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魚虎相爭、騰訊兩頭押註 遊戲直播IPO背後的焦慮大於野心

2018-03-12 21:51:52 和訊名家 
  作者/張子龍

  經過野蠻生長、政策洗牌,再到一輪輪註資擴張和暗戰,直播行業終於跑步進入了IPO時代:

  先是年初鬥魚宣在香港IPO的計劃,擬公開募集3-4億美元,3月6日,虎牙直播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秘密提交IPO申請書草案文件,直播IPO卡位戰正式打響。

  另一邊,映客、花椒等老牌秀場直播平臺IPO的消息也開始甚囂塵上。近日香港《文匯報》報道指出,映客直播擬今年在港上市,料融資3億美元(約23.4億港元)。中金公司、花旗集團及德意誌銀行將負責該上市計劃。

花椒直播和映客的工作人員今天對數娛夢工廠
花椒直播和映客的工作人員今天對數娛夢工廠
(公眾號:D-entertainment)回應稱,暫時不太方便回答,“相關信息以官方平臺公的信息為準”。但據行業人士分析稱,隨著為阿裏“同股不同權”的火速落地,港股可能會迎來內地互聯網公司上市的小高潮,直播平臺的這輪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感覺是資本到了退出的時候,大家都是那個時間投的”,國海證券(000750,股吧)傳媒分析師邵偉在接受數娛夢工廠采訪時認為,而隨著騰訊以11個億分別投向虎牙和鬥魚,讓這輪IPO的收割意味更加明顯。雖然從業務來說,騰訊有興趣深耕遊戲直播領域,但趕在這個節骨眼全面入局,也確實給此前的幾輪投資方提振信心。

  爭搶IPO的背後焦慮大於野心

  拋開鬥魚、虎牙這些基於既有業務衍生的產品,直播產業的爆發不過經歷了三年,以2016年為原點,以秀場和遊戲為兩大方向,直播平臺開始野蠻生長。而相比於其他流媒體內容產業,直播平臺不僅是一門燒錢的生意,更是一門被政策高度左右的經濟,從過去三年的報道來看,政策對於直播行業的影響要遠大於其他泛娛樂產業。

  據數娛夢工廠(公眾號:D-entertainment)梳理:

  2016年11月,《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發布,設立了苛刻的新聞直播門檻,對於非新聞類的直播,也要求平臺具有相關資質、主播後臺實名且內容即時阻斷等來加強信息源的監管,凈化整個直播市場,此後,直播平臺從高峰的200多家開始出現大批關停。

  2017年5月,文化部公布了針對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開展的集中執法檢查和專項清理整治的結果,10家平臺因有色情低俗、封建迷信等內容被關停,48家網絡表演經營單位受到行政處罰。

  最近一次受打擊的是剛興起的直播問答。今年春節前一天,廣電總局提出視聽節目直播資質欠缺、內容審核機制不健全、內容低俗媚俗等行業亂象,諸多直播答題平臺們被強制下線,艾媒咨詢分析認為,“隨著政策管控趨嚴,短時間內,可能難以再現之前用戶火爆參與的景象。”

正如一位行業人士指出,與其說是套現的野心,不如說是政策的焦慮促成了這輪IPO。
  正如一位行業人士指出,與其說是套現的野心,不如說是政策的焦慮促成了這輪IPO。

  具體來看,雖說大的直播平臺比如鬥魚、虎牙、花椒、映客各有靠山和牌照資質,在此輪洗牌中可以搶占市場份額確立地位,但顯然難有安全感。為了應對政策風險,頭部的直播平臺有幾種傾向:

  一個是報主流平臺的大腿如秒拍聯合微博推出一直播,隨後與人民網(603000,股吧)、央廣等展開系列合作,把更多資源轉向政務直播;一種是尋求業務轉型,如陌陌收購探探全面轉型社交直播、映客試圖借殼宣亞轉型企業營銷等,剩下的應該就是IPO,將投資人和平臺的風險轉移給廣闊的二級市場。

