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5G產業進程加速 中國推動全球統一標準

2017-12-29 08:41:18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寶亮 北京

  在歷經26個月之後,2017年12月21日,RAN第78次會議上,全球首個5G新空口(NR)非獨立建網(NSA)標準正式凍結並發布,比最初規劃時間提前了6個月。

  30家電信運營商、設備商在同一時間發表聲明稱,首個5G NR標準的發布為5G NR全面商用奠定了基礎,將加快推進全球5G產業進程。中國移動、中國電信、Verizon、韓國KT、NTT等運營商均在聲明中公布5G商用時間表,稱會陸續在2019-2020年間啟動5G商用。

  NSA標準發布被公認為5G全面商用的第一個裏程碑,電信設備廠商、通信芯片廠家可以根據這一標準進行產品的設計、開發,這意味著5G產業鏈的構建已經正式啟動。高通預計,其將在2019年推出5G NR的商用產品,這也意味著首批5G商用終端將在2019年問世。而樂觀如華為者,已經預期“從2018年起將5G帶入大規模全球商業部署階段”。

  不過,NSA的5G需要依托4G核心網工作,這可以加快標準進程,但並不能實現所有5G特性,也因此被一定程度上視為“過渡方案”——能夠提供端到端5G能力的SA(獨立組網)標準將在2018年6月完成。但3GPP(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在NSA標準制定時完成了NSA、SA標準的共性設計,這為全球5G系統形成統一標準奠定了堅實基礎。而統一標準,則是全電信產業鏈對5G最核心的訴求。

  全球統一標準

  5G之前,全球通信行業一直存在多個標準。3G時代,中國就部署了WCDMA、CDMA2000 、TD-SCDMA3種不同標準的通信技術,4G時代也同時存在兩種標準。

  多個標準的同時存在,對通信產業鏈而言意味著更多的成本。設備商需要針對多種技術投入技術研發、商用設備設計成本,而終端、芯片廠商推出一款 “適用於全球運營商網絡”的產品的難度也大幅提升,而這些最終都會轉嫁成消費者成本,遏制通信產業的發展規模。

  每一個標準往往代表著企業、國家利益,多個標準共存則代表著多個國家利益之間的相互博弈,一定程度上,這也成為整個通信行業的“內耗”。但3G、4G之後,全球通信產業進入下滑通道,已經難以繼續維持這種內耗成本。

  從財富500強結果統計,2013年,20家電信運營商列入500強榜單,共實現收入1.209萬億美元,利潤507億美元。2017年,Sprint、Driect TV因先後被SoftBank、AT&T收購在排名中消失,但其收入則作為後二者的一部分仍列入500強市場收入中。澳大利亞電信因收入持續下滑最終跌出500強之外,而Charter、Altice兩家美國運營商成為新晉者,2017年榜單中電信運營商維持在19家,但總收入只有1.212萬億美元。世界500強在過去5年中僅創造了30億美元的市場增量,相比於龐大的體量而言可以忽略不計。其中,2013-2017年,中國三大運營商創造的收入從1909億美元提升至2108億美元,增加了200億美元。相比於中國運營商的微增,全球大部分運營商都處於持平或者下滑通道。

  也正是因此,大部分4G商用接近7年的國際運營商都需要5G擴大業務收入,但同時又有強烈的降低成本訴求。2013年,歐盟率先啟動METIS項目進行5G研發規劃,並提出了2020年進入5G時代的目標。其後,中國、美國、日韓等國家陸續發布了國家級5G規劃。至2015年ITU確定5G名稱、願景、時間表之後,2020年5G商用基本成為業內共識,推動5G統一標準也成為業內共同努力的方向。

  2015年之後,中、美、日、韓等國運營商陸續推出2020年或者更提前的5G商用時間表,其中以韓國“2018年冬奧會提供5G服務”的規劃最為激進。基於這一訴求,5G標準化進程被不斷加速,2017年2月,20多家公司在巴塞羅那移動通信展會上達成共識,3GPP其後通過了5G加速提案。

  雖然,標準制定過程中依然充滿激烈的博弈,但相比於以往,現階段通信行業的國際合作遠大於競爭。

  5G的中國聲音

  當然,在統一標準的過程中,Verizon在2016年發布過自己制定的5G標準V5G,但這主要針對最後一公裏特定場景的技術,雖然帶來了一定“標準分裂”的擔憂,但目前並沒有改變統一進程。

  經過數十年追趕,中國移動通信已經在2G跟隨、3G突破基礎上實現4G趕超、5G引領、跨越發展。中國不僅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通信市場,同時也擁有最大的通信產業鏈,其中華為也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通信設備商。

  在全球統一標準的共識下,中國在5G標準制定中正在貢獻越來越多的技術文獻,並在標準制定中掌握越來越多的話語權。

  日前,工信部部長苗圩在2018年全國工信部工作會議上講話時提出“紮實推進5G研發應用、產業鏈成熟和安全配套保障,補齊5G芯片、高頻器件等產業短板,完成第三階段測試,推動形成全球統一5G標準。”

  早在2015年9月,由工信部牽頭推動成立的IMT-2020(5G)推進組已經啟動5G關鍵技術驗證和性能測試,並在2016年5月完成測試。2016年11月,由華為主推的Polar Code方案被選為5G控制信道eMBB場景編碼方案,同時,中國移動又在3GPP成功牽頭5G系統架構設計。

  進入2017年,中國5G技術取得更多進展,IMT-2020(5G)推進組對5G技術的第二階段測試已經完成,中國移動牽頭提出的SBA架構在2017年6月被確認為5G系統的統一基礎架構。此外,工信部還正式劃定了3.5GHz、4.8GHz作為5G商用頻譜,這一頻譜規劃不僅提供了我國5G系統先期部署的主要資源,也為全球頻譜規劃提供了參考路線。2017年底,發改委又發布了《關於組織實施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工程的通知》,明確提出了2018年5G試點的相關規劃細節。

  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的市場、產業鏈的支撐下,中國通信產業有能力繼續提升話語權。在中國移動牽頭5G系統架構設計時,主要通信設備商、國際運營商已經基本認可“中國移動已經是目前技術研發實力最強的運營商”,在5G NR標準制定過程中,以中國移動等為代表的中國聲音在需求、設計、架構、頻段、天線等NR包含的各個方面,都參與並主導著工作的進展,僅中國移動就向3GPP提供了1000余篇5G空口標準提案,共計160余萬字。

  而從通信設備商角度來看,在2012-2016年間,愛立信年收入從350億美元跌至260億美元,諾基亞西門子、阿爾卡特朗訊兩大設備商通過並購抱團取暖卻依然處於虧損狀態,而中國設備商華為、中興卻在逆勢上漲。2012-2016年間,華為運營商業務收入從254億美元增至436.5億美元,而中興則從66億美元增至85億美元。

  不過,需要指出,芯片、器件依然是中國產業的薄弱環節,而5G核心芯片、高頻器件業已成為我國5G產業需要突破的關鍵環節。

  雖然距離5G商用只有不到3年時間,但5G距離完全成熟尚有距離。當前5G正處於核心技術、標準的關鍵階段,不僅僅中國,全球主要國家和運營商都在相繼啟動5G實驗,出臺國家戰略進行產業布局,以期盡可能搶占戰略制高點。在合作大於競爭的主旋律下,中國5G綜合實力的進一步提升,在接來下的兩年仍至關重要。

(責任編輯:李亮 HA01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5G產業進程加速 中國推動全球統一標準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