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原創  高端訪談  業界要聞  互聯網要聞  電信要聞  家電要聞  商業計算  精彩專題  滾動
 
數字生活  整機  手機  家電  圖庫

手機丟失 可否通過定位找回

  • 字號
2012年11月28日11:55 來源:正義網  作者:王心禾
就是這張“逼真”的衛星鳥瞰圖讓徐女士上了當陸中/攝
就是這張“逼真”的衛星鳥瞰圖讓徐女士上了當陸中/攝

  手機丟失求助定位

  2012年11月15日,徐女士的蘋果手機不慎丟失。手機才用了不到一年,裏面有很多有關工作和私人生活的內容,徐女士又心疼又著急。

  四處尋找不著之際,徐女士聽朋友說蘋果手機可以定位,於是報警求助。民警告訴徐女士,手機定位可能涉及個人隱私,不對民用,只有在手機中的信息涉及重大刑事犯罪、國家安全、軍事問題等情況下,才能逐級審批,通過電信部門啟動定位。普通百姓手機丟失,不能定位查找。

  盡管民警幫不了這個忙,但得知通過定位找回手機的技術是存在的,這讓徐女士仍抱著能找回來的希望。她嘗試通過百度“蘋果手機丟失如何找回”來尋求幫助,立即彈出很多窗口,其中不乏成功找回手機的經驗。有人稱可以通過GPS精確定位幫助找回蘋果手機,而且承諾找不回來不收費。

  上了騙子的當

  手機若能失而復得,花點錢也值得,抱著這樣的心理,徐女士聯系了一個QQ咨詢。對方承諾“10至30分鐘之內就可以破解成功”,收費600元,先付200元,找到手機後再支付余額。就在徐女士有些猶豫時,對方說“手機關機、刷機、越獄、換號碼、掛失號碼都不是問題,而且成功定位後,還能分析出機身上現在使用的手機號碼”。徐女士尋回手機心切,就通過銀行轉賬支付了200元。

  根據對方要求,徐女士提供了購買手機的序列號、丟失時間、地點和手機號碼。對方很快發過來一個截圖,截圖是類似谷歌地圖一樣的衛星鳥瞰圖,上面標註“目標已經鎖定:某區某路某小區“樓“層“號”,除了樓號和樓層是打星號的,其他都是確定的地址。徐女士一看搜到的位置離丟失地點不遠,也頓時減少幾分懷疑。對方催促:“根據公司規定,必須在1小時內支付尾款,才能啟動24小時隨時監控模式,等看到目標停止移動,精確到1米內,可以提供對方使用的手機號碼。等到目標附近,撥通提供的手機號碼,就能找到手機了。”

  徐女士又給對方匯了400元。對方發來公司網址和24小時客服號碼,並且告訴徐女士“蘋果手機原本具備防盜功能,無論是關機還是靜音,都可以通過衛星使手機以最高的音量鬧2分鐘”。徐女士更加深信不疑。

  第二天一早,徐女士就急匆匆聯系對方,這時對方卻說,為了防止徐女士向警方舉報,要先交1000元押金。徐女士一聽又要匯款,提高了警惕性,說自己想放棄尋找手機,並要求對方退款。這時,對方告訴她,按照公司規定,退款需在2000元以上,所以徐女士需要到銀行再匯款1400元,對方才能一次性退款。至此,徐女士發現自己被騙了。

  手機定位技術需求大

  徐女士報案後,接案民警告訴她,網絡上提供的這項技術是不值得相信的,目前智能手機定位查找的可能性有,但條件非常苛刻,只有在開機並啟動了定位服務後才可能被找到。如果關機,很難找到具體位置。警方常接到手機丟失報案,也有群眾希望能通過警方的專業技術找回,但目前手機定位查找只運用於重大刑事犯罪案件的偵查,不用於民用。

  蘋果官方售後支持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蘋果手機定位查找必須要同時滿足開機、聯網、開啟定位服務功能、登錄雲端(i“1°“d)的條件才能查找,其中一條沒有滿足,比如關機,就無法定位。通過手機序列號查找的技術,蘋果還做不到。

  記者根據徐女士提供的對方信息,註意到多起案件集中在這家聲稱註冊地在海南海口的“博觀通信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提供“精確GPS定位服務”,且還有公司的“企業法人經營執照”圖片。《海口晚報》曾報道,該報記者試圖聯系到該公司,經證實,“這家公司是不存在的,地址也是不存在的”。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指出,刑法中沒有專門針對非法定位的罪名,與之相近的是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從目前司法訴訟情況看,以此罪名立案追究的案件很少。要定詐騙,涉案金額多達不到刑事立案條件,因此大部分還在治安管理處罰法範疇內。

