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反滴滴聯盟”的反撲能成功嗎?

2017-11-14 10:56:23 中國經濟周刊 
  文章導讀:“我相信並不存在一個成建制的‘反滴滴聯盟’,大家都希望在出租車市場分一杯羹罷了。”在嘀嗒拼車於上海和北京兩地正式上線出租車業務後,嘀嗒拼車創始人兼CEO宋中傑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否認了坊間的流傳“反滴滴聯盟”的存在。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銀昕 | 北京報道

  編輯:蔣莉莉(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44期)

  “我相信並不存在一個成建制的‘反滴滴聯盟’,大家都希望在出租車市場分一杯羹罷了。”在嘀嗒拼車於上海和北京兩地正式上線出租車業務後,嘀嗒拼車創始人兼CEO宋中傑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否認了坊間的流傳“反滴滴聯盟”的存在。

  但他也表示,之所以看中出租車市場,是因為各家都覺得“出租車司機和乘客沒有被服務好,有各種可以提升的想象力。”

  首汽約車於2016年12月在南京、佛山和青島上線出租車業務,其中南京、佛山兩城的全量出租車均接入首汽約車平臺。“我們不排除向其他城市擴展的計劃,最終肯定是要進入北上廣深四大城市。”首汽約車內部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首汽約車的出租車業務“不只是試試看”。

  在廣州、深圳和成都等18個城市,首汽將自己的約車服務接入了摩拜單車App,“我們希望將單車和汽車兩種出行場景無縫對接,給用戶多一種選擇。”該負責人說。外界有分析認為,這是首汽約車為提高單量,增加用戶入口的一大舉動。

  鑒於目前滴滴出行在移動出行的快車、出租車和專車等多個細分市場呈“孤獨領跑”之勢,其他平臺進入滴滴出行賴以起家的出租車業務,被外界稱為“市場自發的反壟斷行動”,“反滴滴聯盟”自此而來。

  “我也不認為事實上存在這個聯盟,但經過兩次並購後,滴滴出行呈一家獨大之勢,此時應該鼓勵其他平臺進入參與競爭。”北京郵電大學信息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曾劍秋評論說。

  滴滴一家獨大,非滴滴系平臺掘金細分市場

  QuestMobile公布的《移動互聯網2017年Q2夏季報告》顯示,在出行類App中,滴滴出行、滴滴優步司機在2017年6月共有近6000萬活躍用戶,排名第三的嘀嗒拼車則只有506萬,其後分別是優步中國(337萬)、首汽約車(305萬)、易到(269萬)及神州專車(203萬)。

  滴滴在滲透率上也遙遙領先,獵豹大數據發布的《2017Q3中國App報告》稱,滴滴出行的周活躍用戶滲透率超過1.6%,優步中國排名第二,跌至0.0557%;非滴滴系中排名最靠前的嘀嗒拼車僅為0.0465%,該報告直接使用“寂寞”一詞描述滴滴出行巨大的領先優勢。

  值得註意的是,除滴滴和優步外,其他平臺增加了在細分市場的投入。“出行市場有很多細分領域,滴滴在出租車和快車市場一家獨大無法撼動,我們其他幾家的策略是在其他細分領域占據主動,爭取反撲一下。比如我們瞄準的就是舒適度較高的中高端市場。”一位不願具名的叫車軟件負責人告訴記者。

  目前,出行領域主要有三個業務類型:普通出租車、更經濟的“快車”和高端的專車,還有嘀嗒拼車所處的拼車和順風車業務。

  “我們從拼車切入市場,一方面考慮的是2014年滴滴和快車已經將出租車市場基本占領,這時候再進去難度太大。另外,我們覺得拼車和順風車是真正意義上的共享經濟,對節省能源、降低擁堵和保護環境都有重要意義。”宋中傑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嘀嗒團隊認為這個布局策略是正確的。

  利用拼車領域上的優勢,嘀嗒拼車在某些細分市場的占有情況正逐步上升。易觀智庫發布的“2017年7月App Top1000”中嘀嗒拼車月活躍用戶為418.7萬,環比增幅17.85%,而滴滴出行在2017年7月環比增幅僅為4.15%,非滴滴平臺“在細分市場尋求突破”的策略似乎已經見效。

  整體上,拼車、出租車、快車和專車“四分天下”的格局並未改變,“其中出租車和快車是主流需求,仍然占據80%的單量。”宋中傑說。

  “滴滴對出租車的單量滿足率只有5%”

  上述不願具名的叫車軟件負責人告訴記者:“首汽約車、嘀嗒拼車切入出租車業務的迫切原因在於‘單量不夠’,滴滴出行的需求量遠高於順風車、拼車和專車,其出租車和快車市場遙遙領先,使其他平臺‘無單可接’。切入出租車業務是為了提高單量的一種選擇,但我們不會去做,沒有太大意義。”

