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2018-05-15 18:59:45 和訊名家  咕咕

  對話節目《不可說》第一期,天然美女劍橋學霸王諾諾和整形美女吳曉辰,展開了一場內在美和外在美的較量,引起了大家對於美的新一輪討論。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就像節目一開始主持人陳曉楠說的,我們不預設立場,也不做評判。

  外在美和外在美,到底哪個更重要?

  看看她們怎麽說。

  1

  雙方入場

  首先介紹一下兩位主人公。

  59萬贊同、38萬人關註,知乎女神王諾諾,整容0次。本科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讀經濟學,研究生在劍橋學習環境經濟學。科幻作家、知乎大神、選美佳麗、互聯網公司行業分析師。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整容美女吳曉辰,整形醫院老板。14歲就被媽媽帶去整容,後來一直不間斷地做新的項目,每年都要做一次大型手術,瘦臉,抽脂,填充,截骨等等。整容大概花了400萬——“我的臉是一棟樓”。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2

  不漂亮=平凡?

  節目一開始,吳曉辰說到了自己整容的初衷。

  小時候的她是個大大咧咧的體育生,後來進了藝校,身邊有太多美麗的女孩子,才發現自己需要提升的地方太多了。

  後來,吳曉辰越來越為自己的形象感到自卑,恰好媽媽也是個孜孜不倦追求美麗的前衛女性,於是不甘平凡的她踏上了整容之路,並確定“

  註定要變成現在的自己”。

14歲的吳曉辰(最右)
14歲的吳曉辰(最右)

  看到這裏,你或許會提出跟王諾諾有一樣的疑問,難道“

  平凡跟樣貌是掛鉤的”嗎?

顯然,在吳曉辰眼裏,答案是肯定的。
  顯然,在吳曉辰眼裏,答案是肯定的。

  王諾諾卻並不認同:“其實有一些非常平凡的女生,比如說公交車上、地鐵上遇到的那些長相很平凡,一臉雀斑的女生,依然平凡而幸福地過完了一生。”

  “但是很多來整容的女孩,是不想那樣甘於平凡的。”吳曉辰回答道。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換句話說,是不是漂亮的女孩更容易過上精彩的人生呢?

  這個問題很難有唯一的正確答案,就像今天的兩位女主角,她們更像是內在美和外在美的兩個極端,可生活中,更多女孩需要面對的是遊離、徘徊在兩者之間的尷尬狀態。

  內在美當然是我們上下求索的精髓,我們每個人從小都被教育,多讀書、多學習、身體和心靈總要有一個在路上,要做個溫良恭儉讓的公民,要做個對社會、對家庭有用的五好青年。

  可有點殘酷的是,外在美成了更直觀、更快速的判斷標準。人們都說不要戴著“有色眼鏡”去看人,可是當每個人都戴上了”有色眼鏡”的時候,這件事也就變得稀松平常了。

  不能說這是壞事,佛學說相由心生,淺意就是人的儀容外表總受心靈思想因素的影響,不是沒有道理的。

  一個人對於自己外表的重視,側面反映出她(他)對於他人的尊重。端正、得體是基本,而美貌則是更高的要求了。

  沒人不喜歡姣好的面容,只是總有人說註重外表等於膚淺,弄得大多數人不願意承認罷了。

  3

  可以復制的美

  早晚被取代?

  對於外在美的不care,王諾諾表示自己可能是受了媽媽的影響:

  我的媽媽真的挺不好看的。她自己做生意,完全沒有沾上相貌0.1的光,但是後來能贏得尊重和地位也好,或者說是有自己的一個作品、一個企業也好,跟我爸爸的婚姻也挺幸福的,我覺得這也是女人可能的一種方向。”

  這時候吳曉辰說了一句話:“

  你有沒有想過,美的東西會有加成。”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而王諾諾沒有直接回答:

  “我平時業余會寫科幻小說,然後會很無恥的去翻貼吧上的評論,大家都說現在不就是美女寫這種(小說),我就會很生氣。然後後來我寫的故事裏都不會出現女主角,或者說不出現感情線。”

  對王諾諾來說,這種美的加成並不是她想要的。

  “我不希望大家把我的努力,或者說我的一些東西,被這個事情給掩蓋過去了。我會覺得很生氣。

  我本來就很強,為什麽你們把這兩件事情聯系在一起。這是分開的兩件事。”

這句話讓我想到了很多電視劇裏的橋段,勤奮努力的女主靠著自己的實力贏得了晉升,卻在上廁所的時候聽到外面的同事議論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張臉”。
  這句話讓我想到了很多電視劇裏的橋段,勤奮努力的女主靠著自己的實力贏得了晉升,卻在上廁所的時候聽到外面的同事議論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張臉”。

  到底是美貌加速了成功,還是憑雙手努力不靠臉?無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漂亮總不是一件錯事。

  王諾諾問了吳曉辰一個問題:現在的科技已經很發達了,別人也可以通過各種手段向你的美貌無限靠攏,你會覺得被取代嗎?

