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兒童沈迷手遊之困:糾紛多發遊戲公司頻退款 實名認證待加強

2017-06-19 09:44:43 澎湃 

  “深圳11歲男孩玩手遊花光家中三萬元積蓄”一事尚未平息,6月17日,媒體又刊發了“武漢10歲男孩玩遊戲充值5.8萬元”的新聞。接二連三的此類事件,讓輿論對未成年人沈迷手遊的關註持續升溫。

  一些家長為此試圖找律師維權,而西安臨潼區的吳女士,曾於去年11月將騰訊公司訴至法院,原因是她稱11歲的兒子曉鵬多次偷偷用家長的手機給自己發微信紅包,然後充值玩手遊。

  6月18日,吳女士告訴澎湃新聞,她最終選擇撤訴,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她覺得舉證難度較大。“雖然手機和銀行卡是孩子在使用,但辦手機卡和銀行卡的身份信息都是大人的,我們也無法完全證明就是孩子在玩遊戲。”

  免費代理該案的律師趙良善告訴澎湃新聞,該案經媒體披露後,至今已有十多個家長聯系他,試圖通過律師向騰訊等遊戲公司追討孩子擅自在遊戲中消費的款項,涉及騰訊和4399旗下多款手遊。截至目前,他已先後無償為五個家庭追回未成年人擅自充值的44500余元,其中涉及騰訊旗下手遊的金額為37700余元。不過,舉證難是此類糾紛的一個特點,部分家長因無法證明在遊戲中消費的主體是未成年人,而放棄追討消費款項。

  雖然一些糾紛經由遊戲公司退款解決,但如何避免未成年人沈迷遊戲,依然是社會各界需要共同應對的問題。

  我國《網絡遊戲管理暫行辦法》第二十條規定,網絡遊戲虛擬貨幣交易服務企業不得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務。但由於網絡交易的特殊性,導致這一規定難以落實。對此,趙良善建議,一方面遊戲公司應當改善功能,加強對玩家身份的核實及限制,另一方面,需要家長的正確教育和引導。

  未成年玩家家長怒告騰訊 “死磕”騰訊等遊戲公司數月來,陜西律師趙良善不斷接到一些家長關於孩子私自充值玩手遊的求助。6月14日,他又接到投訴,一名來自成都的人士自稱其6歲孩子在某款手遊上充值1萬余元,並發來相關遊戲界面截圖,尋求趙良善幫助試圖追討充值款。

  趙良善介入此事始於2016年10月。當時,西安臨潼一位吳姓女士向當地媒體投訴稱,其11歲的兒子偷偷用大人的手機給自己發紅包,然後充值玩手遊。

  此後,吳女士委托趙良善以其子曉鵬之名起訴騰訊公司,要求法院確認曉鵬與騰訊之前的消費合同無效,並退還曉鵬在遊戲中的充值款項3212.9元。

  吳女士告訴澎湃新聞:“可以說他們全班小孩基本都在玩手遊,無非是花錢不花錢的區別。之所以起訴騰訊,一是為了觸動孩子讓他體會大人的不易,再一個也是希望遊戲公司能改善遊戲。”

  案卷材料顯示,西安市臨潼區法院受理此案後,騰訊公司於2016年12月15日提出管轄權異議,其認為本案屬於合同糾紛,並以根據雙方約定的協議管轄法院等理由,認為本案應由深圳南山區法院管轄。

  不過,上述管轄異議被臨潼區法院駁回。此後,騰訊公司上訴至西安中院,但仍被西安中院駁回。

  二審裁定書顯示,西安中院認為,本案屬於買賣合同糾紛,原審原告曉鵬只有11周歲,屬於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他的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其他民事活動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此外,原審法院在查明騰訊公司並未對其格式合同進行足夠顯著的標示,也沒有對註冊用戶的年齡進行可以驗證的核實,故該合同中關於管轄權約定的內容無效。

  西安中院認為,因被上訴人曉鵬以信息網絡方式向騰訊公司購買物品,又通過信息網絡交付標的,故其住所地為合同履行地。因此,臨潼區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

  家長因舉證難等原因最終撤訴

  趙良善律師告訴澎湃新聞,類似曉鵬起訴騰訊公司這類案件,除了管轄權爭議,另一個難點就是舉證問題。

  趙良善說:“網絡交易合同信息容易被篡改,舉證難度較大。傳統的合同訂立會形成書面合同文本。在網絡交易合同中,其要約、承諾以及合同履行過程的詳細記錄只記錄在提供網絡交易的服務器中,具有高度的技術依賴性。同時,這些數據本身易被系統後臺操作者復制、修改甚至刪除。”

  “當消費者與經營者發生糾紛時,舉證難度尤其明顯,而消費者如果沒有註意保存相關交易頁面或文件,在糾紛發生時可能無法舉證,需要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

  據趙良善介紹,從去年十月至今,先後有十幾個家長因為自家小孩擅自充值玩遊戲的事情向他尋求幫助,雖然他想免費代理,但其中有幾個家庭因無法認定交易主體是未成年人而放棄追討款項。

  而曉鵬訴騰訊公司一案,在2017年4月底,曉鵬的母親吳女士也選擇了撤訴和解,騰訊公司退還了曉鵬在遊戲中的消費款三千余元,騰訊公司相關人員亦向澎湃新聞證實了撤訴和解一事。

