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狼人殺沒準變成下一輪“直播大戰” 但它真能賺2億?

2017-06-19 09:33:27 新浪網  譚宵寒
狼人殺背後的原型:“狼人殺”桌遊
狼人殺背後的原型:“狼人殺”桌遊

  這又是一個周亞輝和朱嘯虎共同投資的項目,也是周亞輝在今年唯一投資的項目——“狼人殺”。

  按照周亞輝的說法,在現階段,泛娛樂行業已經失去了投資平臺的機會,但行業內每年都會有很多公司,可以讓投資方以1-2億人民幣的價格投進去,穩穩的賺3-5倍,在10億、20億人民幣、甚至是10億美金的階段退出——狼人殺就是這樣的項目。“我投資時估值很低,而這家公司今年預計利潤2億元,一年的利潤就可以覆蓋投資額,投這個項目肯定可以賺10倍以上。”

  目前,在App Store搜索關鍵詞“狼人殺”,已經有5、60款產品,大多為去年年底到今年上線的產品,甚至許多產品還未有可付費的入口,仍在市場拓展期,今年獲得大規模盈利真的可行?

  類三國殺的盈利模式

  作為三國殺之後大火的桌遊,狼人殺線上產品的盈利模式在一定程度與三國殺也有眾多相似之處。不過在幾年前三國殺巔峰時期,經營著線上三國殺的杭州邊鋒網絡有限公司的三國殺業務的凈利潤也不過數千萬。

  根據此前《浙報傳媒(600633,股吧)關於杭州邊鋒對外投資暨關聯交易的公告》,2015年9月,杭州邊鋒將旗下的三國殺業務獨立成立新公司,杭州邊鋒以無形資產評估作價1.04億元,占合資公司40%股權,三國殺管理團隊舟山祺娛以現金1.56億現金占60%股權,公司估值2.6億元。這份公告也透露了其當時的凈利潤,盈利能力在2013年達到高峰後出現下降趨勢,實現的凈利潤由2013年的4166.25萬元下降到2014年的943.06萬元。

  線上三國殺的盈利模式是先開放會員特權,會員享有部分功能的使用權,再開放購買擴展包武將並逐漸提高新武將購買價格——售賣武將,這是許多遊戲產品必走的盈利方式,但也容易導致遊戲的失衡。線上三國殺就曾為盈利,推出高技能的收費武將,由於其碾壓式技能,導致玩家失去平衡,降低遊戲體驗。

  付費角色及技能也是狼人殺產品的盈利模式之一。目前,狼人殺、天天狼人殺、飯局狼人殺等都可通過鉆石、金幣等平臺虛擬貨幣購買身份牌,飯局狼人殺的金幣為完成登陸等任務贈送,狼人殺、天天狼人殺則需要購買,另外一些產品也有可購買免首殺、免首投等技能。

  第二條盈利之路是付費會員,在一些狼人殺產品上,會員可享受VIP專屬昵稱顏色、標識、自定義主頁背景、好友上限等功能。

  而這些盈利模式的實現都基於平臺DAU(日活用戶)和付費用戶的數量,根據幾家平臺自己公布的數據,狼人殺App在3月曾表示,從今年春節期間開始出現新增用戶的暴漲,DAU超百萬,付費用戶近百萬;YY旗下的歡樂狼人殺在6月宣布,其上線2月DAU破300萬。此前“42章經”曾在文章提到,對投資機構而言,狼人殺這類產品首先是數據還不錯的遊戲公司。投資狼人殺的青松基金投資人在知乎也表示,“我們為什麽投資狼人殺,因為它的數據,宛如當年的映客。”

  不過再向前發展,獲得更高的DAU對於狼人殺平臺而言也更加艱難,“現在國內MAU(月活用戶)達到千萬級就能進top 10了,王者榮耀不過7000萬,手遊能達到千萬DAU就是業界神話。”一位知乎用戶分析說。