  但宋中傑否認了“拉單量”的說法,他的邏輯是:滴滴沒有服務好的群體,可以讓其他市場主體來服務。

  去年 8 月底,滴滴出行公開推出“智能派單”,可司機與乘客的反饋情況卻不佳。“我不了解滴滴技術上的算法是怎樣的,但強制派單對出租車司機是個傷害。”北京某出租車司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系統經常派給他行程只有5公裏,乘客卻離他3公裏的單子,“來回就是8公裏,只有後5公裏能給我帶來收入,還不夠我燒油的錢呢。您說這樣的單子我接是不接?”該司機稱,一旦司機拒絕滴滴強制派給出租車的單,會有懲罰措施,“每日拒單3次之後,會停止3天的滴滴使用權,我只要還想用滴滴,就只能‘任其調遣’。”該司機無奈地說。

  今年8月,一則來自南京的消息稱,該市有出租車司機反映,在滴滴公司的統一派單下,出租車的客源驟減,乘客也頻繁遭遇訂單被取消。南京客管部門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打車軟件平臺像對待網約車一樣給出租車派單,涉嫌違規。“不得強制給正規出租車駕駛員派單,擾亂正規出租車駕駛員正常的經營行為,我們查實以後會對平臺做出相應的處罰。”南京市客管處辦公室副主任許兵說。

  但南京市的處罰措施至今沒有公布。

  “全國150萬輛登記在冊的出租車是滴滴起家的源泉,但這150萬輛出租車在滴滴上每日只有不到300萬單量。如果按照每輛車每日30單計算,出租車日常的總量應該達到日均4500萬單,目前被滴滴平臺滿足的不到5%。”宋中傑認為,出租車司機目前沒有被服務好,且有“被遺棄”的可能。

  滴滴不能從出租車司機身上抽成,無法構成直接的收入,而快車服務與出租車屬同一檔位且可以抽成,不排除滴滴的派單算法“冷落”出租車司機,向快車傾斜的可能,“相同檔位的服務,誰不希望導流到自己能抽成的業務中去呢?”宋中傑說。

  

“反滴滴聯盟”的反撲能成功嗎?

  非滴滴系平臺:我們不強制派單

  “我們不強制派單。”接連進入出租車行業的嘀嗒拼車和首汽約車不約而同地如此表態。

  出租車服務上線伊始,嘀嗒拼車就稱將“采取和滴滴早期類似的搶單模式,平臺不設任務數,不強制派單,不使用動態加價和打賞叫車等手段”。宋中傑更明確地告訴記者:“就是一個信息撮合平臺,讓出租車司機和乘客找到彼此。”

  首汽約車負責人則表示,“出租車產品將堅持‘公平純粹’原則,對司機不強制派單,拒絕傾斜派單,也不對司機設置等級區分,以防刷單等作弊行為。”他還表示,首汽絕不導流,出租車業務和首汽現有的其他業務場景不太一樣,用戶群體重疊率小,不存在和出租車強烈的競爭關系。首汽做出租車不會將出租車乘客以某種方式拉到平臺自營的其他業務中來。

  被業界稱為“王炸”的行動要數首汽首創的App+車載智能終端服務,即在加入首汽約車的出租車上安裝車載設備。“車載智能終端具備GPS定位和派單等功能,是地方政府和交通委在智慧城市、智慧交通上的重要改革,全部車輛加裝該設備能夠對車輛的相關數據和行為形成統一監管。”首汽負責人說,App+車載智能終端是一個封閉的系統,能避免虛假訂單、刷單等行為;並且接入了政府出租車監管後臺,實現服務質量監管,保障乘客權益,解決巡遊車服務差等詬病;車載設備能提供更高效的接單模式,解決手機接單的不安全等問題。

  盡管首汽約車和嘀嗒拼車在出租車業務上努力開拓創新,但戰績最終還是司機和乘客說了算。記者嘗試使用嘀嗒拼車從三裏屯附近上車前往嘀嗒拼車公司所在地朝來高科技產業園,等待15分鐘後依然無人應單。

  線下司機的真實感受也是非滴滴平臺上的出租車和乘客數還遠遠不夠,想接到單不容易。北京部分出租車司機主要使用滴滴,同時也沒有拒絕嘀嗒拼車,有司機告訴記者,嘀嗒平臺出租車頻道上“幾乎沒有什麽乘客”。

  現在看來,“反滴滴聯盟”的出租車業務還只是開了個頭。
(責任編輯:李亮 HA01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反滴滴聯盟”的反撲能成功嗎?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