  “不會,每年的流行都不一樣,我也會根據流行繼續改變自己。”

  吳曉辰對美的追求從來都很“明目張膽”,選秀、模特大賽、時尚走秀,她經常出現在各種與“美”有關的場合,2006年還獲得了第六屆中國職業模特選拔大賽的亞軍。

很有意思的是,王諾諾也參加過選美比賽,並且取得了還不錯的第六名。
很有意思的是,王諾諾也參加過選美比賽,並且取得了還不錯的第六名。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對於選美,王諾諾在知乎上給出了自己的定義:

  所謂選美,並不是在一群美女裏選出最美的那個,而是自個兒選自個兒。

  如果說自拍是關於自我和本我一廂情願的終極臆想,那十個別人的鏡頭就是十面角度相異的鏡子,鏡子裏十個不同的你在哭在笑在胡說八道,腦子裏心底裏犄角旮旯裏的念頭對你自己來說,就是一覽無余了。

  你走到十面鏡子跟前,躑躅再三,打量再三,撥開雲霧見未來,選出一個最美好的你。

  這是選美。

  比賽的“比”不是把別人比下去,它更加類似於天涯若比鄰的“比”,和一群女孩兒比肩依靠,扶持成長,這想想就覺得美好。

  說是體驗生活也好,愛美也罷,即便是沒有吳曉晨那樣對美的極致追求,王諾諾還是希望自己能被美麗肯定。

  4

  追逐美還是回避美

  是誰在擰巴?

  王諾諾說了一段往事:“我曾經遇到一個人,他對我說,你要記住一點,你的長相其實是可以的,但不足以能夠讓你靠長相吃飯,那你就幹脆忘了這件事,你還有別的飯可以吃啊。”

  當時的王諾諾覺得很釋懷,“

  我覺得他說的好有道理!”

也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徹底放棄了自己對美的執念,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成了現在的美女學霸。
  也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徹底放棄了自己對美的執念,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成了現在的美女學霸。

  畢竟對於學霸的顏值,普世價值觀還是比較寬容的,王諾諾這步曲線救國,也算是大獲成功。

  這時,一直處於被動的吳曉辰找到了突破口:

  吳曉辰:我發現你是很糾結的,會隨著別人的想法走。但是我是不會的,我自己認定的事情就會堅持到底,很多人都給我說,你不要再整了,你的臉已經很完美了,但是我還是知道自己哪裏有缺陷,還是要更美,任何人都不會去阻擋我做這件事情。

  王諾諾:那你怎麽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呢?還是你確實感覺到了快樂?

  吳曉辰:對。我會知道你不讓我做這件事情我會多難過。

  王諾:那其實真正糾結的人是你,因為你永遠沒辦法對自己的臉滿意。

  吳曉辰:我不糾結,但我強迫。

這段對話其實有點劍拔弩張的意思了,兩個人爭鋒相對地表達著對自己立場的維護。都想證明自己對於美的認知是篤定的、正確的、不容置疑的。
  這段對話其實有點劍拔弩張的意思了,兩個人爭鋒相對地表達著對自己立場的維護。都想證明自己對於美的認知是篤定的、正確的、不容置疑的。

  接下來王諾諾的提問更加犀利:

  如果過了一百年,別人回憶起來,他們不會覺得曾經有一個美女,而是一個曾經被自己內心的強迫和焦慮弄到崩潰的人,把自己做了N次手術的人。

  那麽你一生追逐的一個事情,是不是就是一個虛幻呢?

