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聯通混改180天:機構不斷重疊 矛盾越來越多

2018-02-11 14:32:16 中國經營報 

  索寒雪

  2月12日,距離中國聯通(600050,股吧)宣布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經過去了180天。半年的時間,在王曉初的操盤之下,中國聯通內部進行了大量的改革。時至年關,王曉初終於走出聯通總部大樓,面帶微笑去一線崗位給員工拜年,對不平凡的2017年有所交代。

  正如他所言,“聯通的‘混’已基本完成,最大落腳點在‘改’。”

  操盤手的半年

  2018年,王曉初正好60歲,時常帶著微笑面對外界,但是,談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時候,王曉初稱自己是改革的直接操盤手,“感到的改革都是壓力,都是痛苦,都是挑戰。”

  2015年8月,時任中國電信董事長的王曉初是流著眼淚告別中國電信,來到中國聯通擔任董事長。此前他在中國電信工作了11年,被稱為“少帥”。

  2017年8月,中國聯通宣布引入社會資本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聯通成為了第一家混改程度最深的大型央企。

  此時的“少帥”已經多了很多白發。

  在2017年之前,國資委帶頭推進了一些央企三級子公司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但是因為混改的規模和幅度較小,並未引起外界關註。

  2016年來自財政部和第三方評價機構的諸多專家,對本輪國企改革的普遍評價是“獲得感”不強。

  中國聯通舉起混改“大旗”恰好出現在這一時刻。聯通進行深入混改的根本原因在於,三大電信運營商中,中國聯通的表現一直欠佳。中國聯通公開披露的 2016 年年度業績信息顯示,其營業收入為人民幣 2742.0 億元,同比下降 1.0%,其中服務收入實現止跌回穩,達到人民幣 2409.8 億元,同比增長 2.4%。實現凈利潤人民幣 6.3 億元,降幅 94.1%。

  2017年,在中國聯通宣布混改的前夕,聯通中報顯示,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同比增長74.3%,達到人民幣7.8億元。

  即便如此,中國聯通在三大運營商中,仍處於弱勢。固話寬帶用戶始終處於減少的窘境。

  2018年2月7日,北京宣布進行5G網絡試點。目前三大運營商已進入到5G競賽階段,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雄安、蘇州、重慶等十多個城市都在進行5G基站建設。

  缺錢又缺創新點的中國聯通,在這一階段,需要迅速跟上步伐,並努力翻身。

  一面抓經營困局,一面抓混改推進的王曉初,在壓力、痛苦和挑戰中,度過了180天。

  “很多人都認為改革是好事,多發錢什麽的。中國聯通幾經改革重組,機構不斷重疊,矛盾也越來越多。”王曉初說。

  拆廟與瘦身

  王曉初做的第一件艱難的事情,就是裁減機構,人員分流。

  “我們這次首先從臃腫的機構開始下手進行改革,總部帶頭,從過去的27個部門,一口氣壓到了18個部門,減掉了33%。”他把這一過程稱為聯通的“瘦身”。

  “拆廟容易,但和尚、住持不好安排,這是最困難的事。”王曉初表示。

  在中國聯通,有一段時間,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的崗位是否還在。一位國資委的官員曾直接向王曉初表示,“我們家的親屬在聯通擔任領導職務,她一直害怕自己被裁員,大家都很擔憂自己的崗位。”對此,王曉初笑而不語。

  對於中國聯通為何要積極瘦身,一位國企改革專家向記者表示,“聯通未來引進的都是社會資本,要進行市場化的運營和管理,所以聯通要像其他的互聯網公司一樣,從人員、機構和競爭機制上都要接軌,這也是社會資本的要求。”

  總部人員編制由1787人減少為891人,減少50.14%,其中,凈減編347人,生產分離549人。處室數量由238個減少為127個,減少46.64%,其中,凈減少56個,生產分離55個。