  “手機在生活中已不僅僅是通話工具,更是重要信息的載體。手機丟失,流失出來的信息引發犯罪案件也時有發生,因此找回手機有很大市場需求,這也是為什麽會有人利用這種需求從事不法行為的一個重要原因。”程雷說。

  已有定位技術用於民用

  據業內人士透露,定位技術早就應用在移動互聯下的各種軟硬件和業務上了,比如基於智能終端的QQ、微信、米聊、大眾點評等等這些交友應用,比如像GOOGLE、百度地圖這些位置服務應用。只不過在轉化成應用的時候,不可避免地會涉及到用戶基本隱私的問題,目前,在民用方面,位置應用更多地體現出善意和知情的特點,“被位置”的用戶需親自進行開通或同意的操作後,方可接通位置服務,並且可以隨時關閉,從而實現有選擇地曝光個人位置信息。定位技術應用於民生領域已經極其廣泛,而且會是一個趨勢,但目前關於這部分的規範文件還很缺乏,很多運營商、電商和SP也都是在摸索前進,不斷試探百姓、政府甚至道德的底線。

  對此程雷說,目前電信法、郵政法的整體框架放得比較開,而部分軟件公司重視不足,在執法手段缺乏的情況下,技術流向黑市,比如某些專業工程師離開單位後單幹的,容易憑借了解的技術軟肋找到漏洞。黑市如此活躍主要原因在於欠缺統一規劃管理。隱私安全應當以集中管理為主,通訊技術越普及,意味著安全有風險,因此定位技術應局限在運營商和國家安全等執法部門,同時必須打擊黑市,強化運營商肩負治安穩定的社會責任。

  手機定位門檻能否降一降

  “目前,手機定位技術僅適用刑事案件的解決,而現實中大量問題的解決與刑事犯罪不掛鉤。未來是否能擴大適用範圍,尤其是民事領域有現實緊迫性的情況,比如失蹤人口尋找。就目前法律規定,公安機關還沒有權限立案偵查公民失蹤,在生死未蔔情況下只能發公告發動公眾報警。”程雷說。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高秦偉教授提出,一些物流管理、速遞、保險公司等為了管理員工方便采用了手機定位,但存在著一定的爭議。如鄭州市光明山盟乳業有限公司李富世不滿公司安裝定位手機,將公司狀告到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法院,但法院認為該公司不構成侵犯李富世的隱私權,判決原告敗訴。在國外,一些國家的政府已經通過立法的方式明確了手機定位服務的範圍、限定條件、授權關系的確定及運營商在此方面的權利和義務,明確了兒童和監護人之間隱私保護的限定條件,支持手機位置服務在合法、合理的角度下快速發展。

  “而我國尚未對此領域進行明確的政策層面支持,所以需要學理層面就此展開探討。在我國,為了規範公安機關權力,諸如手機定位、監聽這樣的偵查方式的使用,需要按照內部程序申請使用。應該講這一點是正確無疑的,但是面對當前諸多的手機丟失現象,公安機關如何回應公眾的需求也是個問題。況且高科技也在不斷發展變化,公安機關也難以壟斷技術優勢。個人感覺是公安機關需要去重視、研究這個問題,積極保護公眾的合法財產。要去探討如何啟動這種程序、由誰來利用、如何有效監督、如何有效規範等問題。”

  程雷提到,類似手機丟失的案件,適合使用定位技術,操作相對簡單。群眾自己尋找非法渠道,交易違法,一旦受騙,法律並不保護。隨著手機號碼實名制推廣,只要有確實證據證明手機和號碼是本人,使用定位技術不會對其他權益造成太大損害。

  “公安機關可否將手機定位這樣的偵查方式適度用於民事領域?在沒有法律明確規定之前,相關部門可以制定行政法規、規章或地方性法規來規範定位手機的開通使用。主要的著力點應放在:首先,通信公司在定位功能的開通上嚴格限制,必須用實名制開通;其次,要建立嚴格的責任承擔機制;第三,要嚴格規範民間應用的領域,科學論證;第四,公安機關要研究新形勢下網絡安全、手機安全等新興課題,做到既保障公眾利益,也保障個體利益。當然,這些機制背後最主要的還是通過制定專門的隱私權保護法,從法律的高度來建立健全隱私保護機制。”高秦偉說。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我有話說 已有0位網友發言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科技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 每日要聞推薦
  • 社區精華推薦
精彩焦點圖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