吳曉辰很自然地回答道:不虛幻。
  吳曉辰很自然地回答道:不虛幻。

  人要活在當下,自己開心,瀟瀟灑灑的過完了一生,不要考慮一百年以後的事情,那時候你已經不在了。

  其實很多細節可以看出,王諾諾和吳曉辰是有共同點的,那就是她們都知道,“外貌”的確決定了某些事情的走向。

但是兩個人對於“美”的反應卻截然不同。
  但是兩個人對於“美”的反應卻截然不同。

  吳曉辰對於“美”的野心直接而幹脆,不斷地整容就是她靠近美的途徑,她說這是一種“及時行樂”。人生短暫,應該在有限的時間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王諾諾的表現就比較微妙了。

  一方面,她接受著外表帶給她的鍍金。學霸美女、選美比賽的名詞、包括在節目錄制前想要換到顯臉小的機位,她無法回避、也不自覺地接受了輿論、社會、身邊人對她的“表揚”,甚至可以說是樂在其中。

  另一方面,她卻堅定不移地說著自己如何的不屑於外表的美醜。

  甚至包括公司年會或者是一些需要盛裝出席的場景,她會故意連頭都不洗就去。

  比起外貌,王諾諾說自己更在乎的是作品有沒有被大家熟知,小說有沒有被更多的人看到,劇情會不會改編成劇本,流傳下去。

  這似乎是個邏輯正確的選擇。

但是一邊享受著外貌帶給自己的紅利,一邊卻說著“我完全不在乎外表”,未免有點口是心非。
  但是一邊享受著外貌帶給自己的紅利,一邊卻說著“我完全不在乎外表”,未免有點口是心非。

  而如此的口是心非,也讓王諾諾的人設變得擰巴起來。

  她談到自己對於追求美的看法:“

  如果我們一味地追求美,是不是代表我們向這個世界低頭了?難道我要討好男人嗎?難道說我不是在悅己,而是在悅人。”

  我實在不敢茍同。

  如果女性的美,都變成了取悅男性的資本,都變成了追名逐利的手段,那也太可悲了。

法國作家、女權主義的鼻祖波伏娃,讓大家記住的更多是她對於女性獨立自主的捍衛,但其實她也是個“愛美”的女人。
  法國作家、女權主義的鼻祖波伏娃,讓大家記住的更多是她對於女性獨立自主的捍衛,但其實她也是個“愛美”的女人。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在被譽為“女性聖經”的《第二性》中她寫道:

  但情況依然是,女人打扮的越漂亮,她就越受到尊重;她越是需要工作,絕佳的外貌對她就越是有利;姣好面容是一種武器,一面旗幟,一種防禦,一封推薦信。

  沒錯,漂亮也是女性的實力之一。

  節目的尾聲,王諾諾問了吳曉辰一個偽命題:

  經歷了這麽多之後,如果你還能穿越回以前,還會選擇整容嗎?

  “如果我穿越回去的話,我會選擇更好的醫生。”

  5

  做自己就足夠美

  讓人欣賞的是,吳曉辰從頭到尾坦然的態度,不管是大方承認自己的整容經歷,還是袒露自己不懈追求外在美的熱情,她坦然地表達著自己的一切。

  而正好相反的是,王諾諾時而疑惑,時而害羞,用略顯誇張的面部表情表達著自己的情緒,而那種情緒中不乏輕蔑的意味。

  其實對於美這件事情,道理很簡單。就像陳奕迅的那句歌詞: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王諾諾作為一個普通女孩,相貌已經算是中上水平了,再加上高智商、高學歷、優渥的家庭這些標簽,說是人生贏家也未嘗不可。

  她大可鄙夷那些顏值至上的女孩子,但是“飽漢不知餓漢饑”的道理,恐怕也是她沒法體會的。

  作為一個高學歷、顏值不錯的斜杠青年,或許在王諾諾眼裏,整容是一種略帶“投機取巧”的一步登天,有偷懶的嫌疑。

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吳曉辰的那句話不假,美的東西會有加成。

  手術刀為吳曉辰雕刻出的精致五官是她事業的加成,王諾諾天生的清純可愛面龐也是她才華的加成。

其實這場博弈,更像是
其實這場博弈,更像是
“長相姣好害怕別人忽視了自己努力”的女孩和“外表普通害怕自己失去公平對待”的女孩之間的一場博弈。

  而更深處的問題是,她們為什麽要參與到這場博弈?

  她們都足夠優秀,在各自的人生裏達到了別人很難達到的程度。

  她們每個人都在向著自己選定的價值觀靠近,這本來就是個值得肯定的事情。可是為什麽,還要坐下來討論這種可以被任何人以“關你X事”、“關我X事”結束的話題。

  如果未來有一天,女性們再也不用為這樣的話題展開討論,才是這場討論的真正意義所在。

  看吧,說好了不預設立場,也不做評判,我還是不知不覺地站了隊。

  那麽,關於這場外在美和內在美的角逐,你怎麽看?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金融八卦女頻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400萬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開始你們就都輸了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