暄了幾句,說在燕郊有好幾套房子,我沒接話。”

  她事後向滴滴方面投訴,“對方說要去核實,後來又電話追問,對方還說要去核實,之後就再沒給我回復過。”這次之後,王燕只坐同事的車,或者小區業主的拼車。

  王艷建議滴滴方面應該取消司機評價時涉及乘客外貌的一切標簽,“像什麽‘氣質美女’‘安靜美少女’‘素顏美女’這種,感覺就像讓別人挑選似的。”
滴滴順風車評價標簽頁面
滴滴順風車評價標簽頁面

  值得一提的是,有網友表示,曾讓滴滴方面刪除這類外貌標簽未果。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查看滴滴順風車用戶指南時發現,在“是否可以修改評價”一欄裏,明確寫著“每個行程最多可為對方添加三個標簽,標簽一旦添加後無法刪除。”

  此前滴滴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表示,“我們的願景,是通過不斷優化司乘匹配度和順路程度,提升用戶體驗,讓分享出行變得更簡單、更高效。”滴滴還推出順風車業務獨立APP。

  而嘀嗒官方介紹稱,用戶可選擇結伴頻道不同主題,發布或找到適合自己的出行意向,找到誌趣相投的夥伴。

  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順風車加入社交模式可以增加出行的樂趣,車主與乘客的互評提高了雙方的信任度,也為之後的下單的乘客和接單的車主提供服務參考。當然順風車的審核不僅嚴格車主準入,同樣也要規範乘客的行為。社交互評起到了一定作用。

  “順風車大部分是一次性交易,而且很大的問題就是費用不足以激勵很多司機提供車輛,也不足以讓很多用戶選擇順風車。導致供需配比不足。有了社交,順風車可以帶給用戶的價值就不僅僅是出行和賺一點油費了。”

  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認為,任何互聯網產品增加社交模式都是為了增強用戶粘性和活躍度。社交可以說是成本最低的促進活躍的方式。對於滴滴順風車這次的事件,他認為不是社交的罪過。

  社交模式變成異性騷擾?

  實際上,順風車並不是網約車。根據2016年7月交通運輸部公布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下稱辦法),“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為順風車、順風車,按城市人民政府有關規定執行”。順風車不受辦法的約束。

  2016年12月,北京市頒布的《北京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顯示,北京鼓勵私人小客車合乘,要求車輛是北京市號牌的7座以下小客車,駕駛員每天合乘頻次不超過兩次。山東濟南市規定顯示,私人小客車合乘不屬於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為合乘各方自願的民事行為,相關權利、義務及安全責任事故等責任由合乘各方依法、依約自行承擔。

  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查詢各地相關管理辦法,很少有地方相關部門發布獨立的順風車監管措施。順風車監管存在空白,容易造成個別人鉆空子。

  家住重慶萬州的何緣(化名)女士提到,“有的司機是無聊,不為掙錢,求刺激。朋友一次叫車,司機來了一看是男生就不接了,讓改叫車。”

  在北京做生意的洪濤(化名)反映,曾遇到過司機接單後要求乘客先取消行程,在平臺之外結算。結果一路上接了好幾個乘客,大家都要付車費。他還遇到過註冊車輛與實際接單車輛不一致情況,司機解釋說這是他媳婦的車。

  乘客齊進(化名)也遇到過司機讓取消行程的情況,在他看來,一些司機為了避免滴滴抽成,讓乘客先取消訂單,但這樣的話車輛就處在平臺監管之外,對乘客來說風險系數會大大升高,“遇到這種情況,乘客還是慎重點吧”。

  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副司長蔡團結表示,規範私人小客車合乘,要探索建立政府部門、企業、合乘雙方等共同參與的多方協同治理機制。部分還未出臺私人小客車合乘的城市人民政府要加快落實國家層面的改革意見,出臺私人小客車合乘實施細則,明確有關各方的權利和義務。

  蔡團結認為,各地要加強對平臺公司推出的順風車業務進行監督檢查,督促企業合法合規開展業務,嚴厲查處以私人小客車合乘之名行非法營運之實的違法行為,防止好經念歪,保障各方合法權益。平臺公司要按照相關規定,切實履行運輸服務責任,加強信息審核,確保合乘安全。

  有業內人士表示,監管部門應該很快就會出臺措施,加強對順風車的規範性治理。

  順風車司機劉峰表示,“順風車規範了對我們也有好處,以後就能愉快地接單了。”

  故事 · 順風車裏的生活

  乘客——實惠但偶會被騷擾

  “加一塊兒得有50次以上了。”在北京周邊上大學的趙霽陽(化名)是順風車的重度使用者,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她至少使用過50次順風車。

  “順風車便宜啊”,在解釋為什麽愛用順風車時,趙霽陽這樣說,“不想擠公交車,順風車會到我指定的地點接送,到北京城區費用大概四五十塊,同樣距離用快車的話得八十到一百了。”她表示,像類似距離的順風車,自己一周坐兩到三次。

  趙霽陽介紹,“男司機女司機都會主動找你說話”,根據她的經驗“話多的開的車都一般,開十幾萬的車,一般就是公司職員下班接幾單,或者個悶兒的中老年人”。“開好車的司機如果你不怎麽回應他,他也就不理你了”,趙霽陽說。

  乘客選擇順風車出行多是從價格角度考慮的。在北京西二旗上班的IT從業者陸亮(化名)表示,選擇順風車主要是因為便宜,“比打車便宜,上下班坐過幾次,遇到的司機都是在附近上班的人。”

  坐順風車也會遇到過一些困擾。“有一回上了車,司機要加我微信,說你真的跟留言評價的一樣 ‘漂亮’”,趙霽陽開玩 笑地說“,我當時很不自在”。

  司機——滿大街都是有故事的人

  “夜裏下班,順路捎個乘客可以聊天解乏,更重要的是可以分擔通勤成本。”5月15日,滴滴順風車車主劉峰(化名)向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介紹了開順風車的原因。

  2017 年初,在北京磁 口附近上班的劉峰把家搬到了河北香河。“北京到香河單程50多公裏,每天往返油錢就得六七十”,為了節約通勤成本,劉峰加入了順風車隊伍,“香河在北京的上班族挺多,如果打車的話大概200 元,而選擇順風車只需要50元左右,這樣乘客省了錢,我油錢也有人分擔。”

  在順風車平臺上,愛聊天的劉峰結交了不少朋友。時間長了,有不少乘客繞過平臺成為劉峰的車友,經常在劉峰單位附近“站點拼車。

  “有個小夥和我很投緣,一起拼車有半年”。交往中雙方還互相給出不少工作上的建議。“現在我們還保持聯系,平常也會約飯”,劉峰相信人性本善。

  車主袁先生在嘀嗒順風車平臺上也分享了自己的經歷,“我喜歡和陌生人聊天,滿大街都是有故事的人,每個人的生活都可以寫成劇本,陌生人之間,其實更容易談心。”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家住浙南的林楊(化名)工作之余加入了順風車隊伍。“順風車的最大樂趣在於可以很不同的人聊天,分享不同的經歷。

(責任編輯:崔晨 HX015)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還沒上車就知道長相?交通部對順風車社交說“不”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