  此外,中國聯通有14名正副職管理人員“退出”,黨組管理人員的退出率超過6%。

  其實,中國聯通在2017年初就對內公布了瘦身計劃,即在聯通全面構建倒三角服務體系,精簡管理部門、壓縮管理層級。隨後又公布了聯通幹部的聘任管理辦法和員工退出機制。

  此前,員工退出機制諱莫如深,一直在企業管理中被淡化。而2017年,聯通讓員工周知退出機制。

  2017年11月,中國聯通內部各分公司根據總部的瘦身要求,部分分公司以及下屬單位開始組建“員工退出”領導小組和“員工退出”工作小組。在機構精簡過程中,包括因機構調整、部門職責或者編制變化等原因無工作崗位又不接受安排的,公司根據生產經營情況調整員工工作崗位本人不服從安排的,都被列入到員工退出類別中。

  王曉初表示,高層管理人員“退出”,這並不是一朝一夕的行為,“今後每年會有1.5%的常態化退出比例。”王曉初表示,從管理層面上,“破除到齡轉任非領導職務制度,改變過去‘退居二線’人員長期處於半休養的狀態。”

  2017年上半年資本開支同比大幅下降49.5%,為人民幣91.4億元。得益於主營業務收入逐步改善以及資本開支大幅下降。

  2017年下半年的員工退出態勢,遠高於上半年。

  改寫利益分配格局

  改革就要有付出,在“員工退出”一系列激蕩的改革之後,更復雜的任務擺在這位操盤手面前——員工持股,而且時間非常緊迫。

  王曉初曾經向《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表示,一系列的改革在2018年1月都會完成。

  在中國聯通宣布混合所有制改革臨近6個月的最後時刻,一直被爭議頗多的員工持股政策浮出水面,利益分配的格局將要被改寫。

  2017年8月公布的《中國聯通: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草案)及首期授予方案(草案)摘要公告》中指出,中國聯通將向核心員工首期授予不超過約8.48億股限制性股票,募集資金不超過約32.13億元。而員工持股的目標人群為“公司中層管理人員、公司核心管理人才及專業人才 ”,不超過7550人。

  對這7550人的名單,聯通對質疑的聲音需要給予交代。

  2018年1月15日、16日,中國聯通內部分公司員工相繼接到員工持股通知,“為激發企業內生動力,吸引和保留核心關鍵人才,實現國有股東價值、公司價值和員工個人價值的統一”等。

  此前,中國聯通表示“對首期限制性股票擬授予人員名單進行公示”。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多個渠道獲悉,已經有多家分公司就持股員工名單進行了公示。

  “持股人員普遍是處級,包括副處級在內的領導。”中國聯通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近期,持股人員剛剛簽完相關協議。”

  記者了解到,持股人員獲得股票具有諸多限制性條件。如,未來三年集團業績、公司業績以及個人業績都需考核合格,才能最終實現股票增值等。

  通過中國聯通某分公司的持股比例計算,在本輪員工持股改革中,約有4%的員工將獲得股票。

  其實想真正拿到這些股票,持股員工的業績壓力非常大。

  公告稱,激勵計劃的有效期為10年,激勵計劃首期授予方案的有效期為60個月,自激勵對象獲授限制性股票之日起生效。其中,前24個月為禁售期,激勵對象通過激勵計劃所持有的限制性股票將被鎖定,且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讓、不得用於擔保或償還債務;限制性股票禁售期滿後為限制性股票解鎖期,解鎖期至少為36個月。

  記者獲得的資料顯示,限制性股票的價格折扣與業績條件的達成難度直接相關。在某一解鎖年度內,只有當全部業績條件達成才能解鎖。如果沒有達標,則面臨無法授予或者解鎖的風險。

  不僅僅鎖定期內個人業績需要達標,所在公司的業績也需要完成,即所在公司主營業務收入、凈資產收益率、利潤總額增長率三個指標需要同時滿足。

  在完成這一系列內在改革之後,1月23日,中國聯通發布公告,公司董事會成員擬由7名擴大至13名。這13名擬任的新董事會成員中,有8人為非獨立董事,他們分別是王曉初、陸益民李福申、尹兆君、盧山、李彥宏、廖建文、胡曉明

  2月8日,中國聯通召開2018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在股東大會上透露,“與BATJ溝通的時候,問過他們三年鎖定期後會退出嗎,他們都說進來就是要做長期投資。”

  “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地按照中央的要求推動混改,2018年中國聯通發展會有更多亮點。”王曉初表示。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聯通混改180天:機構不斷重疊 矛盾越來越多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