  但或許在目前,市場上的大多數產品仍舊處於擴張階段,在短期內還未可實現大規模盈利。更影響其盈利能力的是,這款遊戲產品的生命周期。從目前來看,各直播平臺也在推出各類綜藝、線下賽事,短時期行業仍處於相對樂觀的階段。但三國殺不斷推出新角色,一方面是付費模式的探索,另一方面也是更新遊戲的考慮,狼人殺與三國殺、爐石等卡牌類遊戲類似,其依賴遊戲身份的特點,導致對老玩家而言,試圖再獲得新鮮感只能通過增加角色身份,但這一拓展模式自然會遭遇一定的瓶頸。

  但與其他卡牌類遊戲稍顯不同的是,狼人殺也同樣依賴玩家的邏輯分析和語言表達,在狼人殺走向半衰期,平臺可再開發具有相似特點的“抵抗組織”等桌遊,這或許也是狼人殺產品們未來的出路之一。

  比起三國殺 狼人殺更像直播

  而比起遊戲類產品,打著視頻(語音)社交產品口號的狼人殺的盈利模式更像直播。從《Lying man》、《Panda Kill》到《飯局的誘惑》,狼人殺首先是一個可與直播結合的產品,並可制作成綜藝,作為相對爆款的內容產品,也會獲得一定的廣告收入。

  對於線上產品而言,帶有視頻功能的狼人殺產品在盈利上則引導玩家通過購買遊戲幣開美顏、獲得貼紙,而包括狼人殺、天天狼人殺等產品則可以刷禮物道具——類似直播的打賞功能。

  除打賞外,一些平臺還甚至引入了在直播中常見的才藝表演。公路商店的《照這樣下去,狼人殺才藝表演區會變成快手麽?》一文曾中提到,“在狼人殺軟件的才藝表演區,普通遊戲規則根本行不通,沒人會因為你是個壞身份牌就把你票決出遊戲,即便你把手裏的狼人身份亮出來;也沒有人會因為你盤邏輯能力爆表就送你上警長的位置。唯一的生存法則是表演才藝,你有多想贏,就得用多賣力的表演證明你自己。”

  而這些功能也指向了狼人殺產品和它們的投資人經常提到的基因——社交。此前米未傳媒創始人馬東在米未的狼人殺產品飯局狼人殺上線時曾表示,“我們不是簡單地在做遊戲,是在探索內容的多樣性。它以遊戲形式出現,你可以把它叫做‘節目’或‘遊戲’,但它有可能會是一個帶社交屬性的垂直平臺。

  與直播行業發展更為類似的是,此前成百上千款直播軟件中,有眾多打著“色情”擦邊球的平臺,引誘用戶付費,然後“消失”,這裏的“消失”更多的是被蘋果官方下架。但被下架之後,它們又會換個名目重生。

  目前,在蘋果App Store搜索“狼人殺”的關鍵詞,除了可以找到“正經”的狼人殺遊戲App,還可以找到一些頁面衣著曝露、關鍵詞稍顯曖昧的App,譬如“聲優”“美少女”“視頻交友”“撩妹”……

  以其中一款為例,其頁面關鍵詞是“千萬狼友 輕松匹配”“美麗邂逅 只為等你”,打開App後,可以發現,這個App的重點並不是狼人殺的遊戲,而是推廣一位位頭像為網紅臉的“女聲優”,而你要想去“撩”,“對不起,請充值”,因為每一分鐘的通話都會消耗一定的U幣。

  與此前的一元奪寶相同,目前在豬八戒平臺已有批量制作類似App的工作室出現,而這樣一款App的制作也並不需要多少成本。雖然在現階段,這類平臺並未大量出現,但行業內能夠衍生出這種形態的產品一方面是行業正處於熱盛時期,另一方面是狼人殺作為一款視頻/語音產品,人們對它社交屬性抱有期待,只是從目前來看,這種屬性還有待觀察。

  多數的遊戲產品都具有社交聯系,王者榮耀在微信體系之下也可實現搜索附近的人等社交功能,但這些遊戲產品的社交並不是真正實現了社交功能,無論是邀請好友組隊、還是遊戲中抑或等待玩家加入的短暫場外時間,玩家們的交流仍然基於遊戲本身,並不涉及具體關系鏈的沈澱和場景——社交並不容易,但在現階段,除了不錯的數據外,它至少是推動下一輪融資和更高估值時可以講的故事。

(責任編輯: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狼人殺沒準變成下一輪“直播大戰” 但它真能賺2億?》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