  這半年,遊戲直播產業的大躍進

  數娛夢工廠(公眾號:D-entertainment)聯系到虎牙直播多位公關負責人要了解這次秘密提交IPO的消息,對方稱,“處在靜默期,信息都很有限,暫時沒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一位工作人員解釋稱,不希望外界對這次IPO有誤讀。但一個現象是,就在外界猜測申請IPO的具體信息時,一系列公關色彩明顯的稿件已經鋪天蓋地。

  很顯然,這是一波刻意保持神秘、卻經過精心策劃的操作,在此之前,圍繞遊戲直播最核心資源——大牌主播的挖人大戰早已打響,據媒體報道,2017年年底,虎牙陸續從鬥魚、B站陸續挖來了《絕地求生》主播韋雪、楊帆兩位主播,除此之外,拳師七號、辛巴、毒紀、南波兒等競爭對手的主播也被虎牙招致麾下。

  這些網絡主播本身就已經擁有了大量的粉絲基礎,會為平臺帶來巨大的流量,瘋狂的挖角也是在為平臺下一步的資本市場做好準備。另外據數娛了解,一些鬥魚的公關人員今年年後已加入虎牙。

自媒體人萬能的大熊分析認為:目前虎牙挖了競爭對手多個主播,開出數百萬年薪來為自己的平臺增加人氣,其實就是在包裝自己的數據。另外,吃雞遊戲給虎牙的彎道超車又加了把火。
  自媒體人萬能的大熊分析認為:目前虎牙挖了競爭對手多個主播,開出數百萬年薪來為自己的平臺增加人氣,其實就是在包裝自己的數據。另外,吃雞遊戲給虎牙的彎道超車又加了把火。

  據一位遊戲直播行業人士分析,吃雞遊戲在去年年底到今年虎牙帶來了至少三成的新增流量,這一判斷在絕地求生電競玩家這裏也得到了直觀的印證,多位絕地求生的玩家均表示只在虎牙直播觀看講解。

  兩頭押註的騰訊會是最大贏家?

  據鬥魚CEO陳少傑透露,此輪融資過後,鬥魚會全力配合騰訊深耕遊戲直播領域,遊戲與直播行業的戰略協同,已經是長期投資的標的。

  騰訊的全面入局對於遊戲直播這門生意,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騰訊會如何定位和系統,能夠帶來哪些優質的外界資源,這波操作會否引發其他遊戲巨頭如網易的跟進效仿?

有媒體分析認為,作為全球最賺錢的遊戲公司,騰訊投資直播領域的舉動並不突兀,網絡遊戲是騰訊用戶變現的主要方式,提升遊戲用戶黏性和內容生命力的遊戲直播業務,是騰訊不容有失的一個細分領域,從騰訊持續投資鬥魚也能看出對這一領域的耐心——在鬥魚此前已完成的5輪融資中,騰訊參與了其B輪和C輪融資。
  有媒體分析認為,作為全球最賺錢的遊戲公司,騰訊投資直播領域的舉動並不突兀,網絡遊戲是騰訊用戶變現的主要方式,提升遊戲用戶黏性和內容生命力的遊戲直播業務,是騰訊不容有失的一個細分領域,從騰訊持續投資鬥魚也能看出對這一領域的耐心——在鬥魚此前已完成的5輪融資中,騰訊參與了其B輪和C輪融資。

  經過三五年的瘋長,遊戲直播一夜間衝到二級市場的聚光燈下,引發了財經媒體圈廣泛關註。說是資本的餵養催熟也好,商業模式大躍進也罷,這客觀上也加速了直播平臺向精細化運營轉型。

  “在大型網遊時期騰訊的入局一度給行業帶來極大破壞,但也大大提升了國內原創遊戲的水準和全球競爭力,可以預見,遊戲直播這個頗具中國特色的商業模式,將朝著更加精細化運營的方向發展了。”一位遊戲開發者認為,正如熊貓直播莊明浩在接受數娛夢工廠(公眾號:D-entertainment)采訪時評價的,這著實“是件好事”,一位財經媒體人在評價虎牙IPO時也表示,“畢竟相比於此前的融資,二級市場提供了更好的流動性和更穩定渠道”。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數娛夢工廠。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魚虎相爭、騰訊兩頭押註 遊戲直播IPO背後的焦慮大於野心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