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原創  高端訪談  業界要聞  互聯網要聞  電信要聞  家電要聞  商業計算  精彩專題  滾動
 
數字生活  整機  手機  家電  圖庫

3問“偽基站”

  • 字號
2014年04月27日02:56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楊 君
新華社發 商海春作
新華社發 商海春作

  如果在幾秒乃至一分鐘時間內,手機信號顯示滿格,但除了接收到欺詐、推銷等垃圾短信外,無法進行正常的通信功能,那麽你的手機可能就受到了“偽基站”的攻擊。近一年多來,“偽基站”這個原本不為民眾所熟知的“高科技儀器”對人們的生活幹擾越來越大。2013年9月,僅有5%的垃圾短信來自“偽基站”,到12月,來自“偽基站”的垃圾短信則占到了70%。

  今年以來,中央網信辦、公安部、工信部等9部門在全國範圍內部署開展了打擊整治非法生產銷售和使用“偽基站”專項行動,破獲了一批利用“偽基站”群發短信的違法案件。什麽是“偽基站”,它有哪些危害?利用“偽基站”犯罪為何如此猖獗?記者就此采訪了有關專家。

  

  危害有哪些?

  一臺筆記本電腦、一個主機、一個移動電源,三樣看起來並不起眼的東西,組合在一起,就構成了所謂的“偽基站”。盡管看起來很尋常,它的功能卻堪稱強悍。“偽基站”可以向以它為中心、半徑數百米內的手機發送垃圾短信,還會影響其正常的通信功能。

  “偽基站”一般是由支持特定頻率的信號發射裝置、短信發射器等組成的特定裝置。北京郵電大學教授馬兆豐介紹說,利用移動信令監測系統監測移動通信過程中的信令過程,“偽基站”可以搜索一定半徑範圍內的手機信息,偽裝成運營商的基站,短時間內幹擾手機與正常基站的信號聯系,進而向目標手機強行發送特定短信。

  與點對點、端口類等常見的垃圾短信發送方式相比,“偽基站”有哪些不同呢?“更具迷惑性、更隱蔽,因此危害更大。”說起“偽基站”的影響,中國移動信息安全管理與運行中心經理婁濤用了三個“更”字。

  他解釋說,“偽基站”發送垃圾短信不經過運營商網絡,運營商很難從網絡側進行攔截;它可以偽造任意號碼發送任何內容短信,甚至偽造10086等運營商客服號碼以及銀行客服號碼發送短信,用戶很難鑒別。此外,除商業欺詐以外,“偽基站”還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用於政治利益,破壞社會和諧穩定。

  除了垃圾短信,“偽基站”也會通過其他方式“騷擾”人們的生活。360資深安全研究員裴智勇接受采訪時表示,“偽基站”會讓手機短時間內無法正常使用通信服務,還會導致手機用戶頻繁更新網絡位置,使得該區域的無線網絡資源緊張並出現網絡擁塞,影響用戶的正常使用。

  為何難除根?

  去年以來,利用“偽基站”發送垃圾短信的違法行為屢見不鮮,並蔓延到全國很多地方。工業和信息化部去年開展了治理垃圾短信專項行動,垃圾短信投訴量大幅下降,“偽基站”卻如牛皮癬般難以根除。“偽基站”何以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流動性強是重要原因之一。為了覆蓋更廣的人群,“偽基站”一般是車載的,常常出沒於客運站、火車站、商業區等人流量較大的地區。北京市通信管理局信息安全處負責人告訴記者,“偽基站”不經過基礎電信網絡,在車流、人流密集的地方“遊擊作戰”,設備也變得更小、更隱蔽。因此,調查、取證、打擊,都很困難。

  在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法律專家胡鋼看來,違法成本低則是“偽基站”屢禁不止的主要原因。

  據了解,“偽基站”的成本越來越低,原來購置一個“偽基站”一般需要三四萬元,而現在已出現萬元以下的“偽基站”設備,且操作簡單,不需任何專業知識。一個“偽基站”一天能發數萬條短信,以每條短信價格3分錢來算,幾天就能收回成本。

  與巨大的經濟利益相比,處罰力度卻比較小。胡鋼介紹說,現有與“偽基站”相關的規定散見於多部法律條文中,沒有形成較為清晰的體系,大多僅能被處以行政處罰。按照《無線電管理條例》,利用“偽基站”發送短信只能按照“擅自設置、使用無線電臺(站)”處理,查封或者沒收設備、沒收非法所得,情節嚴重的處1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這樣的處罰顯然太輕。

  頑疾如何治?

  年初,公安部會同最高法、最高檢、安全部專門出臺了《關於依法辦理非法生產銷售使用“偽基站”設備案件的意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日前公布《禁止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的規定(征求意見稿)》,規定禁止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組織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

  依法打擊整治“偽基站”連出重拳,效果顯著。截至3月底,打擊整治“偽基站”專項行動共依法搗毀“偽基站”設備生產窩點24處,摧毀非法生產、銷售、使用“偽基站”設備違法犯罪團夥314個。在看到整治成果的同時,人們也在思考,如何將“偽基站”頑疾斬草除根。

  工業和信息化部電信研究院安全所副所長魏亮指出,對“偽基站”的法律邊界進行明確認定是當務之急。“偽基站”運行多長時間、發了多少短信、影響多少用戶等信息,都很難取證。需要進一步對“偽基站”違法行為的認定、量刑進行司法解釋,推動“偽基站”整治更加規範化。

  北京郵電大學教授曾劍秋認為,“偽基站”發送的信號被監管部門發現、處理,在技術上難度並不大,加大執法力度是重點。目前“偽基站”已形成完整的地下產業鏈條,監管部門加強協調合作,形成聯動長效機制是根治“偽基站”的保證。

  在“偽基站”發送的垃圾短信中,廣告推銷類占很大一部分。魏亮表示,這說明廣告主對短信促銷有剛性需求。從源頭上整治“偽基站”,需要疏堵結合,鼓勵商家拓展合法推銷商品的渠道,使正常的廣告短信合法化,減少廣告商利用“偽基站”促銷的可能性。(本報記者 楊 君)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科技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 每日要聞推薦
精彩焦點圖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