  吳女士告訴澎湃新聞:“雖然手機和銀行卡是孩子在使用,但辦手機卡和銀行卡的身份信息都是大人的,我們也無法完全證明就是孩子在玩遊戲。”另外,她覺得打官司耗時耗力,家屬也不支持,“好在教育孩子的目的達到了,他現在不玩遊戲了。騰訊公司在這期間,也做出了一些改變。”

  事實上,為了證明是11歲曉鵬自己進行的遊戲活動並充值,律師趙良善還自掏腰包,花費四千多元,請公證處對律師取證過程進行了公證。其向澎湃新聞出示的公證書顯示,進行公證的取證步驟內容多達107個。

  “曉鵬這個比較特殊,他是通過偷拿大人的手機,給自己的微信發紅包,然後又進行登錄遊戲並充值等操作,通過曉鵬賬號平常的聊天記錄等使用痕跡,可以證明充值玩遊戲是曉鵬的行為。吳女士覺得沒把握,可能也是因為她不懂法律。”

  已為5個家庭追討充值款4萬余元

  前述案件中11歲的曉鵬,不僅在騰訊旗下的手遊“天天炫鬥”及“穿越火線”中消費三千多元。他還在4399網絡公司旗下的遊戲“奧奇傳說”和“火線精英”中消費五千余元。

  曉鵬的母親吳女士在給趙良善送的感謝信中稱,她也曾委托趙良善擬起訴4399網絡公司,但雙方在立案前便達成和解,4399網絡公司不僅退還了五千余元的充值款,還額外支付了一千元損失賠償。

  曉鵬及吳女士給4399公司遞交的確認函稱,在退款完成後,曉鵬的遊戲賬號的所有權益,轉由4399網絡公司處置,曉鵬不再享有該賬號的任何權益。

  據趙良善向澎湃新聞提供的轉賬記錄,及當事人出具的收條顯示,從2016年11月至今,他已為五個家庭追討回44500余元,其中騰訊公司退還的金額為37700余元。這些款項的追討,均是雙方協商的結果而非訴訟。

  近期引發關註的“11歲男孩玩手遊花光家裏三萬元積蓄”一事被媒體披露後,騰訊公司也已將款項退還。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對澎湃新聞表示:“雖然並無直接證據證明該賬號發生的登錄和消費是由未成年人操作,但出於關懷,除少部分打賞給別人的款項以外,已經將近三萬元退還。”

  在前述吳女士給4399公司遞交的確認函上,吳女士承諾,她將加強履行監護職責,以杜絕類似事情再次發生。吳女士告訴澎湃新聞:“遊戲公司開發遊戲掙錢無可厚非,但是應當註意加強對未成年人的保護。”

  “在消費者借助訴訟及媒體報道方式尋求幫助後,遊戲公司確實出面解決了目前存在的一些糾紛,如退還遊戲款等。”趙良善律師說:“但這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遊戲公司應當提高對未成年人消費者權益的重視,從遊戲軟件的開發與運用過程中切實保障未成年人的權益。”

  趙良善表示,如果騰訊公司不糾正其錯誤,完善相關功能,他就準備把官司一直打下去,“我有一個三歲的女兒,我也擔心她以後會沈迷遊戲。”

  律師建議應加強對遊戲玩家身份的核實

  騰訊公司此前回應澎湃新聞稱,在今年2月,騰訊推出“成長守護平臺”系列服務,協助家長對未成年人子女的遊戲賬號進行健康行為的監護。

  騰訊方面稱,任何技術和制度都不是完美的,若要根本解決未成年人沈迷遊戲問題,僅依靠政府監管和企業自律,無法百分之百規避,還需各方努力。

  事實上,我國《網絡遊戲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網絡遊戲虛擬貨幣交易服務企業不得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務。

  但因網絡交易合同采用電子數據形式訂立,締約雙方當事人通過互聯網聯系,不直接面對面,以至於合同相對人掌握的主體信息有限,甚至只是虛擬身份信息,這也就導致“不得為未成年人提供虛擬貨幣交易服務”的規定難以落實。

  趙良善律師建議,網絡遊戲運營企業應當要求網絡遊戲用戶使用有效身份證件進行實名註冊,並保存用戶註冊信息;同時,應該設定實名註冊後,要求用戶上傳真實照片進行比對,該比對目的就是對身份進一步核實。在進行銀行卡綁定消費時,應該就實名註冊信息和銀行卡辦卡信息進行核對,要求一致時才能進行虛擬貨幣交易。此外,遊戲公司不得為使用遊客模式登錄的網絡遊戲用戶提供遊戲內充值或者消費服務。

  除了遊戲公司應做出改變外,趙良善還認為,家庭和學校也應加強對未成年人的教育引導工作,以防孩子沈迷於各類遊戲。

  “在法律層面,有關部門應當對未成年人進行虛擬貨幣交易服務後的法律責任進行明確劃分和界定,在出現法律糾紛後能夠有法可依。”趙良善說:“否則,遊戲公司和未成年人均無法明確責任,就會出現遊戲公司和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各執一詞的局面,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責任編輯: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兒童沈迷手遊之困:糾紛多發遊戲公司頻退款 實名認證待加強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