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互聯網巨頭的金融生意轉向:從自營金融走向科技輸出

2017-07-17 07:57:03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曉 北京

  導讀:陳生強指出,技術可以解決壞賬率和成本效率的問題,但解決不了公司發展最根本的問題。發展規模的根本因素在於資本金而非技術,這就需要企業不斷通過融資去獲得更快的發展,因此凈資產規模將成為公司未來的發展瓶頸。

  商業銀行與互聯網巨頭的合作進入蜜月期。

  近期,工農中建四大行和阿裏巴巴、騰訊、百度和京東的聯姻引起了市場的廣泛關註。

  一方面,銀行需要互聯網巨頭的金融科技,進一步提升內在系統和服務;另一方面,互聯網金融渴求銀行的客戶群和風控能力,彌補自身的短板。

  站在互聯網公司的角度看,百度副總裁黃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過往金融機構與科技公司的合作更多是渠道和入口層面的,這種合作可以分而治之。互聯網公司將入口和場景向金融機構開放,其他的事情仍然由金融機構自身掌握。

  而在當前金融科技時代,圍繞對客戶的認知、服務以及決策中,互聯網科技公司更深度全面地參與到這一流程中,成為輔助投資決策和授信決策的一部分。

  “我們不是一個簡單的技術提供方。”黃爽強調,百度與銀行的合作不是做系統,而是用人工智能技術改造銀行的業務流程、展業模式和業務策略。例如智能獲客、客戶信用評價、智能投顧等具體方向。

  創新基因差異

  在當前用戶行為和數據線上化的時代,傳統金融機構出於業務穩妥的考量,改革與創新仍相對較遲。

  一位大型商業銀行業務人士介紹,其所從事的信貸審批工作仍然主要依靠線下調查進行風控,耗費時間較長且效果有限。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介紹,在機構業務從線下轉線上的過程中,傳統銀行的風險管理模式還需要適應現在的互聯網環境,例如反欺詐、黑產、羊毛黨等。這些風控不僅需要數據準確,還需要數據及時甚至實時響應,並無縫嵌入開戶及交易的各個環節。

  工行電子銀行部一位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不要把此次大行和互聯網巨頭的合作局限在某項具體系統的搭建,不局限在某一項單一的產品研發上。

  有市場人士評價稱,商業銀行亦是龐大的金融科技公司。不過,無論是金融機構還是科技公司,不約而同提到兩者關鍵不同在於機制。

  “國有企業體系下,即便拿出100億去做大數據或互聯網公司,也很難做成功。”專註研究互聯網大數據的中華保險研究所總經理郝聯峰表示,互聯網和金融科技公司的發展關鍵在於內部人控制機制,創始人和內部人對公司最了解,同時能保持獨立,與公司共渡難關,可以為長遠的戰略進行大規模的前瞻性投入。成功的互聯網公司莫不是這種機制支撐的。而無論是國有銀行還是股份制銀行,都不是內部人控制機制。這導致機構在制定戰略時很難考慮長遠,不願意進行前期投入過大且很難看到效益的投入。

  “一個項目要是虧損三年,在這種機制下早就被關了。”郝聯峰分析,銀行隨著領導的更換其發展策略也會不斷變化。對於負責人的考核要求也是短期的,一旦一兩年沒有完成既定考核就會被更換。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解釋,傳統金融機構此前之所以普遍不願做小微等業務,在於小微業務變動成本較高,做多虧多。京東金融的思路則是前期在技術、數據和系統研發上投入巨大的固定成本,用技術大幅降低變動成本,探索低成本、可持續的模式。

  不過,目前京東金融尚未盈利。而京東也一度長年虧損,但建立起用於超過2億活躍用戶的自營電商體系。今年一季度,京東實現上市以來的首次盈利。

  一家國有大行人士感慨,銀行想招聘高水平金融科技人才比較困難。金融科技公司在薪酬體系上層次分明,普遍給予高水平員工股權激勵,激發員工能動性。而傳統金融機構對更傾向於兼顧公平,對技術人才的薪酬水平差距不明顯。

  自營金融VS輸出金融科技

  無論是螞蟻金服、騰訊、百度金融還是京東金融,在金融牌照上均有較多布局,尤以螞蟻金服最為全面,其金融牌照和資質覆蓋了銀行、保險、證券、基金、支付、金融資產交易所、互聯網小貸等多個領域。

  已經手握多張金融牌照的互聯網金融巨頭,為何相繼打起金融科技牌,強調為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

  京東金融是其中最早提出定位金融科技的平臺。據陳生強介紹,早期互聯網金融更多表現為金融產品的線上化,包括互聯網基金銷售、互聯網理財、網絡借貸等,都是做流量生意。但京東金融認識到流量生意發展有限,要實現真正有價值的服務,需利用科技能力降低金融服務成本,提高金融服務效率。依托京東消費場景和用戶資源開展的自營金融業務,在未來仍有可能會面臨瓶頸,京東金融的核心技術能力未必能得到有效發揮。

  陳生強指出,技術可以解決壞賬率和成本效率的問題,但解決不了公司發展最根本的問題。發展規模的根本因素在於資本金而非技術,這就需要企業不斷通過融資去獲得更快的發展,因此凈資產規模將成為公司未來的發展瓶頸。即便解決了資本金的問題,但從對金融行業的價值貢獻來說,市場上不缺一家技術能力強、能賺錢的金融機構,缺的是能夠為金融機構降成本、提效率的同時,還能帶來收入、服務於金融行業的公司。

  2015年底,京東金融將戰略核心從自營金融業務轉向服務金融機構。陳生強認為,輸出金融科技能力,為行業搭建基礎設施才是Fintech價值最大化的體現。

  黃爽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創造龐大的資產負債表並不是科技公司的核心競爭力,而是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提升金融業的服務水平、服務效率、用戶體驗和產品設計。金融科技公司搭建平臺,與行業裏的資產方和資金方形成生態體系,百度在其中是技術和數據提供方的角色。而在實現科技輸出前,百度已經通過實踐將這些應用反復打磨,經過驗證的技術更有說服力。

  “我不認為金融科技公司在可見的5-8年間能顛覆金融行業。”富途證券CEO鄔必偉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認為,金融科技公司進入金融領域最難的地方在於監管。作為一個強監管的領域,沒有金融牌照很難深入開展業務,而持牌後對於資本金等要求都會極大制約發展速度。

  另有互聯網公司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盡管互聯網公司發展迅速,但在金融業務領域,最大的應用場景仍然掌握在傳統金融機構中。

(責任編輯:李亮 HA01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互聯網巨頭的金融生意轉向:從自營金融走向